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更一更到。

---------------

知女莫若母,留意到王美凤看向初夏时那热切的眼神,大姨赵玉英便知道女儿动了什么心思。

暗自叹一声,赵玉英抢在女儿之前,拉住了初夏的手:“夏,将近半年没见,高了,胖了,俊了,真成大姑娘了。”

她说的是实话,相比于半年前,初夏有了很大的变化,165的身高拔到了168左右,瘦弱的小身板明显比原先壮实了一些,原本有些发黄的面色变的白皙粉润。

一套略显肥大的绿军装穿在她身上,不但没将她的柔美气息掩盖掉,反而显得她更加的娇媚俏丽。

赵玉兰和林宝河看着这样的女儿,亦是一脸的自豪,原本,女儿的样貌是他们的负担,可现在,却是他们发自内心的骄傲,这么优秀的女儿,是他们的!

对大姨赵玉英,初夏的印象不错,便笑着打趣:“大姨,您说我高了俊了我挺爱听的,干嘛说我胖了嘛。”

“这孩子,胖了多好,看这小脸儿,也能摸着肉了。”赵玉英边说边在外甥女脸上摸摸,入手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感叹,“这小嫩皮,我这辈子是别想了。”

“大姐……”二姨赵玉翠一脸无语,“大姐还真是敢想,这把年纪了,还敢和初夏比嫩,啧啧……”

听二妹这么说,赵玉英就无奈的笑:“我啥时候和初夏比嫩了?我这是夸咱家夏呢,你听不出来?别说我现在这个年纪。就是和初夏那么大的时候,也没法比啊。”

赵玉兰笑着接话:“咱那时候条件不行。”

赵玉翠点头附和:“那倒是。咱那个时候天天出夫干活,脸吹的和猪腚一样。哪能和夏比,咱家夏就是个有福的,以后当了医生,也是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老赵家的几个闺女,就数着夏最有出息……”

自上次赵玉兰和林宝河不计前嫌的帮着救出张**后,赵玉翠对初夏一家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逆转,要搁以前,让她这样夸初夏?……那是做梦!

大姐二姐都夸自家闺女,赵玉兰嘴角就翘的高高的:“你们就别夸她了。不过,咱家夏倒真是挺有出息的,你们是没见她训练的时候,可能吃苦了……”

初夏嘴角直抽抽,亲亲老娘,您就不能谦虚点儿?哪怕咱真的那么优秀,您也先谦虚谦虚再夸奖嘛……,四处环顾一下,就发现亲戚们三个一圈。五个一群的聚在一起,都聊的满热乎。

自家老爹则被刚顺叔和大舅、二舅给拉着去了外面,不知在往远处张望什么。

这样融洽的场景,是初夏极喜欢的。

原本。她倒真的担心来一大堆子合得来合不来的亲戚,那根本就不是办喜事儿,而是办烦心事。

现在这个样子。挺好!

不过,爹娘回去以后面临的压力也就要重了。

“初夏。过来,快过来!”和栾大江、栾小香、张小庆坐一起的罗晓琼冲初夏招手。

“大姨二姨。我去晓琼那儿了,让我娘陪您二位继续吹。”初夏边说边冲几人挥挥手去了罗晓琼那边。

“这孩子……”赵玉兰无奈的摇摇头,“也是让我惯坏了,说话没深没浅的,做人家的媳妇,这么个说话法可不行。”

“小妹就别瞎愁了,女婿那么大的官,能亲自开着车去接咱们,就说明咱家夏在他心里地位高,他比夏大几岁,哪能不让着夏?”

“就是,人家小周是当兵的,要是夏真的说话拐弯抹角的,说不准人家还不稀罕呢……”

琢磨琢磨,赵玉兰就点头:“倒也是。”

初夏去了罗晓琼那边,栾小香就急急的扯住她:“初夏,晓琼说团长在你去当兵前就看上你了,是真的吗?”

这个初夏也不确定,只好照实道:“我不知道。”

“哪能不知道呢?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能说的详细点儿吗?夏,我可好奇了,和我说说呗。”

旁边正和林宝娟聊天的周月平耳朵便挣了起来,对于侄子突然决定娶妻,她一直好奇的要命。

她承认林初夏漂亮聪明,但,周蜜康见过的比林初夏漂亮聪明的女孩子有,和林初夏差不多聪明漂亮的也有,可从没见他对哪个有意思过。

初夏看向罗晓琼:“你没告诉她,我和周蜜康是怎么认识的?”

