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

您们好!

我不在家的日子爹娘还适应吧?我知道爹和娘肯定挺想我的,我也特别想爹和娘。

我在部队的一切都挺好,住的好,吃的好,爹娘都不用挂念。

现在我们上午学习,下午训练,爹娘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医务兵的体能训练没有普通女兵严格,我完全吃的消……”

午休的时候,初夏趴凳子上写家信,罗晓琼探过脑袋瞄两眼,浑身颤抖着蜷成了一团儿。

初夏停下笔,白她一眼:“犯什么神经。”

罗晓琼好半天才平复下来,趴她耳朵根儿小声道:“还完全吃得消吗?撒这种谎你以为二叔和二婶会信?”

“除了你不信,别人都信。”初夏白她一眼,干脆把信纸收起来,“晓琼,我等着你提拔我呢,所以,去吧。”

罗晓琼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收起来:“初夏,你真的想要我去吗?”

“是!”初夏肯定的点头,“医务兵的培训结束后,会分到军区总院实习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们仍然可以天天见面。”

“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算是逃兵?初夏,我已经不守约定一次了,我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我答应了我爹娘,二叔二婶,还有……”罗晓琼面颊染上一酡红晕,顿一会儿才道,“还有你大哥,要好好照顾你,上一次……”

初夏打断她:“改名字的事情真的是我钻牛角尖了,不过,也因为那次钻牛角尖,我才什么事儿都想通了,你不觉得现在的我比那时候的我,懂事很多吗?”

“是比以前懂事多了,可是……”

“没有可是,晓琼,我不能依赖你照顾我一辈子,你有你的人生。我也有我的人生。所以,你不能因为我,放弃属于自己的机会。

如果这次徐院长看上的是我,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她的身边工作,我自己都会这样想,当然就不会怨怪你。

还有,以后。说不准我也能分到总院去,到时候你要是当了官,还可以更好的照顾到我呢,除非你怕别人说闲话,不愿意关照我。”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罗晓琼郑重的点头:“好。我听你的。”

“你不能只照顾初夏,还有我。”一直听俩人说话的刘美君凑了过来。

“行,没问题。”罗晓琼“咚咚”的拍着胸脯儿,“我就先去打前阵等着你们了。”

“什么事儿打前阵?”从外面回来的筠豆豆一脸好奇的问道。

“晓琼决定去总院了。”

刘美君说这句话的声音有点儿高,其他人的视线便齐齐的射了过来。

初夏头疼的抚了抚额,早知道,她就不这会儿和罗晓琼谈这事儿了,事情还没完全定下来。就闹的人尽皆知。实在不是良策。

唉,刘美君还是太单纯了。

“罗晓琼去总院?”齐继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疑惑,“哪个总院?咱们还没学习完,就已经安排好最后的分配了?”

“就是咱们这儿的军区总院,401医院。”刘美君一脸的自豪,宛若交了好运要成为总院一员的是她。

“去401?没搞错吧?”齐继虹一脸的震惊,她老爸是a市的局级干部,想要把她给办进去都不可能,罗晓琼是什么来路?

待刘美君把事情的来拢去脉讲个清楚,齐继虹和原蒙蒙看向罗晓琼的眼神都染上了一层嫉意,她们巴巴的跟着杨晓丽,为的就是能最终将工作安排在总院,没想到这丁点儿关系都没的乡巴佬竟然会走了这种狗屎运!

见孙尚梅、乔宁伊、林梦冉和曲晓晶都是一脸的无所谓,原蒙蒙沉不住气了:“喂,你们几个是不是不知道总医院是什么单位?

这么和你们说吧,能进得了总医院,不管男女,只有挑别人的份儿,绝对不存在被挑的份儿!走到哪儿,都会被人高看一等!”

这下子,孙尚梅的脸色精彩了,她刚才还真是没搞明白401是怎么回事儿,现在听原蒙蒙这么一说,立即不平衡了。

“罗晓琼,到了新的地方,要好好的表现,不能丢了咱们红旗公社的脸。”

敢情她就是红旗公社的代言人?初夏一脸的无语,这孙尚梅,不装逼会死啊?

