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跪,直接把丁丰成给跪懵逼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活了这么大,一直以来都是各种装孙子,给人家赔礼道歉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竟然有人主动给他道歉。

最关键的是,这帮人还是比自己手段强硬的人。

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他战战兢兢的说道:“那个,不用这样,大家起来吧。”

头一回受到如此大礼,丁丰成自己都心虚。

搞笑的是,对方居然还不起来!

带头的人非常诚恳的说道:“不,我们不能起来,毕竟我们有错在先。是我们无理取闹,硬逼着您退出丁家,我们不对。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是特地来道歉的,请让我们在丁家的祠堂前忏悔吧,唯有如此,方能心安。”

“额……”

丁丰成挠了挠头,“你们要是愿意跪,那就跪着吧。”

转过话头,丁丰成问道:“你们海哥了?”

他们还以为丁丰成有意质问为什么海哥不来,赶紧解释道:“海哥他因为手臂受伤,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一时半会儿怕是来不了。不过您放心,只要海哥伤好了,就一定会亲自来赔礼道歉的。”

丁丰成更懵逼了。

海哥的手臂受伤了?谁这么大胆子?

他试探性的问道:“你们这么做,都是因为谁啊?”

那人非常诚恳的说道:“您就不要跟我们开玩笑了,因为谁,您不比我们心里清楚吗?”

丁丰成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走进了祠堂里面。

“爷爷,怪事,海哥的手下居然来给我道歉了!”

“而且海哥还受伤了。”

“真是奇怪,也不知道是谁帮我报的仇?”

丁仲呵呵一笑,似乎一切都早就在他的算计之内,掸了掸衣袖,淡淡说道:“谁帮的你,还用我说吗?”

丁丰成一愣,立即回想起一个人。

“江策?”

“不可能,他土鳖一个,哪有这个实力?”

话没说完,丁仲抬手就是一巴掌,扇的丁丰成两眼直冒金星。

“不许这么说恩公!”

恩公?

丁丰成一手捂着脸,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怎么老爷子的态度变化这么大?

不过,江策在临走之时确实说过要帮自己。

貌似除了江策,也没有第二个人说过类似的话。

平日里那些巴结讨好自己的人,此刻都跑的远远的,一个愿意靠近的都没有,更别说帮自己报仇了。

“难道……真的是他?”

如果真的是江策,丁丰成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丁仲一摆手,“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去跟人家道谢啊。丰成,我可告诉你,我们丁家能不能重新振作起来,就靠江策的了,他是我们的唯一指望,你可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

话是这么说,但丁丰成很是不解。

他好奇问道:“爷爷,你为什么突然之间对江策的态度改变这么多?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他的吗?”

丁仲笑了。

“以前是我有眼无珠,现在,我看清楚了,谁好谁坏,我心里明镜儿似的!”

“别废话了,走吧!”

二十分钟后。

丁丰成开车来到了丁梦妍的家门口,车子停下来之后,他犹豫好久才缓缓下车。

手里拎着一盒水果,想好要说的话,他才很不愿意的走向大门。

不是他不想道谢,而是难为情。

一想起从前对江策、丁梦妍做过的事情,丁丰成心里就觉得自己像个小人,实际上按照他从前的行为,那就是个小人。

来到门口,丁丰成看到江策正在给丁梦妍捏脚,夫妻俩有说有笑的,很是恩爱。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