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的时间,周蜜康倒是又往回打了两次电话,告诉初夏,短时间内,他们是回不来的,但也没什么危险性,让大家都放心。

话虽是这么说,留在后方的家人又怎么会真的放心?好在这已经是一个不必顾忌的话题,一大家子互相安慰,日子倒也过的其乐融融。

刘连宝已经基本上恢复,走路没有问题,但是想要跑跳暂时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是恢复完全了,他也不可能再做武官。

这个消息,让他消沉低落了一些日子,好在有赵启慧的安慰,加上有gf大的录取通知书,注定他以后的前途还是光明的,倒是让他很快又燃起了斗志。

钱妍和季刚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感情比以前更融洽了些,而季刚也不像之前那样唯唯诺诺的事事比钱妍低一等。

开始初夏还纳闷他怎么就突然改变了,后来和钱妍聊过才知道,是钱妍特意和他深谈了一次,希望他能以一种平等的姿态来和她相处。

季刚也说了,他表现的低钱妍一等,并不是因为她的家境,而是觉得她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不计较他什么都没有,愿意和他在一起,无以为报,他只能把自己的位置摆到最低,给予她足够的照顾和呵护。

钱妍告诉他,她想要的爱情,不是以报恩的心态来照顾她,而是两个人看到对方就觉得温暖,想要时时刻刻在一起。互相照顾,难舍难分,而这有一个前提。平等。

要不然,总有一天,两个人都会失衡,一个被宠的失了衡,一个付出的失了衡,那最终等待俩人的,或者就是真正的分崩离析。

是以。在那次深谈之后,季刚就改变了对待钱妍的态度,而且整个人也变的更加努力。精神状态也完全不一样了。

而钱婶,也不再像一开始过来那样,凡事总是小心翼翼的,一副子生怕做错事的样子。现在她已经和赵玉兰胖婶处的特别融洽。

周老太太和林艳秋也是看出了钱婶的顾忌。每隔一段时间回a市的时候,都是悄悄问一下于桃要不要一起,如果于桃不回,他们连和钱婶提都不提,免得让钱婶多想。

不过,跟着一起回去的时候,钱婶都会偷偷去看看儿子和女儿们,做母亲的。是永远不可能真的狠下心的。

至于周老太太和林艳秋,在一段时间的过份热情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相处方式,不再像以前那样故意什么都不管,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刻意的热情,这样久了,大家的感情真的就更加亲近起来。

有时候初夏和于桃也会和他们开玩笑,像周吉萍周祥萍一样,不管长辈与小辈之间的顾忌,每每这种时候,婆媳俩都是乐的见牙不见眼的。

罗晓琼听从了赵启慧的建议,特意邀请过李爱媛,这次李爱媛却是没巴巴的过来,表示儿媳在京城有那么多亲戚朋友陪着,她没什么不放心的,就不过来凑热闹了,真要过来,也是孙子(女)出生的时候,她会担起一个婆婆应尽的责任。

又一个多月后,罗晓琼和筠豆豆分别产下了一个男婴,都是顺产,这下子,初夏家里可真是热闹起来了。

胖婶原本就是留在这边的,李爱媛和兰爱莲也赶了过来,一下子京城这边儿倒是比a市那边还要热闹起来。

罗晓琼和筠豆豆每天都要被长辈们各种汤轮番轰炸,刚开始还能尽量满足长辈们的要求,来汤不拒,只过了五天,俩人便有些承受不住了。

俩小宝宝是没饿着,可是俩妈妈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长肉。

“初夏,你生南南北北的时候,长辈们也是这样要求你的吗?”罗晓琼苦巴着脸拉住初夏胳膊叹气,“我的腰围都二尺五了,要是再这么吃下去,等你哥回来估计都不认识我了。”

“我也是。”坐在另一张大床上的筠豆豆亦是一脸的愁容,“我现在都不敢照镜子,晚上去厕所的时候,我都特意避开镜子。

果果昨天看着我一个劲儿的叹气,说我要是再胖下去,她就不敢和我一张床睡觉了,生怕我压到她身上把她压个半死。”

“你也太夸张了……”初夏好笑的摇头,“比起以前来,你们俩的确是胖了不少,但是,哪有豆豆说的那么夸张。

晓琼怀孕以前是正好109斤,生产的时候是152斤,现在是126斤,是有些胖,但还没到夸张的地步,豆豆你怀孕前是105斤,生产的时候是145斤,现在是121斤,也算是有些微胖,但想要压死人,还得加油努力才是。

你们现在觉得自己胖是因为原本期待着生完宝宝就会瘦下来,但事实上哪有那么快?肚子收进去最起码也要一个月,等一个月后你们再量。

给你们熬的汤都把油撇掉了,吃的也没有特别腻的,你们俩要是再这么纠结,长辈们可真的会伤心失望了。

为了让你们俩身体好好的,孩子身体好好的,他们耗费几个小时想着各种法子做你们喜欢吃的,你们却这样愁眉苦脸的,换位思考一下,要是你们,会高兴吗?”

