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公公厉声喝道:“放肆,在寿安宫当着皇太后的面,也敢这般横蛮霸道?”

玲珑夫人见一个太监也敢呵斥她,大怒,“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对我大呼小叫的。”

梅妃没想到玲珑夫人这般不知分寸,真是懊恼之际,如今赶了这趟浑水,真是千差万错。

皇太后神色狂怒,正欲发作之际,瞧了梅妃一眼,遂又隐忍了下去,只是厉声道:“来啊,相爷与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夫人请出去,以后没哀家的准许,不许踏入宫门半步。”

玲珑夫人这下慌神了,连忙跪下来磕头,“太后娘娘恕罪,妾身只是一时失言……”

“是失言还是本性如此,哀家不想知道,哀家也不屑与你这种打交道,悔婚之事,看在子安立功的份上,哀家不予追究,你们出宫去吧。”皇太后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玲珑夫人还想说什么,夏丞相却一把拉住了她,见她一脸的暴戾,心中竟生出了一分厌恶,“闭嘴,你还嫌丢脸不够吗?”

玲珑夫人当下就怔住了,她自从入了相府的门,他便不曾这么大声与她说话。

夏丞相灰白着脸躬身道:“太后娘娘,臣告退!”

既然皇太后不追究悔婚之事,他也不想纠缠太多了,只想赶紧离去,免得玲珑这个蠢女人再说错什么,让皇太后震怒。

夏丞相临走前,眸光复杂地看了子安一眼,子安毫无畏惧地与他对视,父女两人的眼光在空中交织出的硝烟,在场的人都看见了。

皇后皱起了眉头,心中想着怕是不能让夏子安出宫这么快,她虽有一身的医术,但是如何斗得过权谋极深的夏丞相与老夫人?

尤其,两人如今已经正式交恶,这个相府,怕是容不下夏子安了。

想到这里,她对杨嬷嬷打了一个眼色,并动了一根手指头,杨嬷嬷会意,躬身出去了。

慕容桀看在眼里,唇角缓缓地勾出笑容,这下玲珑夫人可有一顿好受了。

皇太后看着梅妃,面容严厉的说:“你的心思哀家看得很清楚,趁着尾巴还没有露出来,赶紧藏起来吧,哀家不希望看到有下一次。”

方才她隐忍,是为了三皇子的面子,再过两三年,三皇子就要封王了,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外人觉得他的母妃不中用。

梅妃脸色灰白,“臣妾没有什么小心思,太后不要误会臣妾,今日之事,臣妾也是被人误导了,但是臣妾以后会谨记,不是臣妾该管的事,臣妾不会再管。”

皇太后冷冷的道:“好好的教育三皇子,教育好他,你以后才会有福可享,他是皇帝的儿子,是哀家的孙子,没有人会委屈他,如果你这个做母亲的不懂得为他惜福,那么以后你就必定会害了他,哀家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休怪哀家把话说在前头。”

梅妃低着头,知道辩解也无益,太后也不会再相信她的话,只得低沉着头,声音闷闷的道:“臣妾知道了,臣妾告退!”

梅妃临走之前看了子安一眼,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摄政王会愿意娶子安这样的女子为妻,她知道自己为儿子筹谋的路又多了一条荆棘,这个夏子安不好对付。

梅妃娘娘走后,皇太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皇帝病倒才多久呀?这些人的心思就都露出来了,只怪太子太平庸了,文武大臣各有想法,便撺掇着生有皇子的后妃,谁都想做开山之臣啊,皇后是时候好好管教一下太子了,否则这太子之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要被人夺了去,你这个皇后就哭去吧!”

皇太后今日所言十分凌厉,当着慕容桀和夏子安的面半点情面都不给皇后与梅妃。

梅妃是心怀怨恨走的,但是皇后却明白皇太后所言句句真理,太子太过平庸,朝中看好他的人不多,因此才会有梅妃今日之事。

皇后敛声道:“母后言之有理,臣妾知道怎么做了。”

皇太后说完皇后,又看着慕容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虽有帝王之才,可是却无帝王之命,朝中风云多变,你这个做皇叔的,可得要好好的帮衬一下你侄儿,别让他孤立无援。”

皇太后说的是侄儿而不是太子,这叫子安听来似乎有些玄机。莫非连皇太后都不看好太子?可如今能坐太子之位的人,除了梅妃所生的三皇子,便只有梁王殿下了。

慕容桀听了皇太后的话,却是一脸玩笑的说:“儿子可没有这个能耐,还是等着皇兄好起来的时候再教教太子吧。”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