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谁心虚了?”略略一愣,初夏就理直气壮的声讨起师长筒子,“你还是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吧,要不是你总是那么小心眼儿,我用得着多余的解释吗?”

“……”周蜜康被噎的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却也不生气,反倒一本正经的提起要求来,“既然知道我在这方面小心眼,就自己多注意点儿,别无端端的惹我上火。”

不给初夏接口的时间,他迅速转移了话题,“我问起左江是因为他的哥哥左海是欧洁的男朋友。”

虽然师长筒子停顿了,初夏却聪明的没接话,直觉告诉她,师长筒子问起左江,绝对不会因为担心她吃欧洁的醋才绕着弯儿解释。

以为她傻,他挖个坑,她就真的跳呀?

电话那端传来周蜜康的轻笑声:“倒是小瞧你了,不错,有进步,值得夸奖……”

初夏翻个白眼儿打断他:“说正事!”

“……”这是被嫌弃了?正了正神色,师长筒子终于切入正题:“交给你个任务,通过左江,了解一下他的哥哥左海。”

“为什么?”条件反射的问出来初夏就后悔了,她这是有多笨啊,就不能沉住气等师长筒子自己解释么?

果然,周蜜康的轻笑声再次传过来:“这次上当了吧?”

“你是有多无聊?”初夏哪能让他得意,就冷哼一声,“要说就说。不说拉倒,再这么罗嗦我可就挂电话了。”

周蜜康一头黑线。怕她无聊逗她玩玩而已,竟然换来这样的态度。别人求着他逗他都不搭理呢,果然,一物降一物啊。

待周蜜康把左海现任女友是叶美如,以及叶美如和欧洁打赌的事儿说出来后,初夏默了,这左海是心眼被屎糊了吧?

好吧,说粗话是不淑女的,但是,这时候她真的淑女不起来。“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好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鸟。”她声音郁郁的道。

“算是帮欧部长一个忙吧……”叹口气,周蜜康劝小妻子,“欧部长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欧洁钻牛角尖了,如果不管,可能真就毁了这么一个天才,还是挺可惜的。”

“你没提醒她两句?”初夏就问道。

“我怎么提醒?说你喜欢的男人不好,换一个?”周蜜康冷哼一声。“我这是嫌人家不多想,故意把自己送上去吗?”

初夏一头黑线,好吧,是她想的简单了些。结果,自我反思还没反思完呢,师长筒子继续说道:“我也不是没提醒他。不过变通了个办法。

就是把叶美如以前的事迹和她讲了讲,就算她再傻也能明白。一个男人明知道一个女人劣迹斑斑还愿意和她在一起,大概脑子也不正常。”

“噗!”初夏忍不住就喷了。“你以前脑子也不正常是吧?”她这可不是冤枉他,最初他知道叶美如劣迹斑斑的时候,不还是和她在一起吗?

“这是一回事儿吗?……”

不待师长筒子发飚,初夏赶紧认错:“我错了我错了,就是开个玩笑,别当真,那你告诉了她以后,她是什么反应?。”

“她说她知道叶美如是那样的人,所以,她一定要把左海从叶美如那儿救出来。”

初夏:“……”

“没错,我以为只要不傻就能明白,但结果证明她是例外,或者,军事方面超强的判断力抢占了她在爱情方面的判断力吧。

看在欧部长那么重视这个女儿的份上,我决定帮她一把,我已经派了专人调查这事儿,但我还是希望从你那儿听到点不一样的结论。”

“你想听到什么不一样的结论?”初夏反问她,“或者说,你到底是希望左海优秀呢还是希望左海垃圾?”

“我希望他是和欧洁一样,是天赋抢占了对爱情的判断吧。”

“他有什么天赋?”

“生物学方面的天赋,完全自学成才,现在进了课题组,年纪最小,却是带头人,他和黄心龙曾是最好的朋友。”

“不是说朋友妻不可欺嘛,他这算是什么?”初夏忍不住小声嘀咕,“就凭这一点,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的性格略有些孤僻,课题组的同事都很敬佩他,因为原本一筹莫展的课题在他的带领下,只用了短短三个月就有了重大突破,在这方面,他的确是个天才。

也是因为查到这些,我才希望更深刻的了解一下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人才对国家是极有用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毁在叶美如的手里,对不对?”

