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

什么熊脾气?

初夏彻底无语了,她只不过就事论事,他至于翻脸象翻书一样说走就走吗?

切,谁稀罕,走就走呗,只要不逼她嫁他,爱咋咋!

走出一段儿,心火降下来,周蜜康就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怎么会被个小丫头左右了情绪?

胳膊曲起搁在膝盖,双手抱着脑袋,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这样的她,看上去那么柔弱,那么孤单,莫名的,他的心软下来,走近了,看到她坐的地方,火又腾的冲上了脑门儿。

“不会找个干透的地方坐?身体不好还不知道爱惜自己,长了脑子是干什么用的?”

头顶突然炸响的声音,吓得初夏一哆嗦,随之一脸恼怒的盯着对方:“人吓人会吓死人你不知道吗?又不是侦察兵侦察敌情,干嘛走个路还不舍得出声?”

周蜜康眉头皱起来:“女孩子说话,能不能不要总象吃了枪药?”

“先管好你自己,什么时候会象正常人一样说话了,再来教训我。”初夏起身,一脸倔强的盯着他,“别人都惯着你我可不惯着你!”

这瘦弱的小丫头说什么?别人都惯着他她不惯着他?呵......,口气可真不小!周蜜康唇角的笑意不自觉的漾开......

细长的眼睛里少了冰冷多了暖意,微微勾起的唇角带着一丝魅惑,从背后射过来的阳光给他笼上一层如梦如幻的金光,这样的他,高大、威猛,像出征归来的大英雄.......

“女孩子盯着男人看的时候,要矜持点儿!”用的是严厉的语气,眼底,却是满满的笑意,回过神来的初夏,触及到他夹带了一丝戏谑的眼神。脸“刷”的就红了。她竟然当着他的面犯花痴?就这自大狂,还不知道要怎么数落她了......

看着她迅速染到脖子根的霞晕,他眸色闪闪,并未象她预料的那样数落她,而是切入了正题:“林初夏,我过来是想告诉你,罗晓琼被除院长选中。是我妈做了手脚。

她们这么做,就是想着让你在孤单无助下,不得不嫁给我,我是想要你马上嫁给我,但是,我却不希望你在不知情的情形下。稀里糊涂的嫁给我。

当然,她们是不会拿罗晓琼的前途开玩笑的,徐院长是真的很欣赏罗晓琼,以罗晓琼现在的资历,正常途径的确是进不了401,但,徐院长绝不会让她受人诟病的!”

无论哪个年代,权力都是好东西!

这是初夏的第一反应。随之。认真的看向周蜜康:“罗晓琼有没有必要去401做除院长的助手,我想听听你的建议。”

周蜜康也不含糊其词:“她去401应该比在医疗队发展的好。我刚才说过,徐院长是真的喜欢她,也认为她具备那个能力。”

想了想,初夏下定决心:“那么,这件事儿保密,可以吗?”

“可以!”周蜜康眸中流露出欣赏,“林初夏,我最喜欢你的,就是不矫情。”

敢情就因为这个才选中她?初夏眉头抽了抽:“如果,明天,我给你的答案是否定的,你会就此罢手吗?”

“不会!”

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

初夏一脸无语,那还要她考虑三天干嘛?那还说什么不干涉她的决定?摆出一副子民主的姿态,实际......鄙视之!

“我是你最好的选择,我不逼你,但是,我也不会罢手。”周蜜康道。

初夏:“......”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做丈夫?”周蜜康放缓了语气。

“没想过。”初夏摇了摇头,她是真的没有具体的概念,来到这个年代,她不敢对爱情有过份的期待,虽然不了解这个年代,却是很清楚,爱情,在这个年代是奢侈到不能再奢侈的东西。

就象这次的事情,说起来,周蜜康虽然霸道,却并没有不尊重她。只要他一句话,上面一施压,她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他是英雄,就凭这点儿,他就有着霸道的资格!这,就是这个年代的规则!

