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柳柳掩住嘴,盯着子安画的图,眼睛都直了,“这个男人是谁啊?多健壮啊,为什么脸部还没画清楚?这一个个的黑点是什么啊?哟,你连这部位都画出来了?子安你太不要脸了,太不知羞耻了。”

子安面无表情地道:“把你的哈刷子擦一下,不要沾污了我的画,这是经脉和穴位图。”

“穴位图?是你要用来练习医术吗?”陈柳柳问道。

“没错。”子安收起来,看着陈柳柳那张失望的脸,“等你以后成亲了,就会知道男人的身体其实也不是那么的美好。”

“你怎么知道?莫非你看过?你看过谁的?”陈柳柳眼巴巴地看着她问道。

“没看过。”

“你没看过你为什么画得那么传神啊?尤其男人那里,不过我也见过的,以前我也老盯着堂弟的小咕咕看。”陈柳柳神秘地说。

“你这银贼!”子安失笑,“好了,你不是说今天有事办吗?怎么还不去?”

“不着急,回去的时候再顺路经过礼亲王的府邸拿些东西给祖母。”

“礼亲王府?”子安心中一动,想起礼亲王说休克两个字。

“我横竖今天也没事做,不如我陪你去一趟礼亲王府,之前他帮了我,我还没登门致谢的。”子安说。

陈柳柳道:“那敢情好,横竖我也不喜欢对着他,可严肃了。”

子安很希望礼亲王也是穿越人士,那么在这个时空里,还有自己的老乡在,不至于那么孤独。

但是,会有这个可能吗?

她对这个年代的背景始终不太熟悉,大周与外国的经商来往都了解不多,更不知道这个年代对应她所在的历史朝代,到底是哪一个。

西医在现代是被成为现代医学,是一门建立在科学和实验的基础上的全新医学体系,真正以机械理论应该是在十七世纪左右才开始推行,休克这个词是英文翻译过来的,又按照大周朝目前的文明发展,推断大约是在唐朝,那么,休克这个泊来物,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

所以,她决定去试探一下礼亲王。

说动身就动身,子安留下大刀带着小荪便跟着陈柳柳走了。

一路上,陈柳柳还一直问子安画穴位图是不是另有用意。

子安说:“我答应了皇后娘娘要为梁王治疗腿伤,如今梁王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羊癫疯容后再治,先把他双腿打断。”

陈柳柳大吃一惊,“子安,你在说笑吧?”

子安耸耸肩,“不,我说真的,梁王为人残暴,伤害了那么多女子,打断他的双腿,算是便宜了他。”

陈柳柳脸色凝重,调整了一下姿势,“子安,我跟你说点事。”

“什么事?”

陈柳柳说:“其实外界对梁王的评价,都是有失偏颇,他其实一点都不残暴,人还特别的好,你给他治疗的时候可不要刻意下毒害他。”

子安失笑,“行,我早就知道了,故意作弄你一下而已。话说,你怎么知道他人好啊?你和梁王府很熟吗?”

“不是我,而是我祖母,祖母是个老骚包,特别喜欢跟年轻的武将一起玩。”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刚刚说你祖母是个老骚包?”

骚包这个词到底是古代就有,还是现代才有?子安觉得自己有些崩溃。

“对,礼亲王说的。”

“礼亲王这个老古板会这样跟你祖母说话吗?”

“他们常常无话不谈,我感觉我祖母是把礼亲王当做好朋友的。”

子安试探地问到:“那你对礼亲王了解多吗?”

陈柳柳点头,“嗯,我都知道,王府我经常去的。”

“你都知道什么呀?快跟我说说。”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