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梦芸看的如痴如醉,身旁的杨俊天则恨恨的握紧了拳头,对江策的恨意更加的深。

他盯着法拉利458,一股浓浓的醋意从心底升起。

偏偏,林梦芸还不停的对他说道:“俊天你看到了吗?江策所使用的漂移入弯的技术,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绝技。”

“之前我还以为开车的人是你,误以为是你掌握了这门技术,哈哈,真是闹了个大乌龙。”

“原来,真正厉害的是江策啊。”

杨俊天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一般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气的吐血,更何况是杨俊天这种自尊心很重的男人?

更关键的是,这话还是从林梦芸的嘴里说出来的。

林梦芸,那可是杨俊天喜爱的女人,自己心爱的女人说自己不如另外一个男人?呵呵,这要是能忍得了,杨俊天就真不是男人了。

他感觉胸中怒火焚烧。

再看场地之中,在经过第一个弯道之后,458明显占据了领先优势。

但由于车子性能的差距,身后的兰博基尼还是咬的很紧,一刻都不放松,随时都有反超的可能。

问题是,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弯道,随后就来了。

在连续经历了多个弯道之后,法拉利458一骑绝尘,再看那辆兰博基尼,连人家的车尾灯都看不到了。

要知道,这还是江策只用了一只手,开的是老爷车的情况下。

如果江策放开来,全盛状态下开车,怕是从一开始就能把祝鸣给甩开。

众人终于明白,为什么江策会那么狂。

狂,有狂的资本。

如果他们也拥有了如此强大的车技,相信会变得比江策更加的狂。

剩下的比赛就毫无悬念了。

江策以绝对的领先优势冲过了终点线,而兰博基尼最后都已经放弃了冲刺,慢慢悠悠的晃到了终点线。

下了车,从祝鸣的脸上就能看出深深的失落感。

别人都让了他那么多了,结果他还是输了,还输的一败涂地,自认为国内车技第二的他,现在才意识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如果说还有谁能赢江策的话,那恐怕就只有兰博基尼车队的那个号称‘最强赛车手’的男人了。

祝鸣走到了江策的跟前,虽然心里很不爽,但他认赌服输。

作为一个赛车手,信用最重要。

他主动向江策伸出了手,“我输了。”

江策伸手跟他握了握,并主动道歉:“对于你父亲的事,我也向你道歉,我做的有点过了。”

祝鸣哈哈大笑,“其实我爸他没什么大碍,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他跟林家荣斗了一辈子,第一次输得这么惨,所以才会让我来替他找回点面子。唉,谁知道我技不如人,这回去让我爸知道了,估计得把我狠狠歇一顿。”

不得不说,祝鸣虽然比较狂妄自大,但也性格爽朗,输就是输,没有任何的怨言。

对于比他强的人,祝鸣从来不说废话。

对江策如此,对那个男人,亦是如此。

二人握了握手,祝鸣说道:“成,按照一开始的约定,我输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江策,下次见面,就是在山地车赛上。到时候跟你比赛的可就不是我了,而是那个男人,你只有输的份。”

江策笑了,“抱歉,我这一辈子都不知道‘输’字这么写。”

两个人都很狂。

祝鸣笑的更开心了,“不知道‘输’字怎么写?没想到你还是个文盲啊?有空买本字典去。”

他甩了甩手,转身离开。

在经过杨俊天身边的时候,祝鸣冷哼一声,“唉,真是奇怪,有些人能力如此低下居然也能当队长?如果有自知之明,就早点滚蛋,给人家真正的高手让位吧。”

这番话说的杨俊天咬牙切齿。

怒火累积。

今晚这场比赛,江策抢尽风头,而所有的嘲笑、鄙视、讽刺都落在了杨俊天的身上。

一个天一个地。

如果可以的话,杨俊天恨不得把江策给大卸八块!

比赛结束,兰博基尼车队的人纷纷离去,林梦芸则高兴的跑了过去,跟江策热络的攀谈起来。

看到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谈的那么开心,杨俊天的醋意更胜。

愤怒跟醋意,相互融合。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