以前,看电影电视,某些领导因为忙于打仗,三四十岁没有媳妇儿,只要是看中了某位女兵,不管对方有没有恋人,就必须嫁。

当然,不嫁也行,只要你能受得了舆论的压力。

现在,虽然没有那个时候那么变态,但,组织仍然有干涉的权力,只要她拒绝,领导们就有把她撵回家的权力,也有不让她考大学的权利,直白的说,一个拒绝,毁了她一辈子是正常的。

当然,这只是说他们有那样做的权力,但以她对周蜜康性格的了解,觉得他倒是不至于那么做,这也是她理直气壮和他争究的原因。

其实,抛却掉对他的偏见,细看他,倒也是一表人才,无论是身高还是长相,都是上上之选。

工作嘛,也是不错。

发展前景嘛,更是不错。

背景嘛,自是没的说。

除了年纪比她大了点儿,旁的,还真是挑不出毛病来。噢不,还有性格,这死脾气,真的不怎么招人待见!

不过,她能嫁这么个人,在很多人眼里应该是嫁的顶天躺在福囤子里了。

眼下这福囤子自己送上门来,哭着嚎着想让她收下,要不.......她就勉为其难?

可这是终身大事儿啊!她才十七啊!好吧,算是十八了,但,就算是十八,也就是才刚上大学,哪能这么早结婚????

周蜜康不吭声的站在一边,看着初夏的小脸儿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然后再阴再晴,象鬼画符似的变幻不定,终于失了耐心:“还没想好?”

“你怎么还没走?你说了不逼我的!”初夏瞪着他,“明天才是给你答案的日子!”

“今天和明天,有什么区别?”

“有.......”初夏纠结的挠挠脑袋,好象没大有。

“行了,林初夏,你也别想了,就你这榆木脑袋,连找个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再这么游逛下去,不定哪天让哪个小子给骗了,哭都没处哭去。

今天晚上就给家里写信,告诉他们你要结婚了,至于日子,就二个月以后吧,那时候麦收完了,也秋种完了,应该能腾出时间。”

“你......”初夏彻底被他给打败了,前一分钟,还在和她商量,后一分钟,竟然就拍板儿了?而且,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吧,她肿么感觉,这根本就是一个人的事儿,和她没啥关系?

周蜜康挥挥手:“你什么你,就算给你时间,你也找不到比我好的,那还不如别浪费时间浪费感情,这样做,你爹娘也能早些安下心来,不用再替你担心。”

“你.......”

“除了这个字不会说别的?”周蜜康摸摸她脑袋,“就这么定了,我是想让你慢慢考虑来着,可是看你刚才那样子,算了,还是早些稳定下来,让我照顾你吧。”

“我要是不嫁呢?”初夏终于憋出一句完整的来。

“你可以试试。”

他虽然眼角眉梢都挂着笑意,可她肿么觉得,看上去那么可怕呢呢呢?

“试了......会怎么样?”初夏大着胆子问道。

“试吧,试了就知道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周蜜康摊摊手,“反正,试不试的,结果都是一样,你,林初夏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人。”

“凭什么?”

“凭我是周蜜康!”

您还能再无耻点儿吗?初夏张着嘴巴,半晌没吭出一个字来。

“别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嫁我,你真的赚了,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看着笑的春花灿烂的周蜜康,初夏觉得肝都疼了,这男人,在她面前和在别人面前,差别肿么那么大呢?噢,不对,好象也没什么差别,永远是那么臭屁,那么自大,那么霸道,那么......可恶!

唯一的差别就是,在别人面前,大多数时候是阴着脸的,在她这儿,大多数时候,好象有点儿面部表情。

不过,她怎么觉得,她更喜欢阴着脸的他?看他笑的阳光灿烂的时候,她脑子里肿么就会浮上恶狼的模样儿?

“我明天给你答案。”初夏认真的看着他,“不管你的结果是不是一样的,我,都希望你遵守约定,明天,我会给你答案的。

当然,你可以逼我嫁给你,我也知道,我没有反抗的余地,但是,我相信以你的骄傲,是不想用强迫的方式,让一个不喜欢你的女孩子嫁给你的,对吧?”

“用上激将法了?”周蜜康笑,“好,那就明天给我答案,不嫁,你可以试试!”

下午的训练,初夏总是心不在蔫,曾梅丽心里对她有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没看到。

队员们看向初夏的眼神,可就大多是嫌恶了。对于被领导偏爱的队员,没人喜欢!

趁着休息的功夫,罗晓琼问初夏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她扯出个苦笑,把自己的郁卒怪罪了将要来到的大姨妈身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