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典型的小人行径,昨天胖子被江策给教训了,今天庞忠刚正好可以利用职位上的一点便利,限制江策出行。

这种人,两个字:恶心!

任芷兰说道:\"你有什么权利禁止江策出行?他在征信黑名单上吗?还是说他是通缉要犯?他任何一种都不属于,你凭什么限制他出行?\"

庞忠刚笑了,\"凭什么?就凭我是机场总经理!整个机场都归我管,你算个蛋?\"

任芷兰又急又气。跟这种人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

丑恶的嘴脸。

如果江策还是江南区总负责人的话,那打死庞忠刚都不敢这么跟江策说话。

现在江策是平民了。

庞忠刚也就无所顾忌了,根本不用给江策任何的好脸色看。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

曾经风光无限的江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小小的机场总经理给限制出境吧?

换成两天之前,庞忠刚就算是想要见上江策一面都需要提前申请报告。

现在庞忠刚却可以无所顾忌的站在江策面前,舔着肚子、仰着头,耍的一手好威风。

他说道:\"江策。你就死了心吧,今天你是出不去的,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我还跟你说,不光这个机场你出不去。所有的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出入站我都有人,你根本走不掉的!\"

\"江策,我要你知道知道得罪我庞忠刚的下场!\"

\"你已经不是总负责人了,别还拿以前那一套做事;告诉你,现在的你连一条狗都不如,给我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做人吧!\"

庞忠刚一挥手,\"给我把人赶出去!\"

两名警员立刻过去要把江策、任芷兰赶出去。

任芷兰急了,\"你们敢?!我跟你们拼了!\"

江策一把拉住了她。

要论身手,江策根本就不怵任何人,但是今天他绝对不能动手。

他不是歹徒,说什么也不能跟警察动手。

袭警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现在的他并没有犯罪,可如果动了手,那庞忠刚想给他安置什么罪名都可以。

不过……

这也不代表江策就真的可以任人宰割。

他冷眼看着不远处的庞忠刚,\"你好大的官威啊!庞忠刚,我给你10s的时间考虑,把路让开,或者……\"

庞忠刚一抬手,\"别废话了,告诉你,今天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走的。江策你也少吓唬我。现在的你一点权力都没有,任何人都调不动。你以为我还会怕你吗?省省吧,蠢猪!\"

江策仰起头,轻轻吐了一口气。

他更准备掏出手机拨打电话,结果一大群的警员就冲了进来,带头之人更是爽朗的笑着说道:\"江先生,您要离开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啊?害得我差一点错过送机时间。\"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江策曾经的下属--警队队长谢孟智。

庞忠刚一看谢孟智来了,脸色微微变化。

\"谢队,你怎么来了?\"庞忠刚明知故问。

谢孟智说道:\"这不是废话吗?江先生要离开江南区了,我不该来送一送吗?\"

庞忠刚冷笑道:\"他就是个普通平民而已,用得着送?\"

谢孟智脸色不悦,\"你怎么说话呢?江先生为江南区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大伙儿可是看在眼里的,而且江先生毕竟是上一任的江南区总负责人,就算是人走茶凉,也没有你凉的这么快的吧?\"

这时,任芷兰趁机说道:\"他凉的那可叫一个快!直接限制江策出境,还说什么各个机场、车站都有他的人,江策这辈子都别想出去!\"

\"什么?\"

谢孟智瞪着庞忠刚。\"你好狂妄的口气!一个小小的机场总经理,谁给你的权力限制他人出境?\"

庞忠刚冷笑道:\"江策打伤了我弟弟,涉嫌犯罪,我阻止一名罪犯出境,有错吗?\"

听到这话,谢孟智就明白了。

他解释道:\"你弟弟的案子我是知道的,他出手伤人在先,江策是出于自卫而已。再者说,你弟弟被捕也不是因为昨天的事件,而是因为他之前就犯下了一系列的伤人案件,那些都跟江策无关!\"

庞忠刚听得面红耳赤。

\"我不管!\"

\"反正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江策离开的。\"

\"你们谁都无法改变我的主意。\"

谢孟智怒了,\"庞忠刚,你好大的狗胆!\"

\"呵呵,那又怎么样?\"庞忠刚说道:\"谢队长,你又不是我的上司,管得着吗?江策。也就是一个退休下来的平民而已,更无权管我。今天,我就是这里的老大,我看你们谁能走得了?!\"

场面一下子就尴尬起来。

庞忠刚虽然不是官方人员。但他却是机场的总经理,机场受他的管辖,在这里即便是警察也不能动他。

很难办。

在这紧张的时候,另一伙人走了进来。

\"哦?是谁那么大的口气啊?\"

这是一个比较苍老的声音。

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见到一位满头白发但神采奕奕的老人,穿了一身灰白色的西装,收拾的一尘不染。

一看,就是一位高贵之人。

看到这人。庞忠刚一下子就泄了气,刚刚的那股神气劲儿全都没了。

这位老人,正是江南区航空局的张副局长。

章节目录

逍遥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字威尼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字威尼斯并收藏逍遥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