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回到家,江策跟丁梦妍说要离开家几天,出差去一趟南城。

具体几天,不定。

丁梦妍嘟着嘴,很不高兴。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互相见不到面,忍受相思的痛苦。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丁梦妍对江策已经产生了很强的依赖感,舍不得离开他,特别是离开这么长的时间,更是难以接受。

“你一定要去吗?”丁梦妍不舍的问道。

江策无奈。

如果可以选的话,他也不想离开丁梦妍,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不去一趟南城的话,又怎么能救出小蝶?

“梦妍,我答应你,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哼!”

虽然江策这么说,但丁梦妍依旧很不开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丁梦妍都会故意侧对着江策,憋着嘴,也不管江策怎么哄她,就是不开心。

作为女人,她有着女人独有的小性子。

江策正想着要如何哄丁梦妍开心,忽然,一通急促的电话将夜晚的宁静给打破。

叮铃铃……

叮铃铃……

这么晚了,会是谁?

江策将电话拿过来一看,是辛韫打来的。

丁梦妍也看到了这个名字,气哼哼的说道:“好你个江策,这么晚了,居然还有女人给你打电话?说,这个辛韫到底是谁?”

额……

江策一时无语,怎么解释才好?

“我之前不是在辛子民老爷子那边学习医术吗?”

“辛韫,就是辛子民的小女儿,也是目前辛家的一家之主,仁治医馆的馆主。”

丁梦妍质问道:“我不管她是谁,我只想知道,这么晚了,她为什么还在给你打电话?!”

“这我也不知道啊。”

“接通,免提!我倒要听听看,这个小狐狸精到底想要做什么?!”

丁梦妍的醋坛子彻底被打翻。

江策也是无奈,接通了电话,并且开了免提,其实他自己也很想知道辛韫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是什么意思。

结果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辛韫略带哭腔的急促声音:“江策,你现在有空吗?可以来我家一趟吗?”

辛韫是一个性格高冷的女人,轻易不会折服,更别说露出哭腔了。

她会如此,说明一定有大事发生。

丁梦妍却冷哼一声,“狐狸精,故意卖惨,深更半夜的还要别人的丈夫去她家里,真不害臊!”

江策叹了口气。

他追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天色晚了,我还是明天过去吧?”

江策也觉得不合适。

大晚上的,他一个成家立业的男人,跑去一个未婚待嫁女子的家中,孤男寡女的,说出去也不好听。

更何况,丁梦妍都吃醋成什么样子了?他哪还敢去?

结果辛韫却声音哽咽的说道:“我爸爸他……他……”

说到这,江策眉头一皱,感觉不对。

“辛老爷子怎么了?”

“我爸爸他被人绑架了!”

这下,事情严重了。

江策直接说道:“别着急,在家等着,我马上就赶过去。”

如果是一般的事情,江策是不会管的,但辛子民被绑架了,这事情可就严重了。

再怎么说,江策一身的医术都是辛子民传授的,辛子民那是江策的师父!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于情于理,辛子民被绑架,江策都必须赶过去解救。

丁梦妍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收起了小性子,直接催促道:“事情挺严重的,江策,你赶紧过去看看,可别出什么意外。”

她就是这一点好。

不管之前怎么耍性子、吃醋,可一旦遇到正经事儿,丁梦妍就会变得非常的专注,绝对不会给江策拖后腿。

江策在丁梦妍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披上外衣就往外走。

“江策!”

“嗯?”

丁梦妍轻咬嘴唇,千言万语汇聚成两个字:“小心!”

“我会的。”

离开家,开着车子在柏油马路上疾驰着。

不大会儿的功夫,江策就来到了仁治医馆,刚下车,就看到辛韫匆匆赶了过来。

二人见面。

辛韫把江策带进里屋,然后把门窗都给关上。

“到底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辛老爷子怎么会被绑架?”

辛韫将绑匪送来的信件递给江策。

“之前我跟你说过,我爸爸他要离开江南区一段时间,出去采购药材,其实他去的地方是南城,一个光与影交织在一起的地界。”

南城?

又是南城?

江策眉头紧锁,看来他跟南城有必须解开的疙瘩。

辛韫继续说道:“之前我爸也去过,每一次都十天半个月就回来了,可这一次去的太久了,一直在办事。”

“我觉得不对劲,就给我爸打电话,以前还接,可最近几天就不接电话了。”

“今天晚上,更是有人将这些信件送到了医馆,我才知道我爸已经被人给绑架了!”

江策打开信件,仔细观看。

信件上写着很详细的地址跟时间,要求辛韫按照信件上的要求,把五百万现金在指定的时间送到指定的地点。

对方收到钱之后,就会放人。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