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欢喜道:“梁树林,正五品怀化郎将,梁太傅随便给了一个差事,任太子东宫的羽林卫统领,手下仅有十二卫,是梁家官阶最低的人,也是梁太傅最不重视的孙子,不过,若果这一次他能娶了公主,他将会成为梁太傅的心头大患。”

“太子宫里的人?”子安冷笑,“贵太妃真是高明啊,用了梁家的人,还是太子宫中的人,她胆子很大。”

“她有武皇的野心,也有武皇的狠毒,更有武皇的谋略,此人要小心。”胡欢喜道。

“这些消息,你是从哪里得知的?”子安看着她,她一个富商,怎会知道贵太妃的内情?

胡欢喜眸眼一抬,“然则,你以为我聚贤居是做什么的?真赚那些贵人的银子吗?若不打探点消息,我这生意也没办法做,靠天吃饭靠还得皇家政策吃饭,不是吗?”

子安笑了,“胡欢喜,该你发财的。”

“娶了公主,才会发大财,公主身份尊贵,历经三朝皇帝,她的家财丰厚到出乎你的想象。”

子安点头,“我知道,从今天宫里来人说皇太后有心要为公主搞什么婚礼,我就知道他们冲什么来。”

“你有什么办法应对吗?”胡欢喜看着子安问道,她是真的很担心公主,对她而言,子安这个老乡对她的意义还不如公主的,她记仇,也记恩。

子安想了一下,“等老七从宫里出来再算,他入宫很久了,至今还没回来。”

“听闻粤东王也入宫了,粤东王会同意为公主找一个夫婿的,而且,粤东王与萧家有不和,是因为当年萧枭辜负公主的事情,虽然我觉得事情说清楚了,粤东王会对萧枭改观,但是,他不会委屈公主嫁给萧枭,因为萧枭有正室了。”

子安道:“这也是我担心的,如今我找到了血羚羊角,找到了流月,但是,我不敢百分百肯定她会交出来,她和宋瑞阳之间,有过节……或许是过节吧。”

“抢?或者偷?”胡欢喜建议。

子安摇头,“我想过,但是,她是盐帮的帮主,很聪明,也很狡猾,她知道一切肮脏的招数,她会有所防备,除非是她自愿叫出来,否则,就是把她的家翻转,都不可能找到血羚羊角的。”

胡欢喜道:“我听说过这个盐帮帮主流月,祖上是西南人,后娶了大梁女子,便在大梁扎根,盐帮是大梁朝廷的心腹大患,听闻当初大梁的京默大长公主曾召见她,要把盐帮收纳朝廷,不过,最后京默大长公主却放了她走,不知道因为什么,后来,她离开盐帮,且离开了大梁,没想到竟来了大周京都,还生下一个女儿。”

“懿儿是宋瑞阳的女儿。”

胡欢喜笑了一下,“那么,你推断她喜欢宋瑞阳?”

“我已经让人去调查她什么时候来京城的,如果刚好是十一年前,那么,我的推断就对了,十一年前,宋瑞阳来到京城,要迎娶公主。”

胡欢喜提醒道:“子安,盐帮不好惹,自从她离开之后,盐帮现在还没有帮主,证明大家还是在等着她回去,盐帮的势力很大,甚至力压漕帮,要知道,漕帮以前的帮主,是飞龙门的温意,也就是大梁国的太皇太后。”

子安道:“我知道,所以如果她真不交出血羚羊角,我暂时还没法子,只希望我能突破她的弱点。”

胡欢喜起身,“嗯,有需要我帮忙的,派人去找我吧。”

“嗯,你去吧,我知道你最近也焦头烂额,你家里的那点事……不提了,免得你烦恼,去吧。”子安道。

胡欢喜淡淡地道:“没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两人都是一路披荆斩棘过来的,明白当中的苦况。

慕容桀到晚上亥时才回来,子安守在壮壮的床前等他,听得倪荣的声音,她快步走出去。

“情况怎么样?”子安为他脱去外裳,见他一脸铁青,知道情况不好。

慕容桀生气地道:“母后执意要为壮壮找夫婿,且得到了粤东王的同意,这件事情,本王作为后辈,无权干预,因为非朝中事,吵了一晚上了,皇叔半句都不让,他马上就要到了,要见壮壮。”

子安担忧地道:“连你都搞不定粤东王?”

“谁搞得定他?”慕容桀还是很生气。

子安道:“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你见到梁王了吗?”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