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沧河区的一条小道上,成果左手一网dou苹果,右手一网dou白糖、桃酥、罐头,和娇俏美丽的李小如并肩而行。

眼看着到了那熟悉的小区,成果猛的站住:“小如,你再他细看看,我这样行吗?”今天是他和李小如确定关系后,正式拜会李父李母的日子,虽说是李父李母看着长大的,可今天情况不一样,眼看着到了门口,他就觉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李小如也紧张,就真的站定了打量成果,黑裤蓝褂,短寸头,略显白晳的脸庞,一双盯着她的眼睛满是忐忑……,这是她从小就喜欢的果子哥,她就要嫁他了……,不自觉的,李小如红了脸,掩饰的点点头,加快了步伐。

成果深呼一口气,赶紧往前追。

李家。

李父李林庆和李母李心婉坐在沙发上,心不在蔫的和李小如的小伙伴姜大宝、姚四妮闲聊。

看一眼时间,姜大宝站了起来:“庆叔,婉婶,小如和果子应该快到了,我和四妮下去迎迎,好几年没见果子,我还真惦着他。”

“去吧,去吧。”李心婉摆摆手,站起来,又坐回去。

李林庆颤着声:“别慌,果子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你慌什么?”

“谁慌了?”李心婉白一眼丈夫,“分明是你在慌,你说话都不在调儿上了。”

“呵呵……”李林庆不好意思的笑,“盼这一天。盼太久了,果子那孩子。是个好孩子,咱知根知底。成大哥和成大嫂,也都是好人,指定待小如差不了,嫁给果子,我放心,我总算是放心了。”

“我也放心了。”李心婉轻叹一声,眸底的凄苦却并不见少。

“心婉……”李林庆大手抚上李心婉手臂,“小如会幸福的。”

“我知道。”

“她是咱闺女,一定会幸福的。”

“嗯。”

“高兴点儿。”

“我知道。”李心婉用力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今天是好日子,别让孩子们难做。”李林庆在她背上拍拍,起身往外走,“我也下去看看,你好好调整一下情绪。”

看着那扇门关上,李心婉忍了好久的泪水,迅速gun落,想到女儿和未来女婿马上要进门,她赶紧去卫生间拿起毛巾。轻轻的擦试脸上的泪痕。

镜中的女人,依然娇艳美丽,那细眉,媚眼。挺鼻,丹唇,还有那肥大衣服也遮不住的玲珑曲线。无一不透着对男人致命的诱惑。

如果可以,她并不想要这样的一副容颜。除了苦难,这副容颜并没带给她别的好处。

牙齿咬在唇上。血腥味在口腔内漫延,心底的伤与悔一点点消散,对镜一笑,李心婉走出卫生间,长呼一口气,再次环视一遍房间内的摆设,感觉实在挑不出什么暇ci,索性也拉开门,打算下去迎一迎未来女婿。

听到说话声越来越近,她便笑吟吟的站在了楼梯口。

揽着成果肩膀上楼的李林庆,抬头看到妻子的那张笑脸,就是一愣,随之,道:“果子,你婶也来迎你了,看到没,大家都想你呢。”

“婉婶,您还是那么漂亮。”成果三两步上来,冲李心婉鞠一躬,将手里的礼品递上,“一点心意,婉婶您收下。”

“真是大小伙子了。”李小婉就觉得鼻头酸酸的,“你爸妈也都好吧?”

“嗯,好着呢,要不是我和小如这事儿要按规矩来,他们这会也就一起来了。”成果笑着道,“我今早上走的时候,我爸妈跟出来老远,又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他们也真是的,都是老邻居老朋友了,哪来的那么些讲说,直接过来就是了,唉,我还真想他们了。”

“婉婶,咱们进屋里说吧,您也不能见了果子,眼里就没我们了。”大宝在下面吆喝道。

“瞧我,犯糊涂了。”李心婉赶紧推着成果进屋,又回头白一眼丈夫和女儿,“你们也不知道提醒我,真是的。”

李小如就笑着道:“妈越来越爱撒娇了。”

两家没分开以前,就有心让两个孩子成一对儿,是以,成果上门,只是本着当地的风俗,李林庆和李心婉哪会挑他的毛病?

没几句话,两口子就答应了成果的求婚,并且决定第二天一早就让成家夫妇过来商量结婚的事儿,至于俩小辈儿,则负责用最快的速度开介绍信登记,至于婚礼的一切事宜,就要交给长辈们来操持了。

成父成母是急性子脾气,既然儿子的求亲任务已经完成,他们也就不用再守着规矩在家候着,下午就来了李家。

不过,当地的风俗,此等事家是不能下午商量的,几位便只是坐在一起叙旧。小辈们,则去了另一间房闹腾。

几年没见,成果和李小如的小伙伴大宝和四妮已经结婚,俩人的爱情结晶已经三个月,不过四妮身形高大,穿的衣服又厚实,单从外表还看不出来。

“小如可算是如了意了。”四妮看着成果直笑,“果子哥你是不知道,这几年你不在,小如见天都没精神,自打和你联系上,精神头总算是又回来了。”

大宝举手:“这个我作证,我媳妇说的完全是真的!”

成果猛的一拍脑门:“对了,光回忆过去了,我都忘了问了,你们俩怎么没上班?”

大宝和四妮对视一眼,齐齐笑:“这不是为了迎接你嘛。”

李小如揭穿道:“果子哥,别听他们胡说,他们两口子都是玻璃厂的工人,又都在乙班,今天是夜班,还不到上班时间呢。”

“哪家玻璃厂?”成果问道。

“晶华……”大宝憨憨的笑,“离你们医院有二站地的路程,前几天听小如说了你在401,给我羡慕的,特意下车去你们医院走了一圈儿,不过,没好意思打听你,怕让你的同事知道了,笑话你。”

“那有什么好笑话的?”成果一脸的无语,随之想起吴静波有一天念叨想要个大肚瓶插花,便道,“大宝,你是在流水线还是在保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