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是在聚贤居找到萧枭的。

萧枭在壮壮走后,再喝了很多,胡欢喜今晚也没有离开,留在这里,看到暗卫拿着慕容桀的手谕出现,她的心沉了下去。

她带着暗卫来到雅间,冷峻地吩咐人把萧枭丢进聚贤居冰冷的湖中,让他清醒过来。

萧枭半醉半醒间,被捞了上来,胡欢喜蹲在他的身边,声音清冷,“壮壮自杀!”

四个字,听在萧枭的耳中如惊雷般震骇。

他一路狂奔来到公主府,站在门口,喘着气,一路的奔跑让酒气散发,清醒的痛刺入心肺。

他站在门口,没有进去,他每一次回京,都会来这里,一直在这里徘徊,仿佛在这里便能与她很接近。

最后,是惊闻消息过来的礼亲王安亲王提了他进去。

所有的声音在他耳边都仿佛是上辈子的记忆,吵杂混乱,他的眸光没有焦距,不知道该看哪里,身子是麻木的,不受控制地往里面走。

走马灯似的人进进出出,他仿佛在另一个世界里。

从门口到床边,几十步的距离,他仿佛走到生命止息。

有很多人,映入眼帘的是床上那一片殷红。

她穿着嫁衣,竟那样静静地躺在床上。

他忽然便笑了出来,笑得眼泪跌落。

那年,他刚刚做好那件嫁衣,她马上就试穿了,在他面前旋转,像一只色彩斑斓的花蝴蝶,眼神飞扬,得意无限。

“不许笑,好不好看?”她踩着莲步走过来,像梦中的仙子。

他伸出手,想拉住她的手,手停在半空,握住了一把空气。

心里有一把声音窜上,她都死了,你还活着做什么?

他颤抖着,走过去,慕容桀退开,子安退开,琴之琼华退开,因他绝望破碎的眼神。

他征战多年,沙场凶险无比,他好几次都差点死去,但是一口气就是断不了,她还活着啊,她还活着他怎么能死?

他立下战功,策马跑到很远很远,在那一片荒芜的戈壁上,一笔一划地刻着萧枭爱壮壮。

他把自己的血渗入那些字里,殷红得迷了眼睛,战场的落日是悲壮的美丽,不如壮壮两个字。

那一次,他被困龙腾山,粮草断绝,无可奈何之际带着五千人杀入蛮夷重镇,刀枪剑戟之声不绝于耳,他抱着必死的决心。

那一场浴血奋战,他杀敌无数,他也中箭倒地,以为必死无疑了,他看着头顶上盘旋的乌鸦,从怀里取出一条佛珠,一圈一圈地缠手腕上,那是壮壮送给他的。

“我去观音寺求给你的,你以后带着,有观音菩萨这个大靠山,你什么都不用怕!”

那时候,他还是宫中的御林军。

他拥有很多。

那一年,他想要娶壮壮,皇上跟他说,你可以娶公主,但是,萧家剥夺军候封号,贬为庶民,从此撤出京城,无旨不得入京。

且,壮壮不再是公主,和他萧家一样,只是个平民,以后也不能回京见她的亲人。

然后,皇上还说,你要保住萧家,要保住公主,那么你伤尽公主的心,另娶她人。

他说,那好吧,我不娶公主,我也不娶亲,我就一直守护她。

皇上说,可以,你去梁国守护她,你若不娶亲,她会嫁给梁国太子。

他那天像个疯子一样大闹御书房,皇上所有的提议,他都不会同意,最后,皇上丢给他一份文书,一份萧家通敌的文书。

他知道是伪造的,但是,这份文书,却可以把萧家的几百个人头砍下来。

他屈服了。

他娶了韩清秋,萧家依旧是显赫的军候家族,威风八面。皇帝依旧是皇帝,高高在上从此高枕无忧。

只有他萧枭与壮壮,没了心,在这尘世间颠沛流离。

我们的心始终一起,但是我们没办法走到一起。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