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玉有些茫然,“奴婢也不知道,到附近地州府看看吧。”

伺候了老夫人大半辈子了,她还真的不知道去哪里。

“你何必四处去?在家里不就好了吗?你这些年应该也有不少积蓄。”袁翠语道。

翠玉姑姑凄然一笑,“侄儿都已经成家,谁愿意收留奴婢?再说,这么多年,也没存下什么,都给他们起房子娶媳妇生娃了。”

“你的银子都给他们了,他们还不愿意养你?”袁翠语不解地问道。

“倒也不是说不愿意的,只是奴婢有手有脚,当日给银子他们,也没打算让他们回报,现在落难,怎好回去让他们养着?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袁翠语想了一下,“这样吧,横竖我这里也缺个知根知底的人,你若愿意,就留在这里吧。”

子安一怔,随即拉着袁翠语的手道:“母亲,我与你说两句。”

她把袁翠语拉进了木屋,表明了态度,“母亲,你缺人的话我可以让小孙回来伺候你,但是我不赞成继续收留她。”

“你觉得她会出卖我?还是会害我?”袁翠语问道。

子安道:“我不知道,但是小心点没错。”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没必要担心,翠玉这个人我很清楚,她和蓝玉不一样,虽然以前也为难过我,可也曾对我手下留情,经过这一次,你对她的家人有活命之恩,她应该会珍惜这一次机会了,相府已经倒台,她还能怎么样?”

子安道:“不管怎么样,现在要用人也不是没有人用,没必要用老夫人身边的人。”

“不要紧,放心吧。”袁翠语拍着她的手道。

子安见她执意如此,也没办法,只希望翠玉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不会再存什么歪心思。

翠玉姑姑听得子安也不反对她留下来,当下就跪下来磕头,脸上尽然是悔恨的泪水,“奴婢叩谢县主和大小姐的大恩大德。”

子安看着她,“翠玉姑姑,我不是很同意你留下来,但是母亲坚持,她说你和蓝玉不一样,你不会害她,希望你不要辜负她对你的这份信任。”

翠玉姑姑流着泪说:“大小姐放心,奴婢不会伤害县主,若不是县主收留,奴婢其实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奴婢会好好珍惜县主给的机会。”

子安道:“希望如此!”

中午的时候,安亲王的人便来了,来了统共有十三人,两个侍女,其余的都是侍卫,看行动,便知道个个都是练家子,就连侍女都不简单。

安亲王陪同过来但是没有进来,在府门口的马车上等着。

子安出去掀开帘子,“王爷不进去吗?”

安亲王今日穿一袭青色袍子,头束白冠羽巾,多了几分儒雅,他微微笑道:“不,该进去的时候,本王会进去的。”

“朋友间见面,说说话,并无不可。”子安觉得他有些太过守礼了。

安亲王摇头,“朋友之间,见面说话是可以的,但是本王和她不是朋友,也不愿意只是朋友,所以,本王要等她准备好,才会去见她。”

“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子安觉得还不如放胆去追,当然,她用的是现代人的思维。

“本王会知道的。”安亲王胸有成竹地道。

子安听他这样说,也不勉强了,“好,既然如此,我便替母亲谢谢王爷。”

安亲王伸手压了一下,“你不要谢本王,本王为自己的女人做事情,任何人都不必说谢谢。”

听到如此霸气的回答,子安算是放了心,躬身,“王爷便在这里等着吧。”

子安离开听雨轩之后,便去了梁王府。

却被告知梁王被皇后急召入宫,一早便进去了,如今还没回来。

子安的心里咯噔一声,莫非皇后打算让梁王放弃治疗?

想到这里,她对府中下人道:“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适逢,苏青也过来找梁王,听得梁王入宫,他笑了笑,“莫非,皇后娘娘见他遣走了府中的女人,又要为他再找一批?”

苏青和萧拓等人都不知道梁王的隐疾,自然也不知道皇后找这么一大群女人在府中是为了掩人耳目。

子安想起之前他他们说起过的懿儿,便问道:“梁王是不是有意中人啊?是不是叫懿儿的那个女子?”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