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家,办公大楼。

此刻在董事长办公室内坐着的正是新任董事长——丁红耀。

他翻看着最新的人士目录,将所有老董事长丁仲爱用的人都给开除了,全部都换成了自己的党羽。

先清除异己,然后再更改公司的主营业务,他要将丁熔制造变成一家给自己捞钱的‘工具’。

想到高兴处,丁红耀忍不住笑出声来。

正在高兴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推开,丁紫玉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丁红耀有点不高兴,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即便是自己的妹妹,也不能任由性子乱来吧?

可还不等他开口责备,丁紫玉就抢先说道:“哥,不好了,出大事了。”

“大事?什么大事?”

丁紫玉喘着大气说道:“你不是让我去招标吗?失败了。”

丁红耀皱了皱眉。

他们准备的方案跟红包都没有问题,自身的实力也是准一流的,按照道理来说是不应该失败的。

但商场如同战场,没有人会一直胜利。

胜负乃兵家常事。

他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平静的说道:“失败就失败吧,其他招标的也都不是吃素的,一定有比我们红包给的更多,方案更好的吧?”

丁紫玉摇了摇头。

“不是,中标的人一分钱都没给。”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届的官方人员突然转换了性格,变得很清廉,把所有送红包的都喷了一遍。”

丁红耀笑了,“有这事?倒是很罕见啊。”

丁紫玉继续说道:“哥,你知道是谁中标了吗?”

“谁?”

“哥,你有点心理准备,我怕说出来会吓你一跳。”

“哦?你说吧,有什么人会让我吓一跳?”

“是……丁丰成!”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现场变得非常尴尬。

丁红耀一开始还不以为然,结果在听到‘丁丰成’三个字之后,整个人都坐不住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火气腾腾腾的往上窜。

“丁丰成?凭什么是那个废物中标?”

丁紫玉就把现场的经过详细叙说了一遍,丁丰成的改变让他感到震惊。

听完所有经过之后,丁红耀靠在了椅背上,默默思考着。

丁紫玉把她的担忧说了出来:“这个丁丰成不知道怎么就变得那么厉害,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妖怪给附身了。”

丁红耀噗嗤乐了。

“不是换了人,更不是被妖怪附身。”

“那怎么?”

“是有高人指点。”

“高人?谁?”

“江策。”

丁紫玉愣住了,确实,她在丁丰成的身上感觉到了江策的影子。

她询问道:“哥,你是说江策在背后指点丁丰成,帮助他中标?”

“是。”

“不可能啊,江策跟丁丰成是死对头啊。”

“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江策也不是那种会以德报怨的人,但是,丁梦妍会。”

丁红耀看人很准。

他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我们这个小妹的性格你应该清楚,天真善良,她是会为了保住亲友间的关系而选择原谅丁丰成的。”

“江策那么爱梦妍,自然会认同梦妍的观点。”

“所以表面上是江策在帮助丁丰成,其实内在里的推动力是丁梦妍。”

不得不说,丁红耀看人很准,一下就将问题的本质看清楚了。

如果真的是江策那种性格,不弄死丁丰成就算是客气的了,怎么可能还帮助他?江策所有行为都是为了丁梦妍。

他继续说道:“而且我的人刚刚汇报了两件事。第一,江策不久之前跟老爷子在祠堂有过长时间的交流,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第二,江策帮助丁丰成还掉了500的债务。”

丁紫玉听得头皮发麻,她说道:“哥,这事不对啊。照这个情况下去,江策是要帮助丁丰成坐上家主的位子!”

连丁紫玉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情,丁红耀怎么能看不出来?

他望着远处的天空,轻声说道:“本来我以为江策只是个外姓人,又跟老爷子矛盾深厚,我们抢夺家主的位子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他不会插手。”

“看来我还是算漏了丁梦妍这个点。”

“也罢,要来的挡不住。江策是吗?这个几乎被你们神话了的男子,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厉害。”

随即,丁红耀让他的心腹之人来到办公室。

鸿运企业——宁仑。

“丁总,您找我?”

“宁老板,不好意思,又有事情要麻烦您。”

“丁老板客气了,我这条命都是您救的,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能办的一定全力去办。”

丁红耀说道:“我想要你帮我查一个人的底细。”

“谁?”

“江策。”

“嗯?”宁仑皱了下眉头,“江策不就是你们老丁家的上门女婿吗?在浸梦科技上班,一个月几千块钱,还有什么好查的?”

丁红耀摇了摇头。

“一个每月几千块工资的上门女婿,是不会有那么大力量的。”

“他一定还有更深的身份。”

“必须查出来。”

宁仑点点头,“明白了,我这就去查,把江策底细查得清清楚楚。”

他转身离去。

丁紫玉不解的问道:“哥,你怎么肯定江策还有更深的身份?如果真的有,不可能连梦妍他们都不知道吧?”

“这就不好说了。”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