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晓月彻底崩溃了,疯也似地冲梁氏大喊,“你不依不挠地到底想怎么样?我都被你害成这个样子了,你还不罢休吗?”

明日衙门的人找上来,她或许就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了,梁氏竟然还不依不挠地与她作对。

晋国公对梁氏刚才的指责感到十分的愤怒,如今见她又意图拦阻西门晓月,不由得动了真火,甩了脸子道:“你还想做什么?有什么冲着我老头子来。”

梁氏回头,冷冷一笑,“放心,父亲,既然今日我不惜一切地豁出去,便不留半点情分,和西门家的账,我们回头再算,现在,我要跟相府算一算夺命之仇。”

晋国公见她如此冥顽不宁,和以往大反其道,气得两眼发黑,命人把大门一关,疾言厉色地道:“好,我便看你要怎么算,来啊,先命人去收拾好二夫人的东西,这笔账算完,她该滚蛋滚蛋。”

看来不动点真格,她是不知道厉害的。

“父亲!”西门二爷连忙劝说,“使不得,使不得。”

晋国公指着儿子的鼻子,破口大骂,“这等泼妇还留来做什么?你还有没有点出息啊!”

西门二爷苦哈哈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本想提醒父亲,这么多年都是梁氏帮补家计,国公府才有今日的奢华,若梁氏走了,日后国公府可就没那么滋润了。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说出来,只盼着父亲能领悟。

但是,国公爷震怒之下,哪里想得起那么多?加上这么多年梁氏的给予是最初几年他重视一些,后来都视为习惯,当做是府中收入的一部分,哪里记得是梁氏从娘家挖回来的?

谁知道梁氏对他说的话压根不在乎,只是看向子安,“夏大小姐,侧屋起火这笔账,你要不要与我一同算?”

子安知道她今日让自己来,绝对不会是看一场热闹这么简单,梁氏是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好吧,横竖,这笔账也该好好算算了,在相府算也好,在国公府算也好,只要是对象没错就好了。

国公府的大门重重关闭,下人都被遣到了外面,刀老大和小荪也都在外面,刀老大拿着鞭子,坐在廊前石阶上,听着里面的动静,仿佛稍有不对劲地时候,便要破门而进。

夏婉儿一把拉过子安,厉声呵斥道:“你不要多事,这是国公府,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给我们相府丢脸惹麻烦。”

夏婉儿是担心子安得罪了国公府,国公府便不会支持她,父亲说过,这个晋国公可以在皇后和皇太后面前为她说好话,那日太子已经生气了,她必须要依靠国公府。

子安冷冷地道:“我又不要脸,怕什么丢脸?”

“你如果不是相府的人,谁管你要不要脸?总之你给我闭嘴,否则有你好受的。”夏婉儿警告道。

姐妹这边僵持不下,梁氏却已经一把拽住西门晓月的头发,凶狠地问道:“说,为什么要连我一块杀死?”

梁氏的忽然动手,让在场的人都措手不及。

晋国公把大门关上,本以为可以震慑到梁氏,没想到她竟然这般横蛮,话都没说两句便开始动手了。

西门晓月被她拽住,尖叫起来,李氏冲过去救女儿,被梁氏踹了一脚,厉声喝止,“再过来,我就她的头皮生生扯下来!”

说着,用力一拖,直把西门晓月拖得在地上打了一个旋,痛得嚎叫起来。

李氏对晋国公哭道:“父亲,您看她,已经无法无天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