“我早上吃多了,不怎么饿。”

“我喝水喝多了,这会儿肚子还是撑的。”林宝河边说还边配合的打了个饱嗝儿。

罗刚顺一脸好笑的瞄着两口子:“早上吃的再多,干了一上午的活儿还能不饿?宝河你更能噱唬,喝水都能喝饱的话,前几年哪能饿死那么些人?

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没初夏懂事儿,赶紧坐下吃饭,多了我也不让你们吃,就把分给你们的吃干净就行。”

“真不饿......”

罗刚顺虎着脸打断还想磨叽的林宝河:“你觉得我和你嫂子是在和你们装客套?”

“不是不是......”嘴拙的林宝河求救的看向妻子,赵玉兰略一犹豫,道,“哥,嫂子,我不和你们说虚的,哥和嫂子总说孩子们的事儿定下来,就算一家人了,可哥和嫂子要真当我们是一家人,怎么会做出这种招待客人的饭菜招待我们?

哥虽说是书记,可也就比我们多那么点儿工分,分的白面大多都给了叔和婶,这一顿饭估计把家里的白面都用完了吧?这让我们怎么能吃得下去?初夏不懂事儿,我们做爹娘的可不能跟着懂事儿。”

初夏冲罗红旗撇撇嘴:“喂,看出来没?我爹和我娘是因为你那些说辞,才不敢吃饱的。”

“咳!咳!咳.......”正在喝汤的罗红旗一急之下被呛了个半死,胖婶急忙上前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儿,嘴里却不忘埋怨,“初夏说的对,你耷拉个脸,谁吃得下去?”

罗刚顺瞪一眼儿子,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宝河,玉兰,今儿这饭你嫂子做的两样,是觉得初夏和红旗的亲事刚商定下来,庆祝庆祝,以后你们来吃饭,肯定不会这样。”

“叔,婶儿,我错了,你们快吃吧。”站那儿如一堵墙般的罗红旗可怜巴巴道歉的模样儿,使得初夏心中涌上一股子歉意,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由不得她退缩,遂悄悄叹一口气,罢了,暂时让罗红旗受点儿委屈,总比以后让他受到伤害要好。

罗晓琼打量打量罗刚顺,随之笑着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二叔二婶,你们今晌午要是不吃饱了,我哥晚上还得挨揍。”

一家子都让究到这份上,林宝河和赵玉兰是真的不好再坚持,只好坐回去继续“艰难”的吞咽馒头,看着爹娘的不自在,初夏一阵心酸,都是因为她啊!

“陪我聊会天去。”盯着爹娘愣神的初夏被罗晓琼强行拖进了里屋,关上门后,罗晓琼小脸儿一绷:“初夏,你忘了咱们说好的事儿了?”

到底什么事儿?!初夏心中哀嚎,脸上却如没事人一般:“没有。”

罗晓琼冷哼一声:“那你干嘛搭理钟红英?”“我也不想搭理她,可当时那情形,我是没法儿不搭理她。”初夏顺着她的话茬儿往下说。

“瞎说,我看你是不想帮我了。”罗晓琼重重叹一声,“你已经半年没和我说赵启亮的消息了,摆明是不想帮我了,你当我傻啊?”

赵启亮是初夏的大表哥,前年春天当兵去了a省,刹时初夏就猜到了本尊和罗晓琼的约定是什么,当即笑的一脸轻松:“我哪有不想帮你,我大舅说,大表哥被派去出任务了,不能给家里写信,我怕告诉你让你担心,没想到就让你胡思乱想了,哎!”

罗晓琼一脸的怀疑:“真的?”

初夏眼睛瞪的大大的:“我这样子象是骗你?”

“你说钟红英有没有给他写过信?”罗晓琼的眸中满是少女的愁思,“她那一肚子心眼儿,保不齐早就和赵启亮联系上了。”

“不会的,我大表哥出任务了,谁的信也收不到,就算她写了也没用。”

“真的?”

“晓琼,我会骗你吗?”嘴里这样说着,初夏心里却是直犯嘀咕,,她要抓紧时间去姥姥家一趟探听探听大表哥的消息才是,要不可太对不住这姐们了。

得到初夏肯定的回答,罗晓琼心事立时放下来,脸上也就带了笑模样儿:“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但以后,不准再收钟红英的好处,她那么多心眼儿,你可不能上了她的当。”

“当然!”初夏郑重的点头。

下午,初夏还想跟着去地里,却被罗刚顺给拦住了,明确的告诉她,就她那手活儿,真不好算工分,不如等等过一段时间有轻省的活了,再跟着去,要不然,不但帮不上,还会拖累了别人。

一番话说的林初夏脸通红,她擅长的东西,在这个年代一文不值,她不擅长的,却恰恰是赖以生存的法宝,唉!从没想到,她也有成为废人的时候。

初夏不去上工,罗晓琼自然也不去,看出初夏心情郁结,罗晓琼就整个下午都陪着她,这使得初夏更加的愧疚起来。

不管是缘自什么原因,罗晓琼对她的关心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可她呢?因为对这个年代没有归属感,对她一直是淡淡的……

“明天我去姥姥家。”初夏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使得罗晓琼愣了好大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许是太激动,竟是一个字没说,抱着初夏嘿嘿的傻乐了半天。

……

“娘,明天我想去姥姥家一趟。”当晚吃过饭,初夏对赵玉兰道。

“行。”赵玉兰答应的极脆快,随之脸色一变,“夏,娘要说说你,今天在你胖婶家吃饭,你不该那么不管不顾。就算胖婶和刚顺叔对你好,你也不能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人家愿意和咱家结亲为的是什么娘和你说过,咱可不能让人家觉得,咱真是仗着当年的事儿捞好处。

再说了,这以后和你过日子的是红旗,要是他烦你,你这日子也过不好,胖婶和刚顺叔也不能护你一辈子,你说是不是?”

“娘,我知道了。”

看着初夏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赵玉兰也就不忍心再说她什么。

第二天一早,林宝河和赵玉兰上工后,初夏就甩着十个大指头,迈着两条小瘦腿,走着去姥姥家了。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