“你算老几?”罗晓琼白一眼孙尚梅,“妒忌我就明说,阴阳怪气的说些有的没的,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人家一句话的事儿,说不准回去就忘了。”孙尚梅冷哼一声,“牛皮吹大了,收不了场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徐院长亲口答应的事儿,哪能不做数?人家是多大的干部,哪能信口开河?”被孙尚梅这么一说,刘美君有些后悔自己的嘴快。

她相信徐院长那么大的官应该不至于说话不算话,可是,凡事儿都有意外,万一罗晓琼去不成总院被人嘲笑的,她可就是罪人。

“行了,都别说了,这事不公布之前,都不准出去胡说八道。”乔宁伊站了起来,“三班是一个集体,我希望大家都记住这句话。”

“哔哔哔……”

集合哨响起来,大家赶紧整装往外跑。

“稍息!”

“立正!”

对于大家能在五分钟内全部到齐,曾梅丽很满意,破格的夸了几句,然后,带队前往操场,进行医务兵报道后的第一场正规训练——立正、稍息、齐步走、敬礼。

很枯燥,很无聊,要想做到位却也不是大家相像的那么简单。

“帅小琦,你那是敬礼,还是被孙悟空附了身?”

众人顺着曾梅丽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一名女兵正将左手伸到右耳边一本正经的举着,“哄……”现场立时炸了锅。

女兵小脸涨的通红,赶紧换右手,一个紧张,却又举到了左边耳朵……

“哈哈哈……”

这次,笑声更大了!

一下午,这种乐子是层出不穷,例如,稍息立正做多了,有人便会左脚右脚不分,再例如,齐步走的时候,有人为了跟上别人的步子,便成了顺拐……

过程中有好几次,曾梅丽都给逗的笑弯了腰,她本就不是个严厉的,如此以来,现场的气氛更加热闹起来……

初夏高中大学都受过军训,所以,虽然她体能不行,但是,做这种基本的动作,却是极正规的,曾梅丽的视线每每落到她身上时,都会流露出微微的讶异。

现场的女兵中,除了乔宁伊和林梦冉以及五班的欧阳晴和七班的徐悠然,初夏的动作是正规的。

做为队长,曾梅丽当然知道前面那几位的真实身份——都是军人世家的子女,如此说起来,初夏才是所有女兵当中,表现最好的一个!

晚饭后,曾梅丽大着胆子去了周蜜康的办公室。

刚拉练回来的周蜜康正和周汉亮一起吃晚饭,看到曾梅丽进来,周汉亮笑着打招呼:“梅丽,要不要再吃点儿?”

“周指导,你怎么那么爱说虚的,我就是想吃点儿,也得有得吃,你这儿……”曾梅丽四处瞄瞄,还有给我吃的东西吗?

“您要是吃,我现在去食堂给您盛。”周汉亮边说边站起身来,话说,这一天,除了公事,团长筒子一句话都不和他说,他可是巴不得赶紧逃开。

曾梅丽也不客气:“好,我想再吃俩豆沙包,麻烦周指导了。”

“好嘞。”话音落下,周汉亮人已经到了门口,团长筒子的眉头微微抽了抽,却是头也没抬的继续扒拉饭盒里的饭菜。

“三哥……”坐下半天没被搭理的曾梅丽,只好自己开了口,“我过来是向您汇报一个特别稀奇的事情,你说林初夏吧,她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也没受过什么军事训练,可是,今天做基本动作,她是做的最标准的,三哥,你说稀奇不稀奇?”

“……”

“三哥,徐院长今天看上罗晓琼了,她有可能会被调到总院去,不过,她向徐院长推荐了林初夏,说不准,林初夏也会被调到总院去。”

“……”

还是没音儿!

曾梅丽也不管对方搭理不搭理自己,自顾自的将罗晓琼的际遇讲了一遍,“三哥,您也知道,徐院长向来讨厌走后门,可她这次竟然当面邀请罗晓琼,看来,她是真看上她了。”

“……”

“三哥,给点儿反应,成不?”

“你要什么反应?”周蜜康淡淡瞄着她,“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次,轮到曾梅丽无语了。

“行了,这事你别操心了,我有数儿。”周蜜康摆了摆手,“忙你自己的去吧,别凑这儿碍眼了。”

“三哥!”曾梅丽气得眼圈儿都红了,话说,她到底是为了谁?出力不讨好不说,还两面不是人,到现在,她都不敢正眼看林初夏,她到底图的什么她?

“忙活了一天,你不累?”周蜜康皱皱眉头,“早点儿休息。”

“三哥,关心人的话能被你说成这样,您真成。”曾梅丽绝对是那种得了便宜便卖乖的,脑袋往前凑凑,“您能不能跟我说实话,脸上的伤,真的是周指导员挠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