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与袁氏正说着,便听得外面传来喧闹之声。

子安听得出是玲珑夫人的声音,特别的尖锐,让人听见都觉得浑身的不自在。

袁氏皱起眉头,“她怎么来了?”

子安淡淡地笑了,“翠玉姑姑见我与大长公主今日一早才回来,便去告状了,老太太不会亲自过来,必定是叫她来的。”

“大长公主?”袁氏一怔,正想问的时候,已经听到慕容壮壮愠怒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你是谁啊?一来就凶巴巴的干什么啊?还带这么多人来?”

袁氏要出去,子安却拉着她的手,“不着急,这事和我们没关系,让公主跟她们闹一场就是。”

袁氏扬起疑惑的眸子,但是随即就明白过来了,轻轻地叹息一声,“子安,为难你了,为了保护我,你步步为营,时刻筹谋,像你这样的年纪,该是被爹娘捧在手心上的。”

子安冲她露齿一笑,笑得极为单纯烂漫,“母亲,有守护的人,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前生,她一直都希望自己有亲人可以守护,不指望着别人守护她,只求她可以守护自己所爱的人,但是,并没有,她就是一台工作机器。

袁氏把她轻拥入怀,“母亲会一直陪着你,我以前做错了,没有为了安安站起来,但是,现在母亲一定会保护好你,不许任何人欺负你。”

子安虽不习惯拥抱,但是,这感觉真不错。

两人掀开帘子,见杨嬷嬷也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可见她是领会了子安的心思,暂时不戳穿大长公主的身份,让她见识见识相府的“厉害”。

而果然,玲珑夫人因为不知道慕容壮壮的身份,竟让人把她拉下去。

慕容壮壮最受不得这种嚣张气焰的,她也不以身份欺压玲珑夫人,而是一把拉住玲珑夫人便说要跟她出去单挑。

慕容壮壮这些年没少出去混民间,她交朋结友都不以身份,用她的话来说,身份是上天注定的,但是学识武功才是自己辛苦学来的,要服人,就得用本事,出身从来都不算本事。

玲珑夫人被她拖得尖叫不已,唤下人上来帮忙拉开慕容壮壮。

下人上来拉开壮壮之后,杨嬷嬷才走出去,怒斥那些下人,“大胆,还不赶紧放开公主?”

一声公主,把玲珑夫人镇住了,她带着怀疑的眼光看着慕容壮壮,心中猜度真假。

慕容壮壮不像公主,但是最近她是真的怕了,因为忽然间夏子安身边多了很多贵人,都是宫里的人,像这个杨嬷嬷,本来是皇后身边的人,竟然派来府中伺候她。

她犹豫了再三,没有上前见礼,只当不相信地冲杨嬷嬷冷笑,“若公主驾临,怎没有依仗?净胡说八道。”

话是这样说,但是却马上带人走了,走得飞快。

慕容壮壮啊了一声,看向杨嬷嬷,“你不应该跟她说我的身份,把她吓跑了,这几个下人我也不放在眼里的。”

杨嬷嬷知晓这位公主的性情,更清楚她的武功其实就是花拳绣腿,往日在公主府或者宫里跟侍卫比划,谁不让着她?

所以她笑着道:“公主,不必浪费时间与这些人纠缠,您来不是有要事吗?先办正经事。”

慕容壮壮回头瞧了一下,正想问子安怎么这么久都没出来,便见她牵着袁氏从里屋走出来。

袁氏上前见礼,“臣妇袁氏参见公主。”

慕容壮壮看着她,神色有些诧异,“你就是袁翠语?老三一直思慕的人?”

这话问得太直白,就连杨嬷嬷见惯风浪的人多为之一惊,要知道,这里可是有内应的,那漱玉一看就知道不是忠心的人,太不安分。

而如今,漱玉便站在门口,听到这句话,她便看了过来。

杨嬷嬷本以为袁氏会不知道如何作答,但是她却落落大方地一笑,“是的,王爷可好?”

壮壮点头,“好是好,就是脾气有点古怪。”

“王爷的脾气一向很好。”袁氏显然不赞成她的话。

壮壮看着她,“我说的是老三慕容梓,不是老四老五。”

老四老五的脾气是好,但是老三慕容梓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她竟然说他脾气好?

“安亲王,人很好。”袁氏微笑着说。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