虽然师长筒子讲的头头是道,初夏却是灵光一闪明白过来:“周蜜康,你是不是怀疑过左江也是叶美如安排过来的?”

“果然,我妻子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被说破,周蜜康也就不再隐瞒,“慎重一些好,我不希望你的身边被埋上定时炸弹。

.左江那边他们会悄悄的搜查,绝不会让他身上有一丁点儿会伤害到你的物体,你只管照实问他,其他的,由他们来判断。”

初夏点点头:“明白了,我是个小白鼠。”

“好,你愿意这么称呼自己也行,我没意见。”周蜜康轻笑一声,叮嘱道,“别让爹娘他们知道,又跟着担心。”

初夏忍不住翻白眼儿:“我又不傻。”

“你自己说的一孕傻三年,让我有事常提醒着你点儿,怎么转眼就开始怨怪我了?”

初夏:“……”太欺负人了有木有?!

……

自从入学后,初夏和左江还真是没单独说过话,顶多也就是大家相遇了点点头,这种情况下,让她找到和对方独处的机会,还真挺难的。

一上午,她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心里不免有些急,下午上课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瞄向左江,希望能发现点疑点啥的。

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注视,左江转头看着她,眸色中满是疑惑。

初夏冲他微微笑了笑。

不自觉的回一个笑容,左江赶紧把脑袋转回去,眸色中满是愕然,全班女生,只有林初夏是从来不正眼看他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的眼神很清澈,笑容也让人很舒服,应该是没怀什么不好的心思吧?要不然,伪装能力也太强了!而且,这个年纪,不应该有那么强的伪装能力吧?

突然间,坐在左江身后的林梦烨扭头冲她笑了笑,眸色中满是嘲弄。

初夏就暗自翻个白眼儿,林梦烨在追左江大家都看出来了,甚至,林梦冉还找他们单独研究过这事儿,最终也没搞清楚林梦烨到底是怎么想的。

开始,她们以为她是来拆林梦冉台的,但事实证明,姐妹俩除了开始的时候争论了几句,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

依照林梦冉对她性格的描述,这么沉得住气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在她正式追左江后,大家都迷糊了。

她是想让左棋安说服左家长辈帮助她的,现在已经证实了左棋安和左江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那她玩的是哪一处?

这么活生生的砸眼眶子,左棋安再好的性格,再宽的心胸,也不可能继续帮她了吧?

或者,这时候应该好好搞清楚左江的真实身份,这个谜题就解开了?

刹那间,初夏竟然有点儿小兴奋,能膈应了叶美如,还能帮到好朋友,一举两得的事儿,实在是太好了有木有?

“想什么呢?”坐她身旁的杨晓丽忍不住轻戳她一下,“看你一会儿笑逐颜开,一会儿皱眉瞪眼的,别吓唬人好不好?”

“下了课和你说。”

杨晓丽应一声,坐正了身子继续做出认真听课状,说实话,这段时间讲的都太浅了,让她们做出一本正经听课的样子来,实在是有些辛苦。

见老师往她们这边看过来,初夏也赶紧坐正了身子,已经没有同学缘了,可千万别连师缘也丢了,聪明的孩子伤不起啊!

这一节上的是思想政治课,负责这门课程的老师叫李思玉,对于初夏这几人,她是极看不顺眼的,不知道积极主动的提问,听课的态度也不够认真,这样的学生,最烦人了。

“林初夏。”

“到!”

初夏只好站起来,老师都点名了,她再大马金刀坐那儿,可就麻烦了。

“把我刚才讲的内容复述一遍。”

李思玉话音落下的同时,杨晓丽手已经指到了某个位置,初夏眼角瞄一瞄,就对着自己的课本念。

“我让你复述,不是让你朗诵……”李思玉眉头紧紧皱着打断她,“让老师追着才好好学习的那是小学生,是吧?”

的确是自己不对,初夏就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思玉应了一声“是”。

“坐下吧,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要对得起自己坐的那个位置。”

显然,这是在暗指她不是招考进来的呢,初夏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咋感觉这老师对她格外的厌恶呢?希望,是她多想了吧。

接下来,却是再也不敢走神,认认真真的端坐到下课。(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