酝酿了半天,感觉这次肯定没问题了,赵玉兰长长舒一口气,可惜,等初夏从卫生间出来,小脸红扑扑的坐到她身边后,到了嘴边的话,又说不出来了……

想当年她结婚的时候,她娘哪教导她这个来着,巴不得她别嫁呢,所以,没有这方面实战经验的赵玉兰,此时非常的后悔,为什么不先向老娘取取经再进来呢?

可这种事儿,再不好意思也要教导一下女儿,这可是当娘的责任,如此想着,赵玉兰就期期艾艾的开了口:“夏啊,做人家的媳妇,不只是嘴上说说的。”

初夏就点头:“嗯。”

“那个吧……”

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初夏,就算没这方面的经验,可是资讯那么发达的情况下,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也不忍心继续为难赵玉兰,便道:“娘,不用说了,我知道您要说什么。”

“你知道?”赵玉兰瞬间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说着这话,她的脸更红了。

“那个,晓琼她姐结婚的时候,我和晓琼晚上不是留她家睡觉了么?半夜,晓琼大伯娘和晓琼她姐说的时候,我们听到了。”

赵玉兰暗自舒一口气,她还以她和林宝河亲热的时候,被女儿看到了呢:“早些睡吧。”说过了这样的话题,她有些不知如何面对女儿,只好以此种方式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见赵玉兰不再追问,初夏也悄悄松口气,晓琼堂姐结婚的时候。她和罗晓琼的确有留宿过,但是听到教导什么的。就绝对是她胡诌的了。

没办法,她要不找出个理由来。她娘哪能睡得着?

一夜无话,早上五点半,初夏便被赵玉兰从温暖的被窝里拖了起来,虽然这个年代不需要化妆,捣饬捣饬却是必不可少的。

五官很精致,眉毛也不杂乱,肤色也养的很好……,打量了半天,赵玉兰愣是没找到下手的部位。

见自家老娘手里拿着套工具。愣了半晌,初夏便配合的解围:“娘,我洗洗脸,您给我把头发好好梳梳就行了。”

赵玉兰:“……”那短短的白菜帮子头,有什么好梳的?

周家这样的家庭,为了不让人诟病,也不能让新娘子穿婚纱。是以,虽然是结婚,初夏也不过换了套崭新的比较可体的军装。旁的,什么也没做改变。

看着镜中俏丽柔媚的自己,初夏暗自遗憾,等以后允许了。她一定要补拍一套婚纱照!

回过头,见赵玉兰正一脸自豪的打量自己,初夏忍不住笑:“娘。您这是被我给迷住了?”

“这天底下,我闺女最好看了。”

“娘……”初夏就一把抱住她。“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做娘的女儿。”

被初夏这么一说。赵玉兰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傻孩子,你当然要做娘的女儿,不管几辈子,你都要做娘的女儿。”

“咚咚咚……”

赵玉兰赶紧擦了擦眼泪,柔声道:“去开门吧。”

房门拉开,罗晓琼探进脑袋来,身后跟着栾小香,昨晚她俩睡一间屋。

上下打量打量初夏,罗晓琼就啧啧着:“新娘子就是不一样,明明也没打扮,可看上去,就觉得喜气。”

努力忍住心里的慌乱,初夏飞她一个白眼儿:“你今天是伴娘,可要好好的护着我,不准跟别人一样损我。”

“放心吧,姐肯定把你护的严严实实的。”罗晓琼看一眼时间,美滋滋的眯起了眼睛,“迎亲的快来了,关门,红包少了是坚决不能放行的。”

“你这孩子,瞎急什么……”胖婶走了进来,把女儿扯一边,打量打量初夏,满意的点头,“好看!像个新娘子的样儿!”

罗晓琼忍不住撇嘴:“是咱家初夏长的好,又没打扮,花还没戴呢,哪里就像新娘子了?”

没一会儿功夫,一家子人都闹闹腾腾的涌了过来,围着初夏你一言我一语的叮嘱,其实,初夏啥也没听清楚,她这会儿,看着一脸的镇定,心里,早慌成一个团了。

结婚啊!这可是结婚啊!能不慌吗?

看看时间,赵老太太赶苍蝇般挥挥手:“都出去吧,我和初夏说几句话。”

李爱媛笑着拉起赵玉兰往外走:“娘一晚上翻来覆去的没睡着,再不让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今晚上又不用睡了。”

待屋里就剩了祖孙俩,赵老太太粗砺的手抚上外孙女的脸颊:“夏,姥其实没什么话交待你了,就是想和夏多待会儿。”

“姥……”初夏泪水一下子就迸了出来。

“你打小就身子弱,姥最挂心的,就是你,现在看着你能找着这样的好婆家,姥高兴。”老太太边说边掏出手帕帮初夏擦干眼泪,“不哭,咱要做最好看的新娘子。”

“姥,我以后放假,就回去看您和姥爷。”

“嗯,带着女婿一起。”

“好,带着他,让他给姥买好吃的。”

“嗯,让他给姥买好吃的。”

“……”

……

七点钟,接亲的车子开到了门口,一身崭新军装的周蜜康,英俊挺拔,看得一众长辈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哼!谁还敢说咱家初夏嫁了个老头子,有这么好看这么年轻的老头子嘛?那些人就乱传吧,等初夏带着女婿回去,看不把他们的眼眶子砸掉!

“爹,娘,我来了!”周蜜康先冲林宝河和赵玉兰打招呼,又转向其他长辈一一招呼,做伴郎的周蜜康堂弟周华康,从来没见过表哥这样的形象,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嘴巴半张的站那儿发起愣来。

周汉亮看到他的样子,一脸好笑的来到他身旁,附在他耳边小声道:“伴郎同志,注意形象!”

周华康赶紧站直了身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一一打招呼。

有赵老爷子赵老太太镇着,在周蜜康派出红包后,罗晓琼和栾小香便只好开门放行。

终于到了这一刻了,站在床边的初夏,手不自觉的攥紧,脑子里轰轰的,她现在已经完全不能思考,感觉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