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邱主任那人实在是太拼了,跟着她的人也就累的要死。”罗晓琼说着叹口气,“听说她女儿生病,她都不管,站在病人的角度,这样的人是挺好的,可是做为她的家人,就太没意思了。”

“你这话咱们自己人说说就好了,可不能让外人听到。”赵启亮一脸严肃的叮嘱罗晓琼道。

“你是不是真当我是个傻的……”罗晓琼无语的瞄着他,“要我真像你说的那么傻,徐院长会让我跟着她吗?”

“我错了。”赵启亮赶紧认错,“我们的罗大助理哪是需要别人瞎担心的,我就是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以为呢?”罗晓琼白他一眼,又忍不住嘻嘻的笑,“不过说真的,以前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可以过上这样的日子。

记得那时候,初夏和我最担心的就是等我们长大后,会嫁到不同的村子,一年只能见一次两次的面,遇到个好男人,顺顺当当的过日子,遇上个混子,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

赵启亮无语的打断他:“这是你们多大时候的想法儿?”

“十六岁以前吧,后来,初夏恼了我那次之后,就不再和我说这些事儿了,告诉你,最初的时候,我还以为她生病给病傻了呢。

以前哪怕是生我的气,只要我哄她,顶多两次。她就欢天喜地的和我一起玩了,可那次。我哄她,她只说没事儿。可就是不和我说话,不和我玩,可吓死我了。”

“猴年马月的事儿了,你怎么又提起来了?”初夏无语的看着她,“你这是怕忘了苦日子,忆苦思甜呢?”

“是啊,提醒提醒你,免得你忘了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日子……”罗晓琼幽幽叹一声,“以后可能一个周才能见次面了。”

初夏就坏笑:“放心吧。别说一个周见一次,就算是一个月见一次,我也不可能忘了你的,嫂子大人。”

悄悄瞄一眼赵启亮,罗晓琼冲她翻个白眼儿,转移了话题:“对了初夏,新来的院长特别古板,你以后可要小心了。”

“你担心的太多了,我只是一普通小实习生。和院长大人打交道的机会曲指可数,有什么好小心的?不过,古板不要紧,别心眼偏就行。”

“偏不偏的我不知道。反正他和黄主任的关系好像是不错,因为我听他和院长说话的时候,提了好几次黄保全。而且,还都是夸奖的。”

“真的?”初夏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照你这说法儿,老师还真是麻烦了。”顿一顿又道。“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老师要医术有医术,要医德有医德,要背景有背景,没什么好担心的。”

“咚咚……”

“礼节越来越多了……”罗晓琼嘀咕着跑过去开门,却发现站在门口的是叶美如,她笑吟吟的看向初夏,“喂,告诉你件事儿,周蜜康和我家爱爱开会呢,估计一时半会儿过不来,你自己走好了。”

“知道了。”初夏应一声,“劳你费心了。”

“我好心告诉你,别这么酸溜溜的语气行吗?”叶美如不但没离开,还推一把罗晓琼,挤了进来,打量打量赵启亮,笑,“你是谁?”

“用你管吗?”罗晓琼白她一眼,“这是我男人,你少往前凑,免得蹭了身上骚味儿。”

“害怕了?”叶美如得意的笑,随之神色一整同,“罗晓琼,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以为这样的货色我会喜欢?”

“谁说你喜欢了?我只是嫌你身上的味儿不好闻罢了,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又不是不知道。”

“我喜欢谁?”叶美如故意瞟一眼初夏,再看向罗晓琼,“说出来听听,让我看看你猜的对不对。”

罗晓琼摆摆手:“算了,你是孕妇,做为厚道人,我还是给你留点儿面子吧。”

“你可以不用给我留面子,真的。”

“你和黄主任的关系,医院已经传遍了,为什么非要我说出来才行呢?”罗晓琼被她一激,就真把听来的传言说了出来。

“你再说一遍?”叶美如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下去,“有本事,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就说嘛,说了你会觉得脸上没光,可你非要逼我说,唉。”罗晓琼叹一声,看向初夏,“怎么办,我又犯错了。”

“混蛋!”叶美如嚎叫着就往罗晓琼身上扑,赵启亮犹豫一下,迅速挡在了罗晓琼面前,就被叶美如抱了个结结实实,对方是女人,又是孕妇,他也不敢推,就僵站着:“冷静,请冷静,您是双身子呢,万一孩子出了什么事儿,您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才不会后悔呢,要后悔的肯定是她。”叶美如边说边推赵启亮,“你给我让开,我今天要是不揍她,我就不姓叶,我宁可和孩子同归与尽,我也不能让她胡说八道污蔑我。”

“行了!”初夏大吼一声,“叶美如,能不能别仗着自己肚子里有块肉,就觉得没人敢惹你?要真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你觉得黄家能饶了你吗?

