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博洋被问傻了,“我就给我妈吃了一点药。”

“什么药?”

“药方在这里。”

郑博洋将药方交给了医生,医生接过去一看,差点没有气死。

医生甩了甩药方,怒不可遏的说道:“博洋,你好歹也是医药大学的学生,对医学研究颇深,难道连最基本的医药原理都不懂吗?你母亲身体情况你再清楚不过,就这样,你还给你妈吃决明子这种阴寒的药物,你是嫌你妈活得太久、想让她早点投胎吗?!”

这一番话说的郑博洋目瞪口呆。

他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也想到过可能会有的结果,但是在石宽的劝说下,他放弃了对自己的信任。

郑博洋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药方是石宽先生给的,石先生他说……”

“石宽?呵呵。”医生说道:“那个满脑子就只有钱的石宽?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以前医药界在辛老爷子的带领下是多么的繁荣,再看看他,简直要把医学界给整垮了!”

“啊?石先生不是那种人吧?”

“怎么不是?”医生说道:“博洋啊博洋,我真是瞧不起你啊,今天你妈如果抢救不回来,那你就是罪魁祸首、杀人凶手!”

说着,医生把药方摔在地上,气哼哼的重新走进急救室,留下郑博洋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他眼巴巴的看着地上的药方,难以置信。

“我真的信错人了吗?”

“不可能啊,我一个穷大学生,石先生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回报?”

“他什么都不求我,不可能害我的啊,这里面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郑博洋痛苦万分。

如果真的因为药方害死了母亲,那他也不会活下去的。

“不行,我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郑博洋匆匆离去,叫了个出租,直接来到了医药社,虎头虎脑的冲进了石宽的办公室。

他双眼瞪的圆滚滚的。

一看到郑博洋这副模样,石宽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药,给你母亲吃了?”石宽明知故问。

“吃了。”

“结果怎么样?”

郑博洋咬着牙,挤出一句话:“我妈吃完药之后,病不但没有好,反而加重了!医生说,是因为决明子的缘故,加重了我妈的病。现在我妈还在急救室,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

听到这样的结果,石宽没有任何的惊愕,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

郑博洋问道:“石先生,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石宽笑了,“说什么?”

“你就不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吗?”

“解释什么?博洋,你好歹也是学医的,这点原理都不懂吗?你母亲什么体制,决明子是什么药,她能吃吗?”

郑博洋的手握成了拳头,“我妈不能吃决明子,那你还说什么兵行险着、以毒攻毒?”

“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石宽冷冷说道:“那我还说我是释迦牟尼转世了,你信吗?”

强词夺理。

巧舌如簧。

听到这种话,郑博洋再也受不了了,咆哮道:“石宽你个王八蛋,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要这么害我?我跟你拼了!”

还没等他动手,身后两名保镖立刻过来将石宽给摁住了。

他一个柔弱的大学生,怎么可能是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的对手?被摁的结结实实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石宽摇了摇头,“我也是没有办法,你别怪我。”

郑博洋吼道:“没办法?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想要钱的话,我没有!”

钱?

石宽笑了,“我知道你没钱,但是你有一副非常好的身体。”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博洋,我跟你说句实话,我确实有办法救你母亲,让她彻底摆脱疾病的困扰。”

郑博洋根本就不相信,“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这种屁话?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石宽说道:“你母亲之所以会疾病缠身,那是因为她的脾脏出了问题。石宽,只要你肯献身,把你的脾脏摘出来给你母亲换上,她不就能活了吗?”

“这……”

这好像还真的是一个办法,只是脾脏更换手术非常困难,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不过,如果是石宽的,那说不定真的能行。

可石宽还能信吗?

看郑博洋犹豫,石宽继续说道:“我也明白跟你说了,我之所以这么对你,就是看中了你身体里面的某些器官,想要拿出来给我的一位尊贵的病人换上。”

“但我是个守法的好公民,不可能干违法的事,所以我不可能平白无故杀了你,强行摘走你的器官。”

“所以我就……”石宽看着郑博洋,笑了笑,“所以我就把你逼上这条绝路,让你不得不听我的。”

石宽伸出两根手指头,“郑博洋,现在你有两条路可走。”

“第一,眼睁睁的看着你妈死去,然后你因为给母亲喂药成为杀人凶手,被判死刑。”

“第二,你选择自我牺牲,用你的脾脏换回你的母亲,我亲自帮你母亲做手术;作为条件,你身体的其他器官得捐给我们医药社,由我石宽自行处理。”

两条路,都非常难选。

石宽将一份协议书跟一支黑水笔放在桌上,“如果选择第一条路,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如果选择第二条路,就来这里签下协议书。”

“有了这份协议书,我就会给你母亲更换脾脏,你的器官捐赠也会合理合法。”

“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

石宽假装好人骗郑博洋给他母亲喝下‘毒药’,将他母亲送上断头台。

如果他母亲死了,郑博洋会内疚一辈子不说,还会成为杀死母亲的凶手,受到法律的惩罚。

可以说,郑博洋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他只能听从石宽的安排,献出自己的生命来保全母亲。

这么做,至少母亲还能活下来;一个人死去,总比两个人都死去来得好。

郑博洋哭了。

“妈,孩儿不孝,不能给您养老送终了。”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