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会做很多次的选择,每一次,她都是谨慎,唯独在婚姻大事上,她太过“果断”了。

其实,她很早就知道夏槐钧,他十八岁为官,一直战战兢兢,一心为民,到二十二还没成亲,所有人都说他有上进心,聪明,擅长人际关系。

她与他交谈的时候,他展现出了他有抱负的一面,他的稳健,内敛,聪敏是那些才俊公子所缺乏的。

一失足,便成千古恨。

但是,在子安被打死之前,她对夏槐钧乃至陈玲珑都没有过多的怨恨。

正如他今天所说的那样,所有男人都三妻四妾,她凭什么要求夏槐钧对她专一?她不是所有人眼中的贤妻,因为她嫉妒小气,没有容人之量,连一个妾侍都无法容忍。

这是她的原罪。

若不是子安惨死,她或许到死,都只会憎恨自己。

夏丞相最终是转身离去,他恨这个女人,恨之入骨,但是,他明白这种恨来自何处,是来自她的不妥协,来自她的孤高,来自她的荣光,来自她曾那样爱过他而他错过了。

所有女人都愿意为自己的夫婿付出以及妥协,但是她不愿意,所以她没有资格说爱过他,他也不会承认,当初娶她的时候,除了跟安亲王以及她的裙下之臣炫耀之外,还有那么丁点的爱意。

摄政王府!

子安今日自打进了王府,便忙个不停,喂鱼,种花,除草……

最后她更是得摄政王慕容桀的“高看”,准许她去为他收拾房间。

之前一直都在厢房里为他疗伤,没有去过他的肖云阁。

今日是头一次进入,而且,还不许侍女和陈柳柳帮忙,他一大条道理砸在她的耳边,“本王从不准许任何女子踏进本王的屋中。”

与她一同倒霉的,还有苏青。

倪荣是可以进去的,但是倪荣今天出了任务,没在府中。

进了肖云阁,看到满地的狼藉,苏青吞了吞口水,“每一次我来帮他收拾的时候,若不喝上一杯,人就会变得很疯癫。”

子安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她看着苏青,苏青连忙道:“今天可以不喝。”

这个夏子安,似乎不太喜欢人家喝酒。

子安轻轻地叹气,“来两杯,我那份要加大。”

不喝点酒,她也会变得很疯癫。

她没有见过这么乱的屋子,正确来说,这里除了椅子桌子和床的摆放是整齐的之外,所有的东西都是横七竖八的。

衣橱打开,一大堆的衣裳乱七八糟地塞在里面,鞋子有十几双,如今凌乱地丢在地上,东一只,西一只,毫无逻辑可言。

有一只破碎的花瓶在窗边地下,花瓶的碎片撒了一地,有一滩水迹,将近枯萎的芍药垂头丧气地躺在地上。

而这一切,都只是冰山一角。

“苏青,侍女们为什么不进来收拾?”子安压根不相信什么不让女人进房间的鬼话,他如今是变着法子来折磨她了。

“肖云阁没有侍女。”

“那小厮呢?”子安惊讶地问。

“小厮?”苏青想了一下,“小厮倒是有的,以前进来收拾过一次,但是他很不满意,发了一通大火,自此之后,便是我与倪荣两人收拾,萧拓也收拾过,但是你别指望萧拓,他的房间比这里还乱。”

“萧拓也不让女子靠近吗?”子安觉得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人?但凡是正常的男人,都主动地靠近女人,且喜欢女人主动靠近。

“从不喜欢。”苏青显得很得意,“所以,但凡和他们出去,我和倪荣虽然不是最吃香,但是总可以满载而归。”

他话里有话,配合一个下,流的笑,子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两人饮了一杯酒,开始动手模式。

子安实在是不相信,“他真的从没让女人踏入过房间?”

苏青摇头,“没有,柔儿都不能进来,对你是例外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