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供销大楼是a市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一楼吃食,二楼布匹,三楼成衣,四楼五金电器。

东西多,顾客却不多,初夏和周蜜康进门的时候,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客人,售货员的人数是客人的二倍还要多。

售货员多归多,却不像后世那样热情的招呼客人,每当有人进来,眼风斜过来瞄一眼,便又各自盯着自己的柜台发呆。

要买的东西,俩人路上就商量好了,是以,俩人便先上了四楼,要了两台收音机和两块手表,然后下到三楼,分别给初夏爹娘和姥姥姥爷大舅大舅妈各挑一套衣服,想了想,初夏又给胖婶和刚顺叔各挑了一套。

周蜜康想要给初夏挑几套,被初夏严词拒绝了,这老土的衣服,她还是免了吧,她宁可穿军装。

这个年代的布,青、黑、灰三色占主流,红、花占一小部分,俩人便各个颜色扯了几米,然后到一楼买吃食。

“十斤白糖,二十斤桃酥,二十瓶罐头,十斤虾酥……”周蜜康负责把先前买的东西送车上去,初夏拿着单子去总柜台,把要买的吃食念了一遍,售货员直直的瞪着她没丁点儿反应,直到她念完,还是愣愣的看着她没反应。

“同志,要不你照着这个单子给我拿吧。”初夏只好把单子递给站自己面前木呆呆的圆脸售货员。

旁边几个买东西的客人都看过来,刚才初夏念单子的时候他们都有听到,东西买的比较多的他们见过。但是,买这么多的。还真是第一次见。有点不过了的感觉……,囧~

感受过前世热情服务的初夏。对这个年代的服务态度实在是难以适应,哪怕是适应了这一年多,她还是有些接受无能,是以,虽然语气和善,脸上明显是带着一丝不高兴的。

圆脸服务员盯一眼她手里的单子,翻个白眼球儿,走了……

初夏看着柜台后关上的门,傻眼了。毛意思?是去厕所了还是休息了还是下班了还是啥,好歹给个话行吧?

想了想,她拿着单子到分柜台,这是个身材瘦削的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三角眼在她脸上扫一扫,眸色中有明显的厌恶:“没有组长的单子,我没有权利卖货。”

神马意思?就是说,她拿着钱拿着粮票,人家却什么都不卖给她?可是。为什么呢?某夏一脸迷茫的往外走,她要去找团长筒子求教去。

她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在这个年代,和人理论啥的。不是她的强项,万一不小心触了雷线,倒霉的是她。所以,还是交给团长筒子处理吧。

一出门口正好遇到返回来的周蜜康。打量打量她,问道:“怎么了?”

“不卖给我。”初夏茫然的看着他。眨巴眨巴大眼睛,要多无辜有多无辜,“问题是,我没搞明白,为什么不卖给我。”

周蜜康:“……”我走了你可肿么办?!

“进去看看。”周蜜康带头往里走。

总柜台的女人已经返回来。

“照这个单子来。”周蜜康把单子递给她。

初夏巴巴的盯着售货员,等周蜜康吃瘪,结果,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圆脸女人笑的跟朵花一般,点了点头,开单给各分柜台……

“刚才为什么不卖给我妻子?”周蜜康问道。

圆脸售货员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淡淡扫一眼周蜜康,面无表情的道:“虽然是为人民服务的岗位,可是,我们也需要起码的尊重,这位同志,连个最起码的尊称都没有,就要求我们为她服务,她可以失礼,我是不是也可以失礼?”

周蜜康手指敲击柜台:“我刚才用尊称了吗?”

“嗤拉嗤拉……”圆脸服务员把手里的单子撒碎,扔到旁边的一个破桶里,视线转向走过来的一名中年女子,对方赶紧笑着道:“同志,给我来两斤白糖。”

圆脸服务员便低下头写一张单子,递给她:“三号柜台。”

“是,谢谢您。”中年女子双手接过单子,前往标着大大的“三”的三号柜台,冲柜台后的三角眼服务员满脸笑的道:“同志,这是我的单子。”

三角眼服务员接过单子,瞄瞄,转身拿起铲子称白糖……

观察了整个流程,初夏拉着脸色黑的像锅底的团长筒子往一边走走,小声道:“这家最大的百货大楼的特点就是,卖家是上帝,是吧?”

周蜜康瞪她一眼,再次走向圆脸售货员:“把我的明细单给我。”

往桶里扫一眼,圆脸售货员淡淡的道:“没了。”

“你有什么资格给我撕了?”