“说了,我就说你是在我们家认识的周团长,然后,周团长一眼相中你了,他们就觉得我说的不够详细。”罗晓琼摊手,“所以,我才招呼你这个正主过来补充一下。”她这是变相的告诉初夏,她的说辞是什么。

“没啥好补充的,我的事儿,晓琼都知道。”初夏过来的时候就留意到了周月平坐在旁边,你让她这会儿讲类似于恋爱史一类的东西,她哪会好意思?虽然那不是恋爱史,可当着人家亲姑姑的面儿,说出她是怎么骗人家粮票的,她更不好意思!

没得到想要的答案,栾小香很失望,没偷听到想要的答案,周月平也很失望——她还想着以此做为卖点,去和大嫂显摆呢。

“初夏,半年没见,你变化太大了,姐都不敢认你了。”一直坐在赵家三姐妹旁边的王美凤凑了过来。

虽然不是一个村的,但以前王美凤过年去初夏家走亲戚的时候,几人都见过,王美凤对初夏的态度,让罗晓琼和栾小香都对她很不喜。这会儿见她过来,俩人齐齐噤了声,面色也淡了下去。

倒是栾小香的双胞胎哥哥栾大江看向王美凤的神色,略略有些热切——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审美,总是有差异的。

对于这位表姐,初夏当然也是不喜的,但,人家既然来了,又主动来说话,她总不能一句话就把人家夯回去,遂淡淡一笑:“谢谢二姐夸奖。”

“二姐,你忘了你以前是怎么对初夏的了?这会儿这么装,不累吗?”张小庆说话可就毫不客气了,对于这位见人下菜碟的表姐,他是极不喜欢,他甚至不明白,自家老娘干嘛要那么喜欢她,难不成是他和他老娘的脑结构不一样?

被张小庆这样抢白,王美凤的脸“刷”的就红了,不过,她倒是没松开初夏的手,反而拉的更紧了,眸中亦满是歉意:“夏,二姐以前对你态度不好,可那时候真的是心疼小姨,对你有些恨铁不成钢,你不会记恨二姐吧?”

“不会。”恰好听到保姆过来问周月平要不要开饭,初夏便借势抽出自己的手,“我去帮忙摆桌。”

一直留意这边的赵玉英,悄悄叹口气,她一定要找机会和外甥女打个招呼,自家闺女她管不了,那就只能让外甥女配合了。

吃过晚饭又坐了一小会儿,周月平和许正鸿便告辞了,他们毕竟是男方的亲戚,明天的婚礼,他们要待在男方那边。

送走了周月平和许正鸿,赵老太太便吩咐赵玉兰带着初夏回房休息去,言外之意自然是不准任何人打扰娘俩。

“你姥是真向着你。”进了屋,赵玉兰笑着对女儿道,“老太太看出你美凤姐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说话,这是故意给你拦着呢。”

“我看出来了,姥和姥爷对我是真没的说,不过娘,你猜美凤姐要找我说什么?”

“她要说什么娘也猜不着,不过你大姨嘱咐我和你知会声儿,不管你美凤姐让你帮什么,都不要答应她。”

“我知道。”初夏点头应下,又忍不住感叹,“大姨和大姨父的性格都挺好,美凤姐到底随了谁?”

“美凤打小学习好,长的也不差,嘴又甜,王家的几个闺女就她最受宠,赶着她做的不对你大姨训她的时候,她爷奶总护着她,咱这边,你二姨也护着她,唉,这事儿,你大姨也是有苦没处诉。”

初夏就撇撇嘴:“看来她比我还不省心。”她说的当然是原本的初夏。

“夏大了就懂事儿了,和她不是一回事儿。”

初夏忍不住笑:“娘,我发现了,我在您和爹眼里,哪哪都是优点。”

“本来夏就懂事儿嘛……”赵玉兰说着又扯住女儿手,“明天就是人家的媳妇了,可不能再任性了……”

初夏好笑的打断她:“娘,您刚才还说我懂事呢。”

“呵呵……”赵玉兰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她这不忍不住的就想叮嘱女儿几句么?想起自己陪女儿睡的任务,赵玉兰先红了脸。

瞄着脸红成虾子状的赵玉兰,初夏赶紧道:“娘,您不放心就多叮嘱我几句,我就是和您开玩笑的。”

“夏啊……”赵玉兰开了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了,就卡在那儿,嘴巴张张,闭上,再张张,再闭上……

莫名其妙的盯了她好大一会儿,初夏恍然,不自觉的也红了脸:“娘,我困了,洗澡睡觉了。”

眼看着女儿进了卫生间,赵玉兰长长舒一口气,然后,继续酝酿情绪,等女儿出来,她一定要把自己应该说的都说出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