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丞相听到这句话,顿时像是被一盘冷水从头淋下,浑身冰冷。

他咬着牙,眸子里恨意顿生,想着袁氏背着他偷偷地爱着安亲王,他的怒气怎么都没办法熄灭。

他陡然跳下马车,吩咐车把式,“你先送她回去,本相还有事。”

玲珑夫人掀开帘子,冲他喊道:“你去哪里?”

夏丞相随即隐没在人群中!

玲珑夫人放下帘子,揉了揉火辣辣疼痛的脸颊,恨声道:“你就傻吧,她这样的女人,怎会爱上你?”

夏丞相直奔安亲王府而去,与安亲王断交多年,两人几乎都没怎么来往,但是在夏子安出嫁的时候,他还是给安亲王送去了请帖。

他是想息事宁人,就算两人再不能像当日那样友好,也最好不要成为仇人。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与袁氏也落得这个下场,在当初的痛快过后,他心头也曾对安亲王有过一丝愧疚。

但是,原来这么多年,袁氏心里始终爱的人是安亲王。

多可笑,他才是那个可笑的人。

这口气,他怎么也没办法咽下。

夏丞相这些年已经变得老练狡猾,若是寻常,他绝对做不出登门找安亲王的事情来,但是,他今天受够了打击,或者说这段日子,他受过了刺激。

从答应梁王婚事开始,他就陷入了一个旋涡里,夏子安悔婚,让他名誉尽毁。

慕容桀今日的设计,更是让他丢尽了脸面。他分明看到,皇太后与皇后都用嘲讽的眼光看他,因为他挑选了玲珑,专宠了玲珑。

但是,最让他没办法忍受的,是那幅画,陈玲珑送给他的定情信物,原来是属于安亲王的,是他的妻子送给安亲王的。

今天发生的事情,颠覆了他的人生。

从宫中出来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受尽万千荣光的当朝丞相。

他受不得这一口窝囊气,尤其,他更不能接受的是,这么多年,一直以为是他夺了安亲王所爱,他是胜利者。

但是,最后发现,他是最愚蠢的那个人。

他没有猜错,袁翠语嫁给他,是碍于父命难违。

她真正想嫁的是安亲王。

他怎么就那么傻啊?当年竟真的有一刻钟相信袁氏是曾爱他的,如今回想,却觉得任谁都会挑安亲王,不会选择他。

安亲王是那么的出色,出身又尊贵,曾立下赫赫战功,对她更是情深一片,谁不会选择那样出色的人呢?

来到安亲王府门口,门房见他来势汹汹,急忙走出来,“相爷来了?”

“王爷在吗?”夏丞相握住双拳问道。

门房道:“在,相爷请等一下,容奴才进入通报一声。”

“无须通报!”夏丞相一把推开门房,便奔了进去。

门房大骇,急忙追上去。

刚好安亲王在院子里练剑,见夏丞相来到,他长剑一收,俊美沉稳的脸露出一丝不悦,“你来做什么?”

门房赶到,连忙道:“王爷,相爷他……”

安亲王淡淡地道:“你先退下!”

“是!”门房瞧了夏丞相一眼,转身退了下去。

门房走后,夏丞相逼近一步,眼底狂怒如火焰般焚烧,那张世故的脸扭曲着,浸染了仇恨与厌恶,“慕容梓,你这个伪君子!”

安亲王冷笑,“有什么话就说,本王不想见到你。”

夏丞相一步步逼过去,安亲王缓缓地抬起剑,抵住他的胸口,眼底闪过一丝阴鸷,“站住!”

夏丞相捏住剑身,眼中怒气不减:“十七年了,你背着我与她私通,你是把我当傻子吗?堂堂亲王,竟做这种下贱的事情,你就不知道羞耻?”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