“身为解放军,你不懂得尊重劳动人民,我当然有资格给你撕了。”

“好,我希望你坚持你的说法儿。”周蜜康转过身拉着初夏上楼,初夏什么也没问,顺从的跟着他爬楼梯。

到了三楼办公区,周蜜康走向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敲门,“进来!”淳厚的男中音传出来。

“三叔?”看到坐在里面的人,初夏一脸的讶异。

“你们怎么来了?”看到俩人,周山平也是一脸的讶异,随之笑着起身,“快来坐,我这儿也没什么好东西,初夏,你是吃罐头还是喝茶?”

表把人家当孩子成么?初夏一头黑线的表示:“三叔,我不渴也不饿。”

“三叔,给我张空白纸。”周蜜康要求道。

周山平便从自己办公桌上拿过一本记事笺和一枝笔递给他,脑袋好奇的探过去,就见周蜜康在上面写着,“十五斤白糖,一斤一包,三十斤桃酥,一斤一包,三十瓶罐头,二十斤虾酥,一斤一包……”

初夏怕周蜜康忘了,也伸脑袋看,赶紧道:“你写多了,白糖是十斤,桃酥二十斤,罐头二十瓶……”

周蜜康打断她:“没错,多买点吧,剩下的让爹娘自己吃。”说着把纸递给周山平,“三叔,这事儿要您帮忙才行,我们刚才不够礼貌,被拒了。”

此时的一楼,几名分柜台的服务员正对圆脸服务员吹捧中:

“秦姐,那俩二傻子当自己是谁呢。还敢在您面前装大尾巴狼。”

“就是,敢不尊敬秦姐您,我第一个不答应。”

“秦柜长,别生气,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当的。”

“是啊秦姐,您何必呢,要我说啊,您就是太负责了,马上就要成为主任夫人了,哪还需要在这儿站柜台,您就去楼上办公室坐着就好了。”

“是啊是啊,我们可是等着沾您的光呢。”

“行了。”圆脸服务员打断几人,“八字还没一撇呢,别乱说。”

“秦姐,您这两撇都撇完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是啊是啊,我们可就盼着吃您的喜糖了,虽说是守着糖柜,可是,一想到秦姐的喜糖,我还是馋的要命。”

瞄到下楼的周山平,圆脸售货员赶紧道:“注意。”

收到暗号,众位分柜售货员便神色一整,笔挺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

平时大家也常这样,周山平并没太大感觉,可是今天,看到大家这样装模作样儿,他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来到圆脸服务员面前,他把单子递给她:“秦梅,按照这上面的开单,称完了帮两位同志送到车上去,以后就算是有客人的态度不是特别好,也不能不卖给客人,今晚上回去,每人写一个工作心得,明天交给我。”

“是!”被称为秦梅的圆脸服务员冲初夏和周蜜康笑的花朵儿一般,“两位同志对不起,我现在马上为您们开单,保证按您上面的要求给您包装,您二位留下车牌号给我们,去忙别的就好。”

周山平便将周蜜康的车牌写下来递给秦梅:“抓紧时间开单称货。”

分柜台的服务员通过刚才的聊天,已经大致知道俩人要买什么,不等传货单到手,就开始忙活着称货,那动作,叫一个利索。

初夏留意到秦梅看向周山平时异样的眼神,就凑周蜜康耳边小声道:“把钱和粮票给我,你拉三叔出去,详细的我回头告诉你。”

周蜜康也不多问,把手里装钱和粮票的提包递给初夏,走向周山平:“三叔,出去陪我抽支烟。”

“不能抽……”秦梅的声音猛的顿住,装模作样的看向称糖块的分柜台售货员,“不能抽出糖纸,要好好检查。”

初夏嘴角抽了抽,什么叫不能抽出糖纸?看来,她应该是看对了,这秦梅和周三叔间好像有那么点儿意思,而且,还是双方都有那么点儿意思,要不然,刚才她不至于喊“不能抽烟”喊的那么快。

要是周三叔真看上这女人,她只能说,周三叔的眼光,真的好有问题……

“同志,您认识我们周主任?”待周蜜康和周三叔出去,秦梅笑呵呵的看着初夏问道。

“呵呵……”初夏假假的笑两声,没接她的话。

秦梅赶紧道:“同志,要是知道您和周主任认识,我肯定不会计较您那尊称的问题,其实,我也就是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心情不好,平时,我是不会这样计较的。”

你大姨妈来了全世界就欠你啊?初夏暗自诽腹一句,再假笑两声,明确表示,她木有原谅秦梅先前的举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