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进了厨房,开始着手弄饭菜。

这两天,萧拓与苏青不断地外出,然后三人在房中商议事情,她虽没有全部听到,但是,零星的消息串联起来,也可知道如今京中局势紧张。

昨天听到萧拓说,已经开始部署,子安不知道他们部署什么,但是必定是有危险的,慕容桀如今伤势没好,要回去冒险作为大夫肯定是不赞成,但是,她没有阻止的理由和权力。

萧拓去拿酒,苏青进来帮子安杀鱼。

子安问道:“苏将军,我听你们说南怀王回京了,南怀王不是王爷的亲弟弟吗?怎么你们像是很……不喜欢他的样子?”

苏青刮着鱼鳞,道:“好比夏丞相是你爹,你喜欢他吗?”

子安便不说话了,是的,有些人名誉上是亲人,血液里有流着相同的血,可心没在一起,便不是亲人。

在夏槐钧的心里,他的荣华富贵,他的官途前程,重于一切,所以,任何亲人他都可以利用甚至牺牲。

他疼爱夏婉儿,但是还不是一样要用夏婉儿来笼络太子?

想起夏霖,她的心又禁不住一阵痛楚。

苏青如今对她早就没了防备,所以便继续说:“如今京中人人都以为王爷死了,各方势力都在谋夺主政之位,南怀王这一次回京,也是为此而来。”

“好大的一台戏啊。”子安说。

苏青耸耸肩,“也好,大家都别藏着掖着,你父亲如今与太傅来往很密,看来,你的妹妹是做定了太子妃之位啊。”

子安不置可否。

按照如今她所知道的局势,太子慕容桥与夏婉儿的婚事一定会被提上日程,就算皇后很不情愿,却也不能错过在这个时候拉拢丞相。

苏青继续说:“这京中局势啊,你这个小女子是看不明白的,但是你以后要嫁入王府,我便跟你说说王府的情况,你要不要听?你要听的话,今晚的桂花酒,你给我私藏一点。”

子安磨着薄刃,头也不抬,“成交。”

苏青压低声音道:“私藏的事情不给萧拓知道,他会偷喝的。”

“好。”子安快速磨刀,这回头得切生鱼片,但是,不排除苏青继续啰嗦下去,她得先切了苏青。

苏青听得她答应,便说了,“王爷是没有正妃,这点你知道的,却有一位侧妃,孙侧妃,这孙侧妃是有来头的人,她是梁太傅夫人的娘家小侄女,梁太傅防着咱王爷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这孙侧妃在府中的身份,以你不算聪明的脑袋应该也能猜到,她就是来做内应打探消息的,咱王爷正眼都没瞧过她一眼。”

“不喜欢为什么不打发出去?”子安倒不是说介意这个孙侧妃的存在,而是觉得以慕容桀的性子,如果他真的看一个人不顺眼,不见得会容忍在府中。

“所以说你这就不懂了吧?孙侧妃是要来做内应的,打发出去多不好玩啊,偶尔你得让她带点消息出去。”

子安听到这里就明白过来了,留内应在身边,是防着有一天,可以反利用。

这个慕容桀,是真的物尽其用,环保人士啊。

“王爷跟贵太妃的关系怎么样?”子安比较好奇的是这个,因为,她心里有所怀疑。

贵太妃在宫中表现的那一幕,和在将军府乃至王府表现得相差太远,让她觉得,贵太妃并不希望慕容桀痊愈一样。

做母亲的不救自己的儿子,在她以前所处的那个社会里,很少见,但是,在这个时代,经历了相府一役,她觉得,这种畸形的亲子状态,人们都比较容易接受,是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吗?所以一切包括亲情都被权力弱化了。

苏青对于子安的这个问题,也认真想了一下,然后只说了一句,“贵太妃是王爷的母亲。”

子安把刀冲洗了一下,“诚然,这点大家都知道。”

苏青没有再说什么,仿佛找不到可以说的。

子安便又问了,“这个南怀王与王爷的关系怎么样?”

“比你和夏婉儿的关系差一点。”苏青淡淡地道。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