“可是我记得你生完南南北北一周的时候就瘦下来了呀。”罗晓琼一脸纠结的看着初夏,“难不成上天这么不公平,在这种事儿上也让咱们差距那么大?”

“去你的吧……”初夏白她一眼,“我穿着宽松的衣服你们可不是看不出一来,身上有没有肉你们怎么能知道。”

“反正是没我们俩胖,我用手捏过你的腰,根本就没比原先胖多点儿……”叹口气,筠豆豆看着罗晓琼,“应该还有一点儿,咱俩比初夏年龄大,所以恢复起来就没有初夏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咱俩就别纠结了。”

初夏一头黑线状,真是服了,才二十二岁的人说恢复的慢是因为年龄大,那后世那些三十多生孩子的要怎么说?

不过,女孩子都是爱美的,现在她说什么她们也是免不了担心,等过一段时间,适应了这种状态,和孩子的关系更亲近了,她们也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无论是初夏老家的风俗,还是a市的风俗,孩子满月的时候都要请爷爷家的亲戚和姥爷家的亲戚一起大聚会,是以,刚一出满月,这几大家子便浩浩荡荡的出发

虽然赵启亮不在,但罗晓琼是赵家的媳妇儿,孩子的满月礼当然要去赵家办,是以,到了a市稍做停留休息,初夏一家子便随着罗晓琼一行人先去了小林村。

赵启亮当兵上前线的事儿大家都知道,这么久没回来,沸沸扬扬的什么传言都有,好在赵玉山现在是镇上的副书记,有些话别人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但偶尔眼神中流露出的怜悯还是能看出来的。

对此赵玉山心里也非常不舒服,可这也是人之常情,未必别人盼着启亮有什么不好,但战况这么激烈,收音机里天天在播,大家难免会乱猜,就算是看出大家的想法儿,他能说什么?

是以,这会儿孙子的出生总算是让他扬眉吐气了一把。

“大哥,看你高兴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根了……”二姨夫张**看着大舅哥那一脸的欢喜样儿,忍不住打趣他。

赵玉山得意的笑:“能不高兴吗?老赵家的根儿有了,我就是这会儿走了,也没什么遗撼了,你可是得催着小庆抓紧点儿,也不小了,总这么晃荡着,像啥?”

“大哥,小庆和初夏是一年的,比初夏还小几个月呢,怎么就不小了?”张**无奈的摇摇头,“这话要是让小庆听到,他真能和你俩翻脸,他自己可是说了,要立了业再成家,你现在让他成家,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在毁他前途。”

“呵呵……”赵玉山不好意思的笑,“我也就是说笑,小庆是还不到找对象的年纪,不过我这么说,可不是怕孩子和我翻脸。

我是觉得啊,这孩子是个有出息的,本来他姐夫什么都给他办好了,可他非要自己努力考大学,要凭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番天地来,就凭这个,将来指定差不了!”

“希望吧……”张**叹口气,“这孩子打小被娇惯坏了,什么事儿都太有主意了,想劝也劝不了,只希望他将来千万别走歪了路就行。”

“放心吧,小庆那孩子是个懂事儿的,比他哥活泛,将来指定不会比他哥差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去吧……”看一眼时间,赵玉山站起身来,“估计他们那一大帮子快到家了,我先回去吧,你给我记个假。”

张**点点头:“行,你先回,我等下了班带着玉翠和小庆一起去。”

“书记……”记事员小刘急匆匆的跑过来,“县里刚来电话,说鲁县长下来调研了,有可能会到咱们这儿来,让咱们做好迎接准备。”

“他怎么就这么爱搞这一套?”张**皱皱眉头,“上个星期刚过来,这又要过来,也不知道到底想调研点什么。”

“那怎么办……”赵玉山也犯了愁,“我要是不在好像不合适,是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走行了。”张**摆摆手,“但你这么长时间没见他们了,启亮又出任务,我就不信请这半天假他们能怎么着!”(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