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知道现在不是找夏泉的最好时机,但是如果桂圆离开了夏至苑,就有可能出事。

一饭之恩,她铭记在心,而且桂圆这一次是受她的牵连,若不是西门晓庆要对付她,也不至于拖累了桂圆。

子安找到夏泉的时候,他正在花园里指挥下人搬弄椅桌和摆放餐具。

子安上前道:“夏泉,我屋中人手不够,今个开始,桂圆到我屋中去帮忙。”

“大小姐,这事儿奴才也不能做主啊,您还是亲自去找老夫人吧,如今新夫人还没管理府中的事情,府中暂时由老夫人主理。”正如子安所言,夏泉没有答应,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子安盯着他,淡淡地道:“我不是来求你,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桂圆从今日开始调到我房中伺候,且不受相府的工钱,由我单独支付。”

夏泉怪笑了起来,“大小姐这话说得,活像您的银子就不是相府的银子似的,大小姐的人都是相府的,更不要说银子了。”

子安也冷笑起来,眸色冷寒,“是吗?相府还真对我恩重如山啊,便劳烦下管家去回了老夫人,感谢老夫人和相爷十几年的恩情,但是桂圆,我是要定了。”

夏泉摊手,一脸无奈地道:“大小姐还是与老夫人说吧,不过,也不说奴才不卖大小姐的面子,桂圆是府中的下人,大小姐屋中缺人,自然是可以调去用的,只是,老夫人给了奴才调动下人的权利,但凡府中有要紧事,需要用人,还是得把桂圆调出来的。”

子安盯着夏泉,“夏泉,我把话说在前头,你听清楚,桂圆从现在开始,是我夏至苑的人,谁也不能调走,谁敢调走,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夏泉竟然大笑起来,“大小姐啊,你这夏至苑迟早不也是新夫人的吗?桂圆调到夏至苑,日后还是要伺候夫人的。”

看着夏泉那张狂笑狰狞的脸,子安揉了一下拳头,猛地出拳,一拳挥打过去,夏泉早就看到她要打过来了,后退一步,正想冷笑说话,裆部却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他后退的时候,刚好给子安足够的空间出脚。

子安转身,冰冷地撂下一句话,“夏泉,你的脑袋暂时寄存在你的脖子上,我会来取的。”

夏泉恨意顿生,顾不得疼痛,也冰冷地回了一句,“好,我便等着大小姐,只不过,桂圆是不可能给大小姐的,卖身契在老夫人那边,你有本事便去拿。”

子安知道府中的下人都有卖身契,这个卖身契是受到大周律法保护的,有这张卖身契一天,桂圆都是相府的人,受到相府的驱使。

但是她不可能再让桂圆落在他们的手中,这张卖身契,是偷也好,是要也好,都必定要拿回来的。

“怎么气鼓鼓的?谁气你了?”陈柳柳见子安一脸生气地过来,问道。

“没事,一个狗仗人势的东西。”子安沉静下来,四处看了一下,“王爷和萧拓呢?”

“说是去后花园那边闲逛一下,他们今天一天都很怪,总是这里走一下那边看一下,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陈柳柳道。

子安想起之前苏青说夏槐钧跟疯人岛的事情,莫非,他们怀疑相府藏起了那疯人?

不过她是真不明白,夏槐钧让人带个疯子回来做什么?莫非他早就知道这个疯子有病会咬人?

“对了,晚宴的时候有舞火龙看,你知道吗?”陈柳柳兴奋地道。

子安怔了一下,“舞火龙?”

“是的,方才有下人拿着单子过来,还有杂耍呢。”陈柳柳把单子给子安看,这份单子,子安之前看过的,但是,没有舞火龙。

而现在陈柳柳给的单子,赫然写着舞火龙几个字,看样子是新增的节目。

“舞火龙可好看了,我最喜欢。”陈柳柳兴奋地说,“本来祖母说不吃正宴,要回府了,可我要看了舞火龙才走。”

子安看看四周的人,似乎都很雀跃,看来这个舞火龙确实是挺让人喜欢的节目。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