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院子外。

萧拓在门口做了一个牌匾,挂在院子外的门楼上。

牌匾上写着“快活楼”三个字,这个牌匾他一直想弄,但是苦于之前忙碌,顾不上,如今趁着慕容桀在这里养伤,便与苏青两人亲手做了一个牌匾。

慕容桀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但是子安吩咐,不能走太远,只能是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几下。

“凶女人呢?”慕容桀走出来,见两人在挂牌匾,便问道。

“说是到山脚下采药,去了有半个时辰了,还没见回来。”萧拓道。

苏青说:“不用担心,这里附近都是我们的人,如果她不怕老鼠蟑螂,估计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慕容桀皱起眉头,“谁说担心她了?快,你们进来,给你们尝点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啊?”苏青听得有好东西,手里抡着锤子就进去了。

萧拓看着牌匾,心满意足地笑了一下,也跟着进去掏好东西去。

慕容桀拿了三个碗,然后从酒坛子里倒出三碗烧刀子,酒香扑鼻,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苏青看得垂涎欲滴,但是还是摇头说:“这不行的,大小姐禁止王爷喝酒,也禁止我们喝酒,说如果我们喝酒王爷的酒瘾一定会起的。”

萧拓快步进来,酒瘾已经被勾了起来,这几天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分明有一坛酒在,却半滴不能碰,反而是王爷每天都可以用棉花蘸着酒湿润嘴唇,看得他可馋可馋的。

“你傻啊,谁让你喝了去跟她说呢?”萧拓小跑着去厨房,“昨夜里还剩下点炒番豆,拿出来下酒。”

他跑进厨房,找了一下,在锅里看到昨夜吃剩的半盘番豆,正要取出去,却见夏子安手里提着两条鱼背着一些草药进来。

“回来了?”萧拓神情错愕,“这么快?”

“嗯,很近的,你饿了?”子安见他端着昨夜吃剩的花生,好吧,他们叫番豆,便问道。

萧拓抓了一把放入口中,一边咀嚼一边道:“是啊,午膳没吃饱,你还抓了鱼?这么厉害啊?只两条是不够的,我一人就能吃两条,要么你再去抓,多抓几条,咱今晚开大餐。”

“够了,回头侍卫肯定得拿野兔子过来,鱼是生吃的,我回头给你们做生鱼片。”她把东西放下来,便往屋里走去。

萧拓急忙拦住,“生鱼片?什么生鱼片?怎么做的?要不你现在做,我饿了,饿得很,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等一下,我先进去帮王爷换药。”子安绕过他,进了屋中往房间走去。

房间里好大的一股酒味,子安猛地掀开帘子,却见慕容桀躺在床上,掀起了衣衫,苏青手里捧着一碗酒,用棉花蘸着酒往慕容桀的伤口扫去,见她进来,他不慌不忙地道:“回来了?王爷说伤口有点痒,我便学你那样给他伤口涂抹点酒,这叫消毒,是不是?”

子安本是要进来为慕容桀消毒清理伤口的,见苏青做得像模像样,便道:“嗯,是这样,剩下的我来吧。”

苏青端着酒站起来,道:“嗯,你来吧,哎,弄得我一身都是酒味,可不爱这种味道,呛鼻得很。”

慕容桀淡淡地道:“本王每天都是一身酒味的。”

刚才就听到萧拓与子安说话的声音,两人顿时一人一碗先灌下去把碗往花盆后面藏着,然后拿起萧拓那碗去疗伤,用来掩饰这些酒气?

萧拓跟着进来,一脸嫉妒地看着两人,手里抓着花生吃,隔夜的炒花生依旧干脆,咀嚼得叽喳作响。

他一屁股坐下来,看着那就酒坛子,酒虫子着实勾得厉害,心里痒痒的,便生了主意,“这坛子放屋里着实有些碍地方,我拿出去吧。”

说着,把花生放在桌子上,去抱那坛子。

慕容桀厉声道:“放下,本王每天都得消毒,你拿出去多不方便,放下放下。”拿出去以后偷喝可就不方便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