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丞相只得忍住一口气上前对梁氏道:“你先放开她,有什么不能好好说?”

梁氏扬起铁青的脸,“你们什么时候与我好好说过?我从侧屋逃出来之后,被安置在夏至苑,那时候你们相府的人怎么不过来跟我好好说?夏丞相,如果你要保得你相府一家平安无事,今日就无论如何都得给我一个交代,夏大小姐要什么和离,我不管,我只要你休了西门晓月。”

“什么?”

此言一出,李氏首先便吼了起来,指着梁氏便大骂,“你还说你不是嫉妒她嫁给了丞相?她好歹是你的侄女,你怎么能这样对她?你好狠毒的心肠啊,她已经死过一次相公,若再一次再被人休出去,这辈子就完了。”

梁氏冷冷地道:“关我屁事,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如果她知道要好好过日子,就不会连我这个二婶都搭进去,别以为我好欺负,这些年我明里暗里给你们大房多少好处?你们没念着我半点好,如今还想杀我?我那些银子就是扔进大海,还能闻一声响!”

西门晓月看向夏丞相,忍住痛楚道:“你不会的,是吗?”

夏丞相面容复杂,且不说西门晓月已经毁容,就算没有,如今衙门一定是盯死了她,不放弃她的话,相府也得惹一身臊。

但是,这话他却不能回答,至少,不能让晋国公认为他要放弃西门晓月。

所以,他看向梁氏,“二夫人,你不要太强人所难,我是不会休了晓月的。”

梁氏哼道:“是强人所难吗?我觉得我是帮了你,但是我不管,你们相府是外人,你们起了歹毒心肠要害我,总会有报应的,但是西门晓月却不是,她是国公府的人,受过我不少的好处,她忘恩负义要害我,我就不能放了她。杀她要偿命,最好的办法,便是让她再被休一次。”

子安不得不为梁氏叫好,她这招够狠毒的。

不过,再狠毒,狠毒不过夏丞相。

他分明也想休了西门晓月,但是他表现出一副极力维护她的样子,那么西门晓月在落难的时候,就一定会为自己找一个退路,这个退路,就是相府,她会心存盼望能回到相府,因此她不会供出夏丞相。

晋国公气得两眼翻白,如果西门晓月被休,他的老脸就要丢尽了。

本来难得攀上丞相一家,如今却被拦腰砍断,砍的还是他国公府的人,让他憋屈的不得了。

他终于觉得,当他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控中的时候,有些人已经窜起来,迅速掌控了局面,他这个过气的晋国公,如今也是无能为力的。

他跌坐在椅子上,看着哭哭啼啼的李氏和西门晓月,知道如果他不出声让夏丞相休了西门晓月,给梁氏示好,那么,梁氏真的要追讨这些年给国公府的银子,他是还不起的,他不愿意临老还成为别人的笑柄。

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但是都抵不过现实,他看着夏丞相,“相爷,写休书吧。”

“不,不!”西门晓月尖叫着,使劲地挣扎站起来,推开梁氏,跪在了国公爷的面前,“祖父,不可以的,若休了我,我还能活下去吗?”

夏丞相也道:“对,国公爷,我们或许还有别的法子可以解决的。”

他说或许,其实就是跟国公爷说,没有法子的,目前只有顺从。

但是他的这个表态,西门晓月却以为他是极力维护自己,拉着他的手哭着说:“对,相爷,你不能休了我,今日是三朝回门,你不能休了我的。”

夏婉儿也觉得很生气,她在西门晓月嫁过来的时候便下跪磕头敬茶,且喊了一声母亲,如果说西门晓月被休出去,那她不是白跪了吗?她是多了一个没用的母亲啊。

本以为西门晓月有多厉害,能给自己多大的支持,却没想到,中看不中用,绣花枕头一个。

她实在是大失所望。

子安没管那边,只是在这边与老夫人说和离的事情。

“老夫人,和离一事,您今天就给我一个答复。”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