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志……”中年军人往前跨一步,挡在初夏和青年军人的前面,不待他开口,初夏不客气的堵了一句:“你是他的保姆?”

军人,在这个年代是无尚光荣的,不管走到哪儿,接收到的大都是崇拜崇敬羡慕……的目光,可眼下这瘦弱的小姑娘,梗着个脖子,小脸儿胀的通红,水意的眸光中满是怨愤……分明就是真生气了。

不小心撞了一下而已,至于吗?中年军人脸上的笑意明显淡了下去:“小同志……”

“难不成他是哑吧?”

初夏再次挑战中年军人的底线,好吧,平时她也不是这么揪着理不饶人的性子,可谁让他们今天恰好撞上了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呢?

“你想怎么样?”青年军人终于肯说话了。

中年军人眸中一闪而过的讶异之色被初夏瞄个正着,由此判断,青年军人的级别高于中年军人,而且,青年军人的脾气应该不好!

脾气不好……,瞄瞄对方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健硕的身材,再瞄瞄自己瘦弱的小身板,初夏心里就有些打鼓,可片刻,垂下去的小脑袋又嚣张的昂起来,怕什么?解放军是为人民服务的,还敢揍她不成?

胆儿又肥回来的初夏,毫不示弱的盯着青年军人:“说过的话我不想重复,我想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

青年军人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来,看不出喜怒的盯着初夏,下巴冲地上点一点:“先看明白了,再决定要不要我道歉。”

咦?俩人相撞的位置怎么有一块露着尖角的石头?倘若她再上前一步……,显然,对方是碍于她是女孩子不好出手相扶,才故意上前一步让她撞上的,那她……

想想自己刚才嚣张的模样儿,初夏小脸儿立时发起烧来,连带着,耳廓脖颈也迅速笼上一层霞色。

眼看炸毛的小奶猫瞬间成为入笼的小仓鼠,青年男子嘴角扯出丝笑意,看向木呆呆瞄着他的中年军人:“走吧。”

“等等!”初夏急喊一声,道,“你们不是要去赵元宝家吗,等我会儿,我打完酱油带你们去。”

打个酱油有那么重要吗?中年军人将视线默默的投向青年军人,他今天是真的长见识了,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了,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团长筒子竟真的点了点头:“好,快点儿!”

中年军人立时石化,青年军人淡淡瞄他一眼:“入乡随俗。”

入乡随俗?中年军人继续石化——不要怪他大惊小怪,实在是,这个年代,这样的奇葩,绝无仅有!

“走吧。”片刻,初夏提着一小瓶酱油返回来,主动跑到他们前面带路,顺便解释一句,“他家和我姥姥家是邻居,他妈身体不太好,他爷爷身体也不怎么好。”

这是变相的向他们提醒,待会儿谈话的时候要注意谁?中年军人意外的扫她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不过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青年军人的唇也一直紧紧的抿着,仨人一路沉默着到了初夏姥爷家门前,“那就是赵元宝家。”初夏指指旁边的大门,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家大门。

“她……”中年军人盯着初夏背影消失的地方,一脸的不可置信,“她这就……这就……”

“你还想怎么着?”青年军人收回视线,拔腿往赵元宝家走去,中年军人想到此行的目的,叹一声,迅速跟了上去。

“夏,刚才遇到谁了?”赵老爷子刚才在院子里听到初夏的说话声,一见她进来,便下巴点点门外问道,

初夏略一犹豫,道:“姥爷,咱们进屋说。”

“什么事儿,整的这么邪乎?”正在剁馅的赵老太太一脸好笑的道,“夏去打个酱油,也打出故事来了?”

嘴上虽是这样说着,老太太却是擦了擦手,跟着初夏和赵老爷子进了屋:“是不是遇上套近乎的了?夏放心,不管哪家的,有你大舅呢,没人能欺负了咱。”

初夏的大舅是村子里的书记,老太太说这样的话,也算有底气。

“不是。”初夏便将路上遇到俩军人的事儿告诉了老爷子老太太,果不然的,老两口听完,脸色都黯了下去。

“咱家启亮不会也报喜不报忧吧?”

赵老爷子迅速打断老太太:“别瞎想。”说着起身,“我再去割点儿肉,多包点儿给元宝家送过去,部队上的干部大老远来一趟,总要吃点热乎的,元宝他娘和他爷奶哪还能顾上这些,哎……”

“呜呜呜……”

“……”

嚎哭声透过院墙传过来,老爷子脚步微微一顿,叹口气出了门口,坐在炕边的赵老太太闭着眼睛,任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

初夏知道,姥姥的泪水一半是为赵元宝流,另一半是因为担心赵启亮,可这个时候,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劝,想了想,坐到菜板前,拿起刀“咚咚咚……”的剁起馅来。

“初夏来了?”

“初夏,你要把我家那菜板给剁破?”

大舅妈李爱媛和表姐赵启慧扛着镐头下工回来了,看到初夏,娘俩都是一脸的开心。

“大舅妈好,慧姐好。”初夏挤出个笑容打招呼。

“初夏,这是怎么了?”赵启慧蹲下身子瞄着她红红的眼眶,“又和小姑小姑夫闹矛盾了?”

情绪平复下来的赵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都赶紧洗手包饺子。”

“奶奶就是偏心眼儿,每次初夏来了都做好吃的。”赵启慧边说边掐一把初夏,笑嘻嘻的道,“说,是不是嘴馋了才故意和小姑小姑父闹矛盾的?”

“慧儿!”李爱媛瞪一眼女儿,瞄瞄初夏脸色,见对方没有甩手走人的迹象,才继续道,“初夏,以后想吃什么了,就来姥姥家,舅妈给你做。”

“奶奶,二婶家怎么了?”赵启慧侧耳听了听,疑惑的看向赵老太太:“奶奶,兴叔家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听着宝婶和二奶奶在哭?”

“哎!”赵老太太叹一声,“还不知道呢,初夏去打酱油的时候,碰上俩当兵的,上他家去了。”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