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夜,果然下了一场大暴雨,暴雨倾盆而下,伴随着电闪雷鸣,湖边的水位涨得很高,工匠们连夜把东西挪好,堆在雅室的回廊上,玲珑夫人发了好大一通的脾气,工匠不得已,又都挪到了竹林那边。

子安对这些事情是不知道的,工匠没有来告知,堆放好材料之后,便离去了。

这场雨一直下到第二天中午,到差不多午时的时候,慕容桀的马车才来到了,他有些事情耽误了,本来是约好一早上的。

杨嬷嬷也跟着进宫。

她出宫的时候,便允诺了皇后,要隔几天便回宫一次禀报。

昨晚慕容桀便命人入宫告知了皇太后,说要带子安入宫去。

皇太后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便在他们入宫之前,传了令贵太妃入宫。

贵太妃本来不想去的,但是,皇太后下了严旨,她必须在场。

不得已,她只好一大早便入宫去。

贵太妃入宫的时候,雨还是很大,皇太后坐在正殿的廊前,看着倾盆大雨挥洒在院子里,飞溅的水花把她的衣裳都打湿了。

皇太后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包公公今天前来禀报了一些情况,让她忧心忡忡。

而宫外的事情,她一直都关注着,以相府为中心,可以说是波云诡谲,各种争斗风云乍起,真是让她心碎神伤。

还有,她的妹妹与摄政王的关系,一直都是她心头大痛。

今日传召她入宫,是尽最后的一丝努力。

她看着贵太妃与丝竹姑姑撑着一把伞前来,在暴雨之下,这把伞显得尤其的无力,丝竹姑姑半边身子都淋湿了,但是却把贵太妃护了个周全。

贵太妃走上廊前,一身青色绣金爪菊花图案锦缎衣裳,发髻贴服如云,妆容精致无暇,青色高底绣花鞋,鞋头绣着珍珠,被打湿了一层,金线黯淡。

“臣妾参见皇太后,愿皇太后凤体安康。”贵太妃规矩行礼,礼数周到却疏淡万分。

皇太后瞧了她好一会儿,才指着旁边的椅子道:“为你准备了椅子,坐下吧,陪哀家好好说说话。”

“是,谨遵皇太后旨意。”贵太妃说着,移步到皇太后的身侧坐下来,她眉目不动,心里却是有万般的不甘心,一直都是这样,她永远是坐在旁边的那个人。

“今天,”皇太后侧身看着她,“阿桀会带夏子安入宫,为何而来,你知道的吧?”

贵太妃眉目低垂,言词恭谨,“皇太后请明示,臣妾不知道。”

皇太后轻轻地叹气,“你是在跟哀家生气吗?”

“臣妾不敢!”

皇太后从她的脸上移开视线,伸手揉了一下眉心,显得疲惫不已,“哀家许多的事情都藏在这心底,不曾跟人说过,哀家从小便是如此,我们姐妹两人,自小兴趣爱好都一样,哀家竟没想过,或许你也跟哀家一样喜欢把事情藏在心底。”

贵太妃看着廊前飞雨,口气寂静,“不,臣妾心里没有什么好藏的。”

“阿桀重伤的时候,你对哀家说的那些话,说出了你这些年的不满,你觉得,当年的你,应该坐在后位之上,如今的你,也该是这个宫中的皇太后,是不是?”

“不敢。”贵太妃已经平静,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就像个泥人一样。

丝竹姑姑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脸上有凄惶之色。

“不敢?”皇太后笑了起来,笑声中透着说不出的疲倦,“哀家其实多少知道你的心思,有什么打紧的?当年除了你,多少后妃想要坐这个后位?只是,又有谁知道,坐在这后位之上,肩膀上压着的不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而是大周朝的江山万里。”

贵太妃眸子动了一下,“江山万里?多美好的词啊。”

“是的,多美好啊,我们慕容家的祖先是用鲜血换回来的,历经了几朝的太平盛世,到如今,又如何?非外敌入侵,非权谋之臣野心勃勃,而是我们慕容家自己的子孙,要斗个你死我活。”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