小年的时候,你爷爷去我们家了,提起你来,他除了失望还是失望,要是你再这么无理取闹下去,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人活着,总要有个目标,对付一个人,也总要有个原因,你说你整天在我眼前晃,针对我,有意思吗?

如果说,你和周蜜康在一起,我拆散了你们,那行,你就报复我,收拾我吧,因为我做了让人鄙视的恶心事儿。

可事实上,是你背叛了周蜜康,是你不要他的,为什么你可以理直气壮的来怨怪我?叶美如,你觉得你有道理这样对待我吗?”

“如果没有你,周蜜康会娶我的,今天的我,过的不会是这样的日子。”

“你还在做梦呢?就你,跟了这个男人又跟那个男人,你以为周蜜康还能接受你?那他得多脑残啊,被戴绿帽子甩了,还巴巴的等着,巴巴的爱着。

说真的,他要真是那样的,大概你也就放手了,其实,你根本不是爱他,你就是占有欲太强,你自己不要可以,但是他绝对不能不要你。你一直的纠缠,无非就是想证实这一点儿罢了。”

“你说这些是什么目的以为我不知道吗?林初夏,说什么都没用,我叶美如这辈子的幸福是毁在你手里的,我活着的目的,就是要让你把欠我的还给我,哪怕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做这件事儿,我也不后悔。

还有,我做不到的事儿,还有我儿子,从他生下来我就会告诉他,是谁害得他过这种没有父亲的生活的。”

“红口白牙空口说瞎话是什么样子,我终于见识到了……”罗晓琼咂巴咂巴嘴,摇头,“叶美如,我就想问问你,你是怎么劝服自己相信这套理论的?这得多脑残,多自私,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给自己找理由?”

“关你什么事儿?”叶美如瞪她一眼,冲初夏灿然一笑,“告诉你,我不生气,现在的我,的确不可能和周蜜康在一起了,但是,我可以给他创造别的机会,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也会感受到我这样的感觉的。”

“你也是女人?”赵启亮突然说话了。

“如假包换。”叶美如冲他笑笑,“要不要过来摸摸试试验证一下?”

“不用试了,我怕脏了自己的手。”赵启亮推着罗晓琼往后站一步,“我是林初夏的表哥,虽说我没什么权力,但是,保护自己的妹妹,是我必须要的事儿。

所以,在这儿我也给你扔句话,要是你敢做伤害我妹妹的事儿,我可以豁上命不要,也要找你算帐,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哟,还挺爷们的。”叶美如打量打量他,笑,“看在你这么爷们的份儿上,我就不让你为难了,改天找你玩,再见。”临出门前,她冲罗晓琼挤了挤眼睛。

“哈……”罗晓琼轻笑一声,“长见识了,真长见识了,我就怀疑了,她是不是上辈子是做窑姐儿的?”

“她不是,但她家以前有从事这个行业的,你知道的。”

“噢噢噢。”罗晓琼连连点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和我说过,瞧我这脑子,怎么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不过初夏,你要好好和周蜜康谈谈,把叶美如的打算告诉他,让他一定不能上了当,离那黄苏爱远一点儿。别说她不如你好看,就算是长的天仙儿,也不能靠近了。”

“团长不是那样的人。”赵启亮急急的为周蜜康辩解,“我们出任务的时候,有个首长的孙女去演出,看中了团长,可是团长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后来,有一天晚上,那首长的孙女就自己去找他,你猜他是怎么做的?”

“还有这事儿,我怎么没听他说过?”初夏的关注点不在周蜜康怎么做的,而在于,团长筒子竟然没向她汇报这事儿。赵启亮一下子反应到自己多嘴了,赶紧打圆场,“团长肯定是怕你担心,要不然,早就说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