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区,警局。

谢孟智带领手下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在看到江策的车子过来之后,赶急赶忙去迎接。

“总负责人,您怎么还亲自来了?”

“我来查看闫凯文的案子。”江策直截了当的说道。

在谢孟智的带领下,一行人进入了警局办公室。

谢孟智把闫凯文案子的相关材料拿了出来。

“总负责人,您要的东西全部都在这里了。”

“嗯。”

江策拿过来一一翻开,得到的信息跟之前得到的没有什么区别,目前能够判断死者是闫凯文的证据并不充分。

他说道:“尸体还没有解剖吧?”

“没。”

“嗯,带我去看看。”

谢孟智有些惊讶,“不合适吧?那尸体又臭又脏,要是把您给恶心到就不好了。”

江策瞪了他一眼,“我看上去有那么虚弱吗?”

“不,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带我过去!”

“明白。”

谢孟智不敢再废话,带着江策去了停尸间,让人把死者闫凯文的尸体从尸柜里面取出来摆放在停尸台上面。

整个屋子里面的温度非常低,谢孟智进来之前穿的比较少,都有些发抖。

“手套。”江策说道。

“在这。”

谢孟智递上去一副手套。

江策戴上,亲自将尸袋打开,露出里面已经烧焦的尸体,就像谢孟智一开始说的那样,尸体非常的恶心,并且有一股子臭味。

这尸体还没有来得及解剖。

江策将尸体的嘴巴打开看了看,又检查了一下尸体的手脚,最后伸手摸了一下尸体的骨头。

在经过缜密的检查之后,江策的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好一招金蝉脱壳!”

这句话说得整个屋子里面的人都有些懵逼,不大明白。

作为警察,谢孟智有着非常敏锐的神经,直接问道:“总负责人,您的意思是……这具尸体并不是闫凯文的?”

“嗯。”

江策先后指着死者的牙齿、手脚说道:“该死者的牙齿全部脱落,手脚也呈现出老年化,明显是一位老者的尸体,而不是闫凯文的。”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死者的骨头,呈现出老化、退化的现象;闫凯文是个年轻人,生命力正旺盛,不可能会有这种现象。”

“如此,基本可以确定这具尸体不是闫凯文的。”

谢孟智有点惊讶,“不是闫凯文的又是什么人的?当时就是在闫凯文的房间里面发现的尸体啊!再说了,闫凯文确实消失不见了,其他人却一个都没少。”

江策继续说道:“所以说是一招‘金蝉脱壳’。闫凯文将这名老者杀死之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将尸体放在房间内音绕。然后,他扮成老者的模样逃走。如此一来,看上去死的人就是闫凯文,而老者好像还活着。”

“如此鱼目混珠的手段,闫凯文玩的还真是溜。”

不得不说,为了能够从江策的手中逃脱,闫凯文真是豁出去了,这样极端的点子都能想到。

如果不是江策的话,一般人还真有可能被蒙混过关。

就连智慧超常的孙在言都没看出其中的门道。

把别人杀死了,一把火烧掉,伪装成自己死了,然后自己再扮成别人悄悄溜走。

如此一来,世界上再也没有闫凯文这个人,江策一旦上当,以后就不会再追杀闫凯文。

而他只需要逃到其他城市,改名换姓就能继续活下去。

这一招,说实在的,挺高明。

江策指着死者的后脑说道:“在死者的后脑有一个明显的坑洞,那是被钝器所伤;如果我料想的不错,死者跟闫凯文是熟人,是被闫凯文骗入房间之后杀死,然后换上了闫凯文的衣服被烧。”

心思缜密、手段残忍,闫凯文为了活命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时的谢孟智有点急了,“好一个闫凯文,居然敢这么猖狂,我必须把他给抓回来!”

江策朝他招了招手,谢孟智立刻把耳朵凑了过去。

江策在谢孟智的耳边说了几句,然后让他赶紧去一趟朱允强的别墅,立刻调查闫凯文的动向。

“属下立刻照办!”

谢孟智赶紧带人离开,去朱允强的别墅调查。

江策脱掉手套,一边往外走一边拨通了沐阳一的电话。

“老大,什么事?”

“帮我把江南区所有的出城路口都封死,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都增加关卡,对每一位出境的人都严格调查,禁止闫凯文出去。”

“收到!”

挂断电话,江策已经来到了外面,他站在门口的楼梯上方看着天空,自言自语道:“闫凯文,你以为这要就能跑了吗?”

“你未免把我江策想得太简单了。”

“你的‘死刑’我已经下达,你,只可以在程叔的头七死去;想跑?没门!”

……

别墅。

两辆警车停在外围,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出来。

谢孟智带着人往里走,边走边说:“所有人都给我站出来,在客厅集合!”

不多时,所有的人都在客厅站好。

朱允强一开始还以为谢孟智又是为了闫凯文自杀的事情来的,但看这个架势,似乎有点不对劲。

他疑惑的问道:“谢队长,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谢孟智冷冷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你不清楚吗?”

朱允强摇了摇头,“我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我还以为你们是为了闫凯文的死来的。”

“到了现在还给我装傻充愣?”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