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桀是在夏子安请了工匠打算改建后花园的时候回来的。

他回来之后,还没回府,就直接来了相府找子安。

子安正在后花园,手里拿着一张自己画的图纸交代工匠在湖边筑建小屋。

阳光很大,子安用图纸遮挡日头,看着那高大的身影从回廊里一直走过来,穿过陈玲珑居住的雅苑,直接来到她的面前。

他一脸是风尘仆仆,身上不知道是汗味还是血腥味道,子安抬起头看进他褐色的眸子里,眸子深邃凝重,坚毅的脸也多了几分沉重。

“回来了?”子安说,这一去,差不多有十天了,再见到他的时候,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依恋。

她觉得是他长得好看又有权有势还有钱的原因,这样的男人,一般都比较让人心动。

她是凡夫俗子,不能免俗。

“本王有话跟你说,你得空吗?”慕容桀声音低沉干哑,可见这一路着实劳累奔波了。

子安呃了一声,扬了一下图纸,再指着那边的工匠,“有点忙。”

“有空就好,到那边说去。”慕容桀指着杨柳环绕的那边,不由分说地转身。

子安腹诽地收回刚才那一丁点的萌动,不,有些人就算长得帅有权有势有钱都未必吸引人的,因为太霸道独裁。

“怎么了?”子安跟过去之后问道。

慕容桀看着她,沉声道:“怀江军营出现了人咬人的事件,被咬者三十八人,三十七人出现了疯狂咬人的症状,被关起来之后死了,其中一人,还没出现症状,本王带了他回京,但是在回京的途中,已经开始疯癫。”

子安大惊,“怀江军营在哪里?距离京城有多远?”

“距离京城大约二百里路,怀江军营是京城驻军的补给。”

“这是要切断京城的后路。”子安心中大骇,如果说这所谓的咬人僵尸是一个阴谋,对方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这一次发现得及时,如果大规模爆发,怀江三万多人,可以说是全军覆没的。”慕容桀心有余悸,这件事情发现是偶然的,是一名参军在巡夜的时候发现一个士兵偷偷地潜入其他人的营帐,在下手之前就抓住了他。

但是,他所在的营帐里的人都被他咬死。

那位参军立刻禀报怀江驻军的将领,采取了行动,清点被咬的人三十八人,全部关押起来,然后密信上报,他接到之后立刻启程过去。

三十八人,除一人之外,全部丧命。

他命人先以石灰封存尸体,再把没有出现问题的那人带会京中。

在回京之前,他就已经先再度清查军中是否有人被咬。

“那人在哪里?带我去看看。”子安马上说,她从一开始就怀疑不是什么僵尸,而是某种病毒。

但是,她在现代没有见过一种病毒,会是在被咬之后马上就去咬人的,就算疯狗症,也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才发作。

而且,疯狗症并非是百分百地传染,只有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七十的感染几率,而且,疯狗症也并非都会袭击人,只是出现恐水,躁狂等症状,然后死亡,当然,死亡率是百分百的。

目前所知,被咬的全部都感染且死去,唯一一个之前没病发,但是现在已经出现症状,这意味着感染是百分百,死亡率也是百分百的。

倪荣,是一个例外,但是,倪荣到底是不是被那些咬了不能肯定。

慕容桀拿过她手中的图纸看了一下,见图纸上画着湖边的木屋,有些诧异地问:“你要在这里建造木屋?”

“是的,我母亲与夏丞相和离了,自然不好再住在夏至苑。”子安说。

“和离了?”慕容桀微怔,“看来本王离开京城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许多事。”

子安笑笑,“都是好事。”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