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拓在一个时辰之后,推门进来打算换班,却看到子安已经躺在床上,且睡得很香。

她侧身对着慕容桀,手覆盖在他的额头,应该是探着他的额头有没有发烧。

慕容桀倒是没睡着,他没有动弹,只是转动眼珠看着萧拓,示意他不要做声。

萧拓显得有些惊讶,但是,还是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

回到隔壁的房间里,他推醒苏青,苏青弹跳起来,“怎么了?又烧了?”

“不是,”萧拓坐下来,“但是,我看到他们睡在一块了。”

苏青听得没事,翻了个身,嘟哝道:“睡一块也没事,反正现在王爷也没法子做点什么。”

萧拓拉他起来,“但是王爷还让我不要吵醒她。”

苏青拉上被子,不耐烦地道:“可不是?人睡觉呢。”

“可是你见王爷什么时候这样关心过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啊!”萧拓戳着他的后背,“你不觉得诧异吗?”

“有什么好诧异的?不就是将就一个床吗?我今晚跟你还不是将就睡一块?”苏青实在是困得要紧,不想搭理他。

萧拓瞧了瞧他,躺了下来,又揪住他的后领子道:“那是因为这里只有两个房间,除非你愿意睡院子。”

“那不就是了吗?要么王爷睡院子,要么夏子安睡院子,都不合适吧?”苏青挣脱他。

萧拓双手放在后脑勺,“可以我们两个睡院子,让夏子安睡这里,王爷还睡那边啊。”

苏青的鼾声响起,显然已经又睡着了。

萧拓闭上眼睛,忽然又坐起来,一把拉起苏青,“不对,你说王爷是不是对夏子安动心了?”

苏青揉着眼睛,一脸无奈地看着他,“是又怎么样?”

萧拓瞪大眼睛,“是又怎么样?那夏子安可是悔婚梁王的啊,她名声不太好。”

“你名声好?这年头名声好的都是君子吗?你满朝文武逐一说一说,名声好的哪个真的人品好?”苏青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去,这节骨眼上,扯那么多闲话干嘛?

萧拓被他的话噎住了,确实也是,仔细想想,那夏子安似乎是最合适做摄政王妃的。

在这京郊的院子里,一切平静得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但是,在京中却掀起了惊天波浪。

摄政王尸体的失踪,让京中百官猜忌不已,也让皇室的人为之震惊。

在寿宁宫里,早有一大堆的文武百官跪在外面,请皇太后出面,主持朝政。

自然,不可能是真的让皇太后主持朝政,虽说本朝没有后宫不干政这一条法制,加上之前龙太后也曾摄政,后宫干政,是有先例的。

但是,他们的目的不是要皇太后主政,他们只是要皇太后拟定监国的人选。

所以,这些人,都是太子党的人。

皇太后看到外面黑压压的人头,简直是胆战心惊。

皇帝病倒才多长时间?太子一党便已经如此猖獗,这么多的人跪在她的寿宁宫前,真的当她眼睛瞎了吗?看不清楚他们想要做什么?

皇太后是真的伤心,慕容桀死了,连尸首都失踪,太子党的人竟在寻找了一天之后,就入宫来逼她。

没有人体谅过她的心情,那是她从小看大的孩子啊,从稚嫩的生命到独当一面,喊她一声母后,与她也有血缘的关系,无人来问她一句,无人来跟她说一声节哀。

在中午的时候,皇后也来了。

进得殿中,抚慰了几句,然后,便道:“母后,如今百官在外面跪着也不是办法,还是要早做定夺,国不可一日无君。”

皇太后眸色一冷,“皇帝还没死呢,你就说这句话,你就那么心急吗?”

皇后连忙跪下,“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觉得,摄政王薨了,国家总得有个人主事,您要么亲自摄政,要么早定监国人选,如今这举国上下,唯有您可以做主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