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你这是干啥?”周祥萍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家老妈,“您要做奶奶的激动心情我能理解,但您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太吓人了些?”

“靠边儿……”林艳秋一把扯开女儿,亲热的坐到初夏身边儿,拉起对方的手,“夏,想吃什么?妈去给你做去。”

“妈,我现在不饿。”初夏赶紧道。

“妈,你这个样子要是让大嫂看到,心里肯定不舒服……”

“有什么不舒服的?”林艳秋瞪一眼小女儿,“夏怀的是双胞胎,肯定比一胎辛苦,我这个做婆婆的难道不应该关心她?再说了,你大嫂根本就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初夏年纪小身子弱她都知道,才不会不舒服呢。”

“竟然是双胞胎?”周吉萍一脸惊喜的看着初夏,“弟妹,真的是双胞胎?”

“是。”初夏笑着点点头,“今天做检查的时候看出来的。”

“三嫂,你可真厉害!”周祥萍亦是一脸的惊喜,随之抚抚自己尚未隆起的肚子,“我怎么就没那好运气呢?”

周吉萍白她一眼:“你就知足吧,看看我,岂不是要羡慕死?”

“二姐……”周祥萍的脸色就有些讪讪,她咋忘了小产的二姐呢,说这些不是在这儿给二姐的伤口上撒盐吗?

“行了,我没那么脆弱,再说了,我又不是再不能生了,你至于吗?”周吉萍说着长舒一口气,“有些事情要看他的两面性。

失去了孩子,我的确很伤心。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说。经过这事儿,你姐夫已经明白谁对他才是最重要的。也明白了他的立场在哪儿。

那么以后他就不会再为了亲戚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瞎折腾,我也不用压着性子去讨好他们,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挺好。

只要我好好调养身体,过个一年半载的,就可以重新考虑要孩子的问题,那个孩子,就权当是来报恩挽救我和你姐夫婚姻的小天使吧……”

“二姐,你能这样想是再好不过了。不过,事实也是这样,看你现在和姐夫感情多好,当然,不是说以前你们感情不好,但是看你们相处,总有一种你小心翼翼维护姐夫面子的感觉,现在就不会,现在看你们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

林艳秋也附和小女儿的话:“没错。现在吉萍和明辉在一起的时候,才真正有夫妻的感觉,以前,总让人觉得太客气了。吉萍,既然都想明白了,就和明辉好好相处。女人这一辈子啊,遇对了人和遇错了人。过的可是截然不同的日子。

原来妈以为你遇错了人,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你必须面对的劫难,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只要以后幸福,就比什么都强。”

“妈,我知道……”周吉萍的笑容很放松,“我虽然羡慕初夏和祥萍要做妈妈了,但是,我并不着急,一定会调理好身体再考虑的,妈放心吧。”

“我的孩子都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我当然放心……”林艳秋感慨的看着三人,“人生总是要经历一些磨砺的,有时候这些磨砺并不是坏事儿,他可以让人变的坚强,懂得珍惜。

不过,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们兄妹几家能好好的相处,亲人是人这辈子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亲人间和和睦睦的,就什么事儿都顺。

初夏的年纪摆在这儿,妈希望你们俩以后要多关心她,有时候就算妈对她关心的多了一些,你们也别吃醋。

在妈心里,你们都是同等重要的,但初夏不是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家里,妈必须帮着她尽快适应这个家,真正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见大家心情都不错,犹豫一下,初夏就道:“妈,我已经当自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不过,刚才四妹说的对,我和大嫂都是您的儿媳妇,又都怀了宝宝,您要是偏我偏的多了些,大嫂难免会多想。

倒不是说大嫂会妒忌我,吃我的醋,我是担心她会多想是不是她哪儿做的不好,让您对她少了一份喜欢同,儿媳妇毕竟不是闺女嘛,就像我,如果换到大嫂的位置,也会这样想的。”

“妈最大的福气就是,娶了俩儿媳妇,都是通情达理为别人着想的。”林艳秋笑着抚抚初夏脑袋,“放心吧,妈有数儿,不会让你大嫂多想的。”

周祥萍就俏皮的冲初夏眨巴眨巴眼睛:“三嫂,你别看妈平时大咧咧的,这种关系处理起来,可得心应手了,要不然,奶奶怎么会那么喜欢妈妈?”

