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还有一更,会比较晚,亲们可以明早看。

-----------------------------------------

“我……我是负责运输的。”大宝摸着脑袋憨笑,成果有些莫名其妙,负责运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怎么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下一秒,姚四妮解了成果的惑,就见她睇一眼大宝,撇嘴道:“说的真好听,还负责运输的,你根本就是个在车间拉麻袋包的好不好?”

“那也是运输嘛……”大宝讪讪的笑着,脸红的有些发紫。

成果对玻璃厂的工作不太了解,就疑惑的看向四妮,“你们这是打什么哑谜呢?”

“他呀,憨傻憨傻的,得罪了车间主任,就被从保全调到了流水线做拉麻袋包工人了。

流水线传送到终端的瓶子,由普通工人整齐的装到麻袋包里,用麻绳缝紧了,拖到一边,拉包工人要做的就是,及时的把装好的麻袋运下楼,不能影响到流水线工人的装包。

否则,因麻袋无处存放导致转盘上的瓶子落地碎裂造成的损失,要全部由拉包工人承担。

每个拉包工人负责两台单机或者一台双机,每车能拉7包,而每条流水线每两分钟就能装1包瓶子,一个小时就是30包,两条流水线就是60包,他一车拉7包,一来一回要8分钟左右,这也就决定着。从接班开始,他就一刻都不能停闲。

做这份工种的。大多是没上过学的文盲或者是从农村招的临时工,反正啊。大家都知道,这是厂子里最苦最累、地位最低、挣钱最少的工种。”

大宝就有些不服气的为自己争辩:“别的工种一般人就能干了,拉麻袋包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

“快行了吧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四妮皱眉瞪他,“你当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是光荣的事儿啊?”

大宝脸呱嗒落下去,鼓着嘴不再说话。

打小就看着这俩吵吵闹闹,没想到这会儿结了婚了还是这样,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欢喜冤家?成果无奈的笑着:“咱们可是好几年没见了,我一句话惹的你们这样。这以后,我是见你们呢还是不见你们呢?”

“笑一个!”四妮挑起大宝的下巴,“快点儿,给果子笑一个,要不以后他不带你玩了。”

“嘿嘿……”大宝就真的冲成果呲牙笑。

“你们……”成果看着孩子气的俩人,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们俩呀,不管前一分钟吵的多厉害,可是,后一分钟立马就能和好。”李小如巴巴的看向成果。“果子哥,以后咱俩也这样,好不好?”

“像我们这样吵架?”四妮一脸的好笑,“小如。你脑子没问题吧,好好的日子不过,竟然要学我们吵架。”

“不是学你们吵架。是喜欢你们这种不冷战的相处方式,我印象中……”李小如侧耳听听。压低了声音,“我爸和我妈每次吵过架。都要冷战好几天,那种感觉,特别不好。”

“庆叔和婉婶还吵架?”四妮瞪大了眼睛,“我印象中,庆叔可是什么事儿都让着婉婶的,怎么会吵起架来?”

“现在不吵了,年轻的时候,经常吵,你记不记得,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去果子哥家里赖着不走,那一般就是我爸妈冷战的时候。”

“呀,小如你很有心眼儿嘛。”四妮好笑的挠挠她,“竟然从来都没提过,我们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我不是有心眼儿……”李小如轻叹一声,“我爸对我有多疼爱你是知道的,可每每他和我妈吵过架,连看都不愿意看我。

每当他不理我的时候,我就特别害怕,怕他会扔下我和妈妈,不要我们,我怕和你们说了,你们会嫌我,所以,我不敢说。

还好,从我上中学,他们就再也没吵过架,我呢,也大了,知道他们是爱我的,终于可以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了。”

“原来每一对夫妻都是吵架的,我还以为,只有我们的父母会吵架呢。”四妮说着看向成果,“不过果子哥,小如的性格不像我这么大咧咧的,能忍的时候,还是不要和她吵架,就她的性格,你不理她,她绝对不会主动和你说话。”

大宝抢先道:“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果子的性格哪像我,他才不会和小如吵架呢,对了果子,你那会儿问我是不是在保全干,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成果不想大宝为难,就道:“没什么,我就是随口问问。”

“瞧不起兄弟了是不?”大宝不满的盯着成果,“我被调离了保全,可我的哥们还在保全干,有什么事儿,照直说,果子,就算是为了给我涨点面儿,你也要实话实说。”

