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蝶也知道老爷子的‘难处’,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老爷子给丁丰成也来点甜头。

果然,丁仲顺势就说道:“小蝶啊,你真的能治好我这毛病?”

“不是问题。”

“你要是能治好,我就也给你百分之五的公司股份。”

梁蝶笑着说道:“爸,你看你说的什么话?难道没有股份奖赏,我还不给您看病吗?再说了,我一个女人,又不能当家做主的,要什么股份呐?我可不想某些人,脸皮厚的不得了。”

丁仲点点头,“也是,但我也不能平白无故受你好处,这样吧,你要是给我治好了,我就给丰成百分之五的股份,怎样?”

“嗨,爸你看着给吧,一切都听您的,我没意见。”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是明显偏袒丁丰成,但又能说什么呢?

要知道,丁梦妍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可是江策废了千辛万苦才换来的;现在梁蝶治个打嗝就能拿到同样多的股份。

这不是偏袒又是什么?

丁启山恨得牙根子痒痒,但一看到对面丁云镇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就泄气了。

人比人气死人。

他终究比不上丁云镇。

丁家未来的继承人,那肯定是丁丰成,绝不会落到丁梦妍的手上。

认命吧!

只见梁蝶从身旁的小包里面取出了几服药,微笑着递给丁仲。

“爸,其实你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只是简单的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吃几服药就好了。”

“刚好我这里有一点,您先吃,回头我再给您配一点。”

丁仲立刻接了过来,“诶,还是小蝶好啊,云镇,你真是取了个贤内助啊。”

这话说的苏琴脸上挂不住。

就好像她是个只知道吃干饭的没用人一样。

整场晚餐,丁启山一家都吃的很不愉快,要么被侮辱,要么说什么都是错的,真是坐立不安。

就在丁仲要了杯水,准备吃药的时候,一直默默无言的江策开口了。

“老爷子,这药你不能吃。”

“哦?”

“你的身体异于常人,代谢有些许的不同,你体内的气必须得排掉。吃这种药,只会压制,无法排除。气被压制住,无法从上面出去,就会找别的出口出去。所以,老爷子,你吃了这种药是可以治好打嗝,但却会多出更麻烦的病,你可得想好了。”

这番话说的丁仲愣住了,药到了嘴边都没敢吃。

他疑惑的看着江策,心说这个不学无术的窝囊废,什么时候也开始精通药理呢?

“呵呵!”对面的梁蝶阴冷的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江策是吧?听说你在西境当兵刚回来不久,一分钱没有还在老丈人家蹭吃蹭喝。”

“就你这样的窝囊废,你懂个屁的医术啊你懂?”

“老爷子,你是更愿意相信这个不学无术冒充大尾巴的窝囊废,还是相信我这个拿着国外绿卡的专业内科医生?”

这还用选?

丁仲也笑了,他刚刚怎么会被江策给吓唬住?

丁启山咬了咬牙,不高兴的说道:“专业医生就不会犯错了吗?我觉得策儿说的有道理,我还就支持我姑爷了。”

他倒也不是相信江策的医术,只是一直被对方压制有点不爽,才会故意这么说。

丁云镇冷笑一声,“支持?呵呵,老三,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会一直这么穷。没眼光没能力也就算了,还如此的固执己见,你啊,简直没救!”

“你自己没能力,OK,没关系。你可以给梦妍找个靠谱的男人,就像大哥的女儿丁紫玉一样,找了个副统唐文末做老公,不一样飞黄腾达了?”

“再看看你,眼观奇差无比,找了个一穷二白的上门女婿,除了骗吃骗喝还会什么?”

“你这么固执,不光害了你自己,更是连梦妍也一起害了。”

“老三,你太让我失望了!”

丁启山气得浑身发抖,他甚至想站起来给丁云镇一巴掌。

可现实是,他除了生气,好像真的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丁仲摇了摇头,他对丁启山一家实在失望透顶,早知道就不把他们一家喊来了,实在丢人现眼。

他直接将药吞下,喝了口水,咽了下去。

不出3min,真的不打嗝了。

“嘿,小蝶,你这药真的有效唉。”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