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将军取了一壶酒出来,递给子安,“喝一口吧。”

子安接过来,大口地连续喝了三口,烈酒顺着嗓子一直滚到胃部,胃部一阵阵灼热感,浑身便更热了起来。

子安把酒递回给李将军,然后道:“倪荣在多日前曾被咬过一次,但是当时他在城外随便用了一些草药外敷,草药是咀嚼过的,这一次被咬,没有病发,我们以为咬他的不是僵尸病人。但是前几天,在我进来疫区之前,他再一次被咬,与他一同被咬的还有另外三人,当时的情形,和今晚很相似,被咬者一个是家属,一个是侍卫,另外一个便是倪荣。另外两人如今在我针灸和砒霜的控制之下,暂时抑制病情,而倪荣全然没有发病的迹象。”

柔瑶才明白为什么她今晚会阻止卢氏进祠堂见李二。

她愧疚地道:“对不起,我不该质疑你的决定。”

李将军问道:“那就是说,你用了砒霜入药之后,只有倪荣一个好了?”

子安道:“药理方面我还得研究一下,根据我之前的治疗,砒霜确实有作用,但是却不能治愈。”

她站起来,“好了,不说了,我已经开好了药,是清毒的,虽然没多大作用,但是尽管让他们喝下去吧,一旦发病,要喝水就很难了。”

这个僵尸病和狂犬病有一个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会出现恐水症,飞针治疗之后,虽然这种症状缓解一些,但是要喂水还是很艰难的。

大家忙活起来,一碗碗的汤药端进去,刚被咬的四个人还没出现症状,跟正常人一样,能自己喝水,但是其他的都得要灌。

因可以喂药和喂汤,所以自打子安来了之后,祠堂就没有人被横着送出去。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按照之前纪录,一般两三天便可出现症状,所以,在他们被咬后的第二天,李将军便把他们捆绑起来。

但是,直到第三天,他们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症状,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红,被咬的伤口开始痊愈结痂。

这是之前没见过的,王大嫂和那名侍卫虽然没有发狂要咬人,但是眼底很红,伤口一直都在溃烂,没有结痂。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分明被咬了,但是伤口竟然结痂了,而且没有出现任何的症状。”柔瑶县主惊讶地问子安。

子安一直翻着纪录,这三天他们的情况都写在了上面,而她也一直看着的,确实没有出现任何的症状。

子安脑子里顿时闪过一道光,道:“你们先看着,我先离开两天。”

“你要去哪里?”柔瑶县主问道。

“求证一些事情。”子安拿起药箱就走。

“但是你今天得回来啊,今日太子会派人来视察,你不在场怕不好吧?”李将军从她的背影喊道。

子安没有回来,太子带着人前来视察,没发现夏子安在这里。

太子并不想来,但是,梁太傅与皇后严令他一定要来,这里是疫区,是如今京中最关注的地方,若他出现在这里关心贫困和病人,不惧怕僵尸病,在民间便可树立良好的名望。

太子回去之后,跟太傅说夏子安不在疫区。

太傅眯起眼睛,“是回了陈家小院吧?”

“不知道,反正没在。”太子晦气地说,“这石头村里脏兮兮的,本宫要马上回去沐浴净身,这些衣裳都得扔掉。”

太傅见他这样,烦恼地摆摆手,“去吧,去吧。”

子安确实回了陈家小院,但是并没有留太久,只是为王瑜施针之后便离开。

所有人都以为她回了石头村,而石头村那边也以为她回了小院,直到两天她都没有出现,李将军才命人到小院找她。

小院那边着急了,苏青派人去找,自己也回去告知慕容桀。

苏青来的时候,慕容桀正好与兵部尚书从军营回来,军营如今正在调查中,十分的繁琐。

“夏子安不见了。”苏青压低声音道。

慕容桀瞧了苏秦一眼,然后吩咐兵部尚书,“调查结果你回头告知本王就好。”

“是,那微臣先告退了。”兵部尚书拱手而去。

慕容桀看着兵部尚书离开,问苏青,“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不在疫区还是不在小院里?”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