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嬷嬷啊了一声,诧异地看向袁翠语,“县主是故意被他打的?”

“这一招苦肉计,不得不用,若不是这样,无法转移大家对子安的污蔑,相府还会一直放出恶毒的言论,经过这一次,如今相府的人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了。”袁翠语面容平静地说着,仿佛不曾经历过那一场暴打。

杨嬷嬷看向潘丹,想起他昨天说的那些话,还是觉得有些不相信他,“你为什么愿意相助县主?”

潘丹道:“袁大学士对我潘家有恩,此恩潘家不忘。”

他拱手继续说:“昨天夏丞相走后,还有人监视着夏至苑,所以我不得不对嬷嬷说了那些话,请嬷嬷不要放在心上,但是,那些话也是真实的,皇后娘娘确实已经怀疑嬷嬷,嬷嬷自己看着办。”

说完,潘丹便出去了。

他只帮这么一次,算是还了袁大学士对潘家的恩惠,他是皇后的人,出宫入府有他的任务。

杨嬷嬷坐下来,看着袁翠语,有些不高兴,“县主应该跟奴婢先说一声的,害得奴婢担心得要紧。”

袁翠语看着她,轻声道:“对不起,害得嬷嬷担心了。”经历过尘世苦难,特别容易为真情感动。

杨嬷嬷难过地道:“县主不必道歉,奴婢只是觉得,县主没有必要这样苦了自己。”

袁翠语轻声叹气,“我了解夏槐钧,也了解老夫人,皇太后给了他们两天的时间找回子安,他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子安的去向不难推测,一旦被他们知道子安的去向,一定会派出杀手追截,加上京中百姓如今流言纷纷,对王爷也造成一定的压力,因为舆论直接影响朝政,皇太后不可能不理会民间的声音,京中百姓对于丑闻就像猫闻到了鱼腥那样,追逐不停,虽然僵尸病的恐慌还在,可多少能转移一些注意力,减少流言蜚语对子安的伤害,同时,也可以让王爷分开身出来,做他要做的事情。”

而且,若不是这样,又怎逼得一些人义愤填膺?例如安亲王,例如温先生,例如好多曾经慕她名的学者。

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几乎都是有权威性的,没几个人会怀疑,且所有的细节潘丹都说了,其中包括对话。

她深深明白,要对付有权有势者,文笔有时候是比剑更锋利。

果然,不到三天,夏丞相毒打和离的夫人丹青县主的事情,迅速在京中传开。

造成了地震一般的影响力。

之前关于夏子安的流言,也得到逆转的改变,很多人甚至说,夏子安失踪其实是被父亲夏丞相抓走的,如今已经有人前去营救,应该不日就能救回来。

民间的流言蜚语,反馈到了皇太后耳中,梁太傅再度进宫请皇太后下旨烧村,已经找不到强有力的理由了。

皇太后一句话就怼了回去,“哀家听闻京中百姓都在等候夏子安回来,百姓都愿意给这份信任她,莫非哀家与太傅都不能吗?”

梁太傅真是恨死了夏丞相,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档子事,彻底把百姓的视线转移了,还让那夏子安重新以受害者的姿态得到百姓的吹捧。

朝廷不能罔顾民间的声音,他没有办法再上奏。

流言越发厉害,在种种流言之中,出现了一个问号。

那就是,堂堂一品丞相,为什么要在和离之后毒打被封为县主的前妻呢?而且这件事情还让安亲王出马了,这断不能说是什么情事或者是丑闻,因为人家都和离了。

在大家纷纷猜测之余,有人大胆地推测,说夏丞相这样做,是因为丹青县主知道了他一个惊天秘密。

这个惊天秘密和如今爆发的僵尸病有莫大的联系。

这个猜测一出,百姓发挥无限的想象力,和夏子安的失踪联想在了一起。

僵尸病是相府的杰作,而夏子安背叛相府,要找出药方,所以被相府的人追杀,袁翠语救女心切,戳穿丞相阴谋,被丞相差点灭口,幸得安亲王相救。

民间猜测的各种流言,自然都是有人故意引导的,这些也都是丹青县主的安排。

老夫人流言威逼之下,找到了贵太妃。

贵太妃告知她,夏子安在疯人岛,而且,已经找到了药方,正在研制解药。

老夫人得到消息,大惊,狠下心肠,重金收买了江湖中的人,要夏子安的性命,若不能夺其性命,也要捣毁她的药。

而在老夫人的人出发之后,摄政王命人散播消息出去,说夏子安在疯人岛已经找到药方,但是,有各路的杀手等着夏子安。

这个消息,也是第二个重磅炸弹。

京中有过千僵尸病人,这些僵尸病人的家人为了保证夏子安可以顺利回京,竟都涌到了季春镇,要护送夏子安回京。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