吏部尚书道:“如今皇太后拒绝不见,也不下旨让太子监国,更没说自己主政,这如何是好?我们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反而会让慕容川主动钳制我们。”

梁太傅阴沉着脸,并无说话,眼底的光芒越发冷厉,似乎心头已经有了计较。

皇太后坐在高座上,看着几年不见的南怀王,心里自然是有感触的。

“起来,让母后看看。”

南怀王走上前去,又复跪下,伏在皇太后的膝头,痛哭起来。

“儿臣不孝,未能承欢母后膝下,还连累母后要担心儿臣。”南怀王哭得十分伤心,眼泪浸湿了皇太后的裙摆。

皇太后不免心疼,也凄然泪下,“你孤身一人在南国,难为你了。”

“不,是儿臣罪有应得,儿臣当初太年少气盛,心头高,皇上贬谪儿臣到南国是对的,这几年,儿臣不断反思自己的过错,且与南国的名士来往,更明白在世道理,儿臣真的错了。只是,儿臣在南国,竟不知道皇上……”他说着,声音哽咽,男儿泪不断地落下,好不伤心。

皇太后抱着他,连连悲凉地叹息,“国运不济,国运不济啊!”

皇上重病,阿桀主政,却又出了这些事,这年头到底怎么了?

孙公公在一旁见两人都哭成一团,便上前道:“王爷,贵太妃日前也受了伤,加上摄政王的事情,她伤心过度,身子支撑不住,您还是赶紧出宫去陪着她,免得她想不开啊。”

皇太后松开他,抹了一下眼角,“是啊,你赶紧去陪着你母妃,她老年丧子,经历人间大痛,很需要亲人陪伴在身边,你赶紧去吧。”

南怀王磕了几个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咚咚咚作响,皇太后急忙亲手扶起,“好了,好了,该珍重自个。”

南怀王哭着说:“就让儿臣再磕几个,儿臣这些年,实在想念母后,想念大家,每逢佳节,儿臣对着京城的方向磕头,只是,母后却看不到。”

皇太后心软了下来,本来对他回京还怀着一分警惕和担忧,如今看来,他是真的改过了,竟冲口而出,“孩子啊,母后何尝舍得你在南国?这一次回来,多陪陪母后,多陪陪你母妃,回南国的事情,暂且不提。”

南怀王摇摇头,“不,办完皇兄的丧事,儿臣就回去了,如果母后思念儿臣,儿臣在返京探望。”

皇太后怜惜地道:“你这孩子懂事了许多,哀家对你放心,好,你且回去吧,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孙公公在旁边听着,不禁摇摇头,皇太后始终是心软啊。

南怀王走后,皇太后擦拭眼泪道:“这孩子如今是又黑又瘦,看来在南国过得很苦啊。”

孙公公道:“是的,南国靠近海边,日晒厉害,且海风也伤肌肤,王爷是京城人,气候不惯,饮食也不惯,自然就瘦一些的。”

“南怀王变了很多,跟以前相比判若两人,我们的担忧都是多余的。”皇太后说。

孙公公淡淡地道:“太后,从南国涉海回到内地,再从内地回到京中,南怀王能如此迅速回到,可想而知,这份心,让人……”

他把话止住,没有说得太明白,希望皇太后自己能领会。

皇太后自然领会,但是却微微责备地道:“你啊,杞人忧天,多虑了,他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回到,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莫非他能早知道阿桀出事?荒谬,必定是在得到消息之后才回京的。”

孙公公见她这样说,便不再辩解,只是留了个心眼。

从下旨到接旨回来,这个时间太迅速了,不得不防,尤其,他还是南怀王。

南怀王出了宫,翻身上马,便急速往摄政王府而去。

贵太妃见到阔别多年的儿子,泣不成声,“你可回来了。”

南怀王却轻轻地推开她,“母妃,他的尸体为何失踪?就没有派人去找吗?”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