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竹姑姑被拖进了暗房里,侍卫把她捆绑在木床上。

丝竹姑姑哀求侍卫,“求求你,给王爷送句话,就说丝竹姑姑不是因他而死,我只是累了,不想活着了。”

她知道,贵太妃一定会跟王爷说,她是因他而死的,她不要王爷愧疚,不要他难受。

这辈子,她做错了许多事,有今天的下场是她应得的,她只想最后为那曾在她手抱中咧齿欢笑的孩子做点事,最后一点事,虽然失败了,可不愿意他背负任何东西啊。

与此同时,贵太妃再度入宫,请奏明皇太后,在内府皇家玉牒上写明,慕容桀有个义母,便是丝竹姑姑。

皇太后知晓丝竹一直都对慕容桀十分宠爱,也知道贵太妃对丝竹姑姑依赖得很,以为这是她交换的条件,便准奏破例让内府在玉牒上慕容桀一行加上丝竹姑姑为义母。

这是大周朝开国以来,第一个奴婢上了皇家玉牒的先例。

皇太后觉得丝竹值得有这个殊荣,再加上,以此若能安定贵太妃的心,她也不在乎。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有这大周朝第一位殊荣的女子,却已经死在了摄政王府。

慕容桀当天回来,贵太妃便命人告知他,说丝竹姑姑已经是他的义母,且入宫请奏了,慕容桀觉得不打紧,他是十分尊敬丝竹姑姑的。

萧拓苏青是跟着他一同回来,三人神色都比较颓然,因为王瑜的情况很不好,虽然用了迷针让他昏睡,但是,他喝不下水,也吃不下东西,熬不下去的。

回来之前,他们也去了一趟相府找了子安。

子安建议加重迷药的成分,在他昏睡的时候,强行灌点汤水。

慕容桀吩咐了下去,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只是在拖延时间,对他的病情没有丝毫的帮助。

“本王今天去见过皇上了。”慕容桀坐下来之后,对苏青和萧拓道。

两人神色一振,“真的?”

之前他们私下猜测过,说皇上有可能已经驾崩,但是,皇太后恩准他进去见皇上,这意味着皇上还活着。

“是的!”慕容桀神色凝重地道。

“皇上情况怎么样?”苏青问道。

“今天醒来过,”慕容桀想起今日去熹微宫见到他的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皇太后不许任何人去见皇上了,“情况不太好,倒是与本王说了两句话。”

“说什么?”

“也没说什么,就是问了一下朝中情况,他精神不好,也只能听本王说。”慕容桀喝了一口茶,回答说。

苏青问道:“可不可以让夏大小姐去为皇上诊治?”

“不!”慕容桀一口回绝,“不必。”

苏青与萧拓对望了一眼,都有些疑惑的神色。

“算了,你们回去吧,本王也有些事情要静静。”

“你不去见见丝竹姑姑吗?她现在可是你的义母了呢。”萧拓问。

“今天先不去了,本王心里烦恼,不想她担心,明日早上再去给她请安吧。”

“你是怕见到贵太妃吧?这会儿她肯定是在贵太妃那边伺候着,明日一早便会去花园里剪花,你想那时候再去见她?”苏青一眼识穿。

“烦不烦?”慕容桀不悦地瞧了他们一眼。

萧拓扭身走了,“我倒是有些烦了,今晚我不陪你们吃饭,我约了陈柳柳。”

“啊?”苏青一把拉住他,“你昨天才回京今日就约了她?你该不是?”

“瞎想什么?我是要给他介绍男人。”萧拓说着,自顾自地走了。

“我也去,带上我。”苏青连忙追上去。

萧拓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没错,就是要你跟着。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