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到,谢谢支持暖的亲们~

----------------------------

“于……于姑娘……”赵玉兰满脸的不自在,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说词来解释现在的行为。

于桃已经进了病房,冲站赵玉兰身边的朱心琴礼貌的笑笑:“朱阿姨好。”

被于桃撞破,朱心琴还是有些心虚的,但想要帮儿子的心思占了上风,便笑着隐晦的下逐客令:“桃儿,你照顾好你妈妈就行了,初夏爸爸妈妈这儿,有我呢。”

婆婆和朱心琴的关系,于桃非常清楚,而朱心琴想要初夏做儿媳妇的事儿,于桃也清楚,是以,这时候哪会轻易让朱心琴如了愿?

她嫣然一笑:“朱阿姨就喜欢开玩笑,弟妹家的事儿就是周家的事儿,劳烦朱阿姨,以后我们周家的脸往哪儿搁?”

说着又看向赵玉兰和林宝河,“叔叔阿姨,我也是做儿媳妇的,非常明白你们的心思,就是担心初夏还没结婚,劳烦婆家多了,会不受重视,对吧?

您二老真是多虑了,身为周家的媳妇,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说,爷爷奶奶和公公婆婆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您愿望让他们帮忙,他们才会觉得,您一点儿都没把他们当外人!”

“这个……”赵玉兰脸憋的通红,心里恼的要命,不管于桃说的是真假,反正这事儿撞破了,就哪哪儿都是他们做的不地道。

她这会儿是又急又慌。要是让周家人知道他们瞒着他们住院,周家人会怎么想他们?又会怎么想初夏?

于桃视线转向了荆哲。一脸的不善:“荆哲,你和老三也算是朋友吧?”小叔子好不容易找了个可心的。她可不能容许他们搞破坏。

荆哲坦然的看着于桃:“换位思考一下,你处在林初夏的位置,真的会象你现在说的那样去做吗?”

于桃微微一愣,是啊,她没结婚的时候,她爸妈也是对周家时时处处的小心着,生怕引起对方的误会,要不是她和周喜康是同学,她爸妈还不知会忐忑成什么样儿呢。

她家和周家在一个城市。她爸妈都这样,更何况林初夏的爹娘处在遥远的农村了。

通过昨天的见面,她也看得出来,林宝河和赵玉兰绝对不是贪图便宜的人,用那句话说,他们虽然穷,但是穷的有骨气。

想到这儿,于桃对荆哲的怨气就少了很多:“你什么时候知道叔叔生病的?”

“昨天晚上。”荆哲心里微微一哂,没办法。这谎必须这么撒下去了,要不然,对林初夏是绝对没好处的,他是不喜欢周蜜康用霸道的手段逼得初夏嫁到周家。但他若是也因为私心让初夏落得周家的埋怨,和周蜜康又有什么区别?

“于……于姑娘,你别怪荆医生。他真的是一片好心,他要是不答应我们。初夏她爹是肯定不会留在这儿住院。”回过神来的赵玉兰,赶紧替荆哲辩解。今天的一切都是荆哲忙活的,她可不希望人家帮了她还不落好。

荆哲神色认真的看着于桃:“林叔叔只要住院四五天就可以回去,一切我都帮着安排好了,如果你真心为他们好,就别告诉周家人。”

“这......”于桃就有些迟疑,她也是做人家媳妇的,十分理解林宝河和赵玉兰的想法儿,但就这么瞒着,她又觉得对不起周蜜康。

“叔叔阿姨......”荆哲看向林宝河和赵玉兰,“回师里后,我把叔叔住院的事儿告诉周蜜康,这样,他带初夏来看你们也方便,你们觉得呢?”

林宝河和赵玉兰对视一眼,就有些意动,转而俩人一起看向于桃。

“林叔叔赵阿姨尽可放心,如果通知了老三,我就绝对不和别的任何人说。”于桃赶紧保证道,她原本就是为了维护周蜜康的利益,只要通知了周蜜康,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那......那就按荆医生说的办吧。”

站一旁的朱心琴就悄悄叹了口气,儿子怎么这么背呢,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个机会,偏生的又遇到了于桃,唉,于桃是小辈儿,她总不能和对方争究,况且,定了亲,林初夏就算是周家的人,她和于桃争,也争的没道理。

罢了,凡事儿都往好处想,不管怎么说,通过这事儿,林初夏对儿子的印象也就好点儿,就算最终成不了,她也要恶心恶心林艳秋,免得总让她得意!

