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保继续说:“第四,火龙游行的时候,许多人跟随着前往,陈柳柳差点被烧的时候,你说当时有很多下人在,既然有下人在,又知道侧屋有人的情况下,为什么不马上进去通知疏散?”

夏丞相出来说话了,“太保,当时许多下人都不知道侧屋有人,且忽然起火,让大家阵脚大乱,又忙着疏散跟随的人,一时忘记也是有可能的。”

太保厉声道:“好,就当跟随的下人不知道,但是当时晓月派出的人是一直盯着,这个人为什么不去通知?”

老夫人蹙眉道:“场面混乱,未必是太保所想的那样简单,太保何必激动?”

太保看向老夫人,“是的,未必是老夫所想的简单,或许更复杂一些,是不是啊老夫人?。”

老夫人不说话,实在是没有什么话好说,她心里明白梁氏与夏子安的杯子压根没有撤走,是他故意设的陷阱,让西门晓月承认她的人撤走了杯子,为什么撤走杯子而不撤走其他的餐具?单这一点,便可以大做文章。

她也不能否认说没有撤走过杯子,因为她不愿意与此事扯上关系,能撇清就尽量撇清,太保今天来,不是为梁氏做主,而是真的要调查此事,西门晓月倒霉是她的事情,只要不牵连她入内就好。

而且,不管有没有撤走过杯子,西门晓月既然承认,那么,撤走杯子就是“事实”,没有其他反证,就会顺着这条线摸下去。

太保问西门晓月,“还要老夫问下去吗?或许可以问问夏家的二小姐和太子为何牵扯进伤人一案去。”

西门晓月已经几乎虚软在地,夏婉儿听得此言,也有些惊愕,但是想起前因后果,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太保看着西门晓月厉声道:“你的口供前后不对,纵观那日发生的所有事情,再加上你事先转移了首饰箱和值钱的嫁妆,几乎可以肯定,你是知道侧屋会有一场大火,晓月啊,你最错最错的,便是被人利用,你不该让你的人去找舞火龙,如今与舞火龙那边接洽的,是你的人,而且开出去的银票,也是属于国公府的。”

西门晓月的面容陡然苍白起来,想起那天说请火龙的时候,本来她的原意是让相府的人去办的,因为府中的下人都被调到前院去伺候宾客。

银子自然也是她先出的,国公府给的陪嫁里,就有银票,她便拿了银票支付。

本来之前说过的,如果出了事情,火龙是发生在相府的意外,衙门就算介入调查,但是表面证据没有多少的话,最终还是会断定为意外,可后来又出了新房起火的事情,还留下了纵火痕迹,两者串联起来,衙门就重视了。

如果再严刑逼问火龙那边,只怕是要出纰漏的,而且,确实已经开始从火龙那边入手了,因为,太保已经知道,他们收的银票,是国公府的。

子安见老夫人和夏丞相虽然听出了太保的弦外之音,但是两人却故作不知,其面皮之厚,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太保站起来,环视了众人,最后落在西门晓月的脸上,疾言厉色地道:“今日你说的话,老夫都记住了,也会如实告知刑部,作为落案的口供,不要质疑,老夫是有办案权的,刑部已经委托老夫协助侦办此案,今日先不动你,但是明日,衙门的人就要找上门来。”

李氏尖叫一声,“您这是什么意思?合着你是帮着外人来欺负我们西门一族的人?”

太保没看她,只是看着晋国公,冷冷地道:“你说句话。”

这没头没尾的话,让晋国公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但是他很快就明白太保的意思,如果国公府如今置身事外,还来得及。

他当下义无反顾地道:“若相府起火一事,真的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人刻意为之,不管此人是谁,哪怕是我国公府的人,也必定按照律例严刑查办。”

国公府如今还没牵扯进去,事实上,这趟浑水也不该沾。

“祖父!”西门晓月悲哭一声,没想到自己的祖父竟然可以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

太保盯着晋国公,厉声道:“有你这句话,老夫就放心了,以后警醒一下底下的人,尾巴都给我夹紧一点,若要惹出个什么乱子,老夫一律不保。”

晋国公脸色灰暗地道:“谢太保提醒,我会记住的。”

晋国公知道,今日这事儿,本来可以在这里摊个明白,但是,太保却没有继续追究下去,是给了国公府的颜面,保存一点尊严,至于刑部和衙门之后如何调查如何抓捕,只要不是发生在国公府,他就可以置身事外。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