“好吧,那我照直说,我想要一个那种大口径的大肚瓶,如果方便,你就让人帮忙吹一个,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哟,挺浪漫嘛。”四妮笑着揪大宝耳朵,还没等说话,果妈走了进来,“四妮,都结婚了,还欺负大宝。”

四妮赶紧松了手,嘻嘻笑:“香婶儿,就他那大块头,我哪敢欺负他,我就是给他挠痒痒呢。”

“对对,是挠痒痒呢,刚才有个大蚊子咬了我的耳朵,都红了,香婶你看看。”大宝作怪的把脖子伸向果妈,果妈就拍他一巴掌,“皮糙肉厚的,谁能咬动你?”说着看向成果,“明天一早要来定亲,别在这儿赖着了,走吧。”

李小如赶紧道:“香婶,吃了晚饭再走吧。”

“再晚了供销社要关门了,明天定亲,总要买点东西,咱们再不外道,也不能太过了。”果妈说着看向成果,“你请假了吗?”

“我现在去找老师请假吧。”成果看一眼时间,拔腿就走,“再晚了,老师可真就下班了。”

“你慢点……”果妈话还没说完,就听外面咣的一声关门响,遂无奈的笑,“瞧这小子,都要结婚了,还是这么毛毛燥燥的,小如,以后可就要赖你多照顾他了。”

“香婶,我会的。”李小如脸红红的点头,想到刚才成果为她准备花瓶的事儿,她就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成果急慌慌的跑到医院,推开办公室门,却发现只有吴静波自己在那,“你怎么来了?”吴静波边问边看一眼时间,“今天又不是老师的夜班,你这个点跑来干什么?”

原本毛燥慌乱的心情,被吴静波那双恬淡的眸子注视着,立时便平静了许多,成果便咧嘴笑笑:“老师呢?”

“老师今天有事请假了。”

“吱!”

吴静波话音刚落下,门被推开,一名四十多岁的白净男子走进来,脸阴沉着,把手里的本子往吴静波面前用力一放,“明天交给荆哲。”

“是,卢主任。”

“还有,告诉他,不要有事没事的就请假,做为医生,病人的康复才是第一位的,总是这么半途而废的一扔就走,哪像个医生?”

“是,卢主任。”吴静波面色淡淡的看着卢立男,“老师要不是有急事,也不会请假的,还请卢主任多多体谅。”

卢主任阴沉着脸扫了一眼吴静波,转身就往外走。

“卢主任,您别生气。”成果赶紧拦住他,“静波年龄小还不太懂事儿,您别生她的气,我们老师肯定特别感激卢主任的帮忙,能有卢主任这样的医生,是病人的福气,咱们医院,谁不知道卢主任的医术和医德,那绝对是让人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卢立男的脸色就稍稍好了些,语气却仍是不善:“给我戴高帽子也没用,我会如实反应的。”

“卢主任,您是最爱护晚辈的了,给我们一次机会,求您了。”成果讨好的笑着肯求道,“卢主任,我们一定向您学习,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卢立男视线就转向吴静波。

“对不起,卢主任,是我说话不过大脑,您就别和我一般见识了,我保证,以后一定努力学习,向卢主任学习,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因为对荆哲的心思,才会条件反射的为他解释,其实,话出口,吴静波就后悔了,这会儿成果为她争取到了机会,她哪还会死倔。

位卢立男主任,一向妒忌心比较强,对自家老师那是无限的怨念,也不知这会儿抓着自己的小辫子会不会松手,吴静波巴巴的盯着卢立男,一脸的忐忑。

“算了,下不为例。”卢立男冲俩人挥挥手,“真和你们计较,倒显得我没度量了,总之,你们知道我是为你们好就行……balabalabala……”

待卢立男为俩人上完教育课出去,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吴静波蔫蔫的趴在桌子上:“成果,谢谢你,要不,我肯定被他给告黑状开除了。”

成果笑道:去告黑状是肯定的,但是,院长有自己的主意,开除就不一定了,我呢,只是想着能不闹上去就不闹上去,对了,你知道老师家住哪儿吗?”

“嗯,我知道。”吴静波疑惑的看着成果,“一定要这会儿找到老师,是有什么急事儿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