“小桃,你还要照顾妈妈,这儿就别操心了......”朱心琴推着于桃往外走,“反正小蜜很快就过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阿姨,我不放心你。”于桃直白的道。

“呵呵,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朱心琴讪笑,“我和你婆婆闹腾归闹腾,但你要相信,我是绝对不会对小初夏做不好的事儿的。”

“那样最好,老三和初夏已经定了亲,结婚也就是眼前的事儿,您就别惦着了,如果荆哲愿意,我倒是可以帮他留意一下,我们单位,可是有不少漂亮姑娘。”

朱心琴连连点头:“行行行,那就让小桃多操心了。”

被推到门口的于桃回头冲林宝河和赵玉兰道:“林叔叔,赵阿姨,我先去我妈那边看看,回头再过来看你们。”

“于姑娘,您就别惦着这边了,你叔叔这毛病不重,有我照顾着,你就放心吧。”对于初夏有这么个热心的大伯嫂,赵玉兰还是很开心的。

于桃摆摆手,转身往外走,不过两秒钟后,她又退了回来:“林叔叔,赵阿姨,老三和初夏过来了,现在,我可以放心的去照顾我妈了,再见!”再出门时恰好和周蜜康、初夏撞个对着,遂笑,“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这儿交给你们了。”

一听她的语气,周蜜康眉头就皱了起来,长腿一迈进了病房。

“小蜜蜂,你来了?小哲正要去通知你呢,呵呵......”朱心琴讪讪的笑着冲周蜜康挥爪子,又冲他后面的初夏挥挥爪子,“小初夏,还认识阿姨不?”

“朱阿姨好。”初夏礼貌的打招呼,随之几步奔到爹娘床前,安慰的拍了拍她爹和她娘的手,自她一进门,就看她爹她娘满脸满眼的担心。

.......

医院小会议室,周蜜康面色铁青的盯着荆哲:“没话和我说主?”

“说什么?”荆哲倒一杯水坐下,慢条斯理的喝一口,“你认为我应该说什么?”

“朋友妻,不可欺!”

“pu!”荆哲一口水喷出来,“老周,你能不能别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而且,林初夏现在还不是你的妻呢!”

周蜜康急步上前,揪起荆哲的领子,一字一顿的道:“我,奉劝你,别再打她的主意!”

荆哲轻拍他的手:“不要总那么暴力,为什么他们瞒着你?就被你这个样子吓的!”

周蜜康赶紧松开了手。

荆哲坐回去,坦然的看着他:“我也奉劝你,别草木皆兵,我,没你那么卑鄙,如果有心撬墙角,我不会到现在才出手,当然,我承认我很喜欢林初夏。

聪明漂亮又上进的女孩子我没理由不喜欢,但是,有损她名誉的事儿我肯定不会做,我承认,她父亲住院的事儿,我有点小私心。

在你面前,我也不想撒谎,最先看出林叔叔病情的是徐院长,庆典那天徐院长和我提了一嗓子,但当时,我真没想到是林叔叔。

也是后来,我突然就想到,来部队探亲的,最近好象只有林初夏的父母和舅舅舅妈,然后,我就给林院长打了电话。

根据她的描述,我基本确定,得病的不是林初夏的父亲就是林初夏的大舅,后来,聊天的时候,我根据林初夏父亲的小动作判定出来,他才是患者。

至于他们瞒着你的心思,你也要理解,毕竟,你们两家相差太大了,他们又那么宝贝女儿,而且我觉得,这样的长辈,值得尊重。

在你来之前,他们已经答应,把实情告诉你,但不让你的长辈们知道,还有,你大嫂,对你的确不错,她也答应,只要告诉你,她就不向周家其他人泄密。

我希望,你能考虑到你岳父岳母的心情,配合一下他们,至于我,如果你做的好,我怎么做估计也没用,如果你做的不好,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周蜜康冷哼一声:“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不过,这次的事儿,谢谢你。谢你,是以女婿的身份谢的,明白吧?”

“明白......”荆哲哈哈大笑,“周蜜康,看得出来,你好象对林初夏动了真感情了,很好,只要你真心待她,我绝对不搞破坏。

不过有件事情,还需要你的支持,我已经递交了早请,由林初夏做我的助手,如果希望她有个好前途,希望她的家人能自信的和你面对面,就别阻拦。”

周蜜康恨声道:“卑鄙的家伙!”

荆哲摊摊手:“没办法,当时是为了让林初夏可以随我一起来探视她的父母。”(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