“弟妹,听说你还想去学校上课?”周吉萍突然问道。

“是的,我不想在家里干待着,也不想让自己和社会脱节太多。”说到这儿,初夏有些忐忑的瞄了一眼林艳秋,毕竟原本长辈们答应她去学校时并不知道她怀的是双胎,现在嘛,她还真就不确定长辈们能不能答应了。

这是自确诊后她一直惦着的事儿,这会儿周吉萍问出来,她心里反倒是轻松了些,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一些知道结果,她心里还能踏实一些。

周祥萍这些日子一直被圈在家里照顾着,是以,此时听初夏这么说,就连连点头:“三嫂你想的对,是不能待在家里,我现在就有一种被关在笼子里的大熊猫的感觉,太憋闷了,可惜,我老公公老婆婆太倔,我想要去工作他们根本就不答应。

还好,离娘家近,他们答应我闷的时候可以经常回娘家坐坐,要不然,我真就不知道怎么熬下去了,妈,你们可不能犯他们那样的糊涂。

我觉得对孕妇来说,伺候的再小心,保护的再仔细,若是心里压的慌,肯定也是对孕妇对宝宝都不好。”

林艳秋皱眉盯着女儿:“怎么,你现在心里压的慌?”

周祥萍就叹气:“在婆家待着的时候,真的是压的慌,妈你也知道他们的性格,都不怎么爱说话,一家人干巴巴坐那儿,一会儿让我喝汤,一会儿让我吃肉,我是真的快崩溃了。”

“待会我去找你婆婆和老婆婆聊一聊,不行,你就住到娘家来养胎吧,这个时候很关键,他们再倔,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周祥萍对此求之不得,立时一脸谄媚状:“我就知道,妈对我最好了,听妈的意思,三嫂去学习的事儿,是没问题的,对吧?”

“对。”林艳秋点点头,又看向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初夏,“夏,妈知道你这个年纪是不喜欢被关在家里的,而且说起来,你这个年纪的确应该是学习的年纪,所以妈不拦着你。

但是,你自己必须重视自己的身体,如果感觉稍有不适,就不要硬撑,妈是盼着抱孙子孙女,但妈更希望你健健康康的,别多遭罪。”

初夏赶紧保证:“妈,我知道,我不会不知深浅的,您放心吧。”

“我要是自私一点儿,就一定把你拦天家里和我做伴儿的,不过,已所不欲,勿施与人嘛,三嫂,你小姑子好吧?”

“好,当然好。”初夏一本正经的看着周祥萍,“我一直庆幸,我有一个最好的大姑子和一个最好的小姑子。”

“妈,看到没,付出总是有回报的。”周祥萍得意的冲老妈挑挑眉头,“以后可不准说我不懂事儿了,能把姑嫂关系处理这么好的,有几个?”

“那是因为初夏性格好。”

“那倒也是。”周祥萍深切有感的点头,“如果换成是叶美如,我不一天和她打三场就不错了……”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拿这个比,周祥萍一脸不好意思的看向初夏,“三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她的,您别生我的气哈。”

这一着急,连“您”字都用上了,初夏就好笑的瞄她一眼:“你想太多了,我是那么小鸡肚肠的吗?而且,没有叶美如的比较,你们没准对我还没这么满意呢。”

“好好的提她干什么?”周蜜康推门进来,正好听到小妻子的话,就瞪她一眼,“不用和她比,你肯定也是最好的。”

“啧啧……”周祥萍连连撇嘴,“三哥算是掉到三嫂碗里去了,无论三嫂做什么,在三哥眼里都是最好的。”

“别瞎叨叨,初夏要休息了。”周蜜康明确的下了逐客令。

“我不累。”初夏赶紧申辩,婆婆还在呢,他这也太不分场合了吧?

“不累也要休息。”团长筒子可不管妻子在介意什么,说话的语气是绝对的勿庸置疑。

看着初夏涨红的一张小脸儿,林艳秋就瞪向儿子:“就不能好好说话?我儿媳妇现在可是一点气都不能受的,你再这个样子,我就把你赶出家门去!”

“妈,你也累了,回去休息会儿吧。”周蜜康边说边推着林艳秋往外走,又回头冲周吉萍周祥萍冷哼一声,“还站那儿干什么?”

“你干嘛?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和大家相处?”待婆婆和大姑子小姑子离开,初夏一脸不满的向团长筒子抗议。(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