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接下来的剧情就比较狗血了,孙芳儿开始争夺上位战,她娘亲重金为她请来一位苗疆师傅,教导她巫蛊术,这个师傅也算是有些本事的,懂一些医卜星相,孙芳儿开始对师傅十分尊敬,哄得师傅把所有的本事都教给了她,诚然,有一句古言叫做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孙芳儿师傅这里,却是教会了徒弟害死师傅。

孙芳儿出师之后,第一个杀的人,便是她的师傅,用的也正是她师傅教的蛊毒。

无药可救,她师傅一命呜呼。

然后,她杀了她的生母,以孤女跪在正室夫人的门口,孙夫人本来就是个心软的女人,见她可怜,便以自己亲生女儿般看待,自此之后,但凡去哪里,都带着她与柔瑶。

也终于,她逮到了机会,对慕容桀下了爱恨蛊,这种蛊很厉害,没有解药,一旦中了爱恨蛊,几乎没有办法解开。

慕容桀被她迷惑了半个月,而且,最后竟然还跟皇太后提出要娶她。

皇太后自然不答应,让他亲自去寒山问太皇太后,他还真的义无反顾地就去了。

不过,他回来之后,却命人把孙芳儿拿着,他给孙芳儿吃了一粒药,孙芳儿当场承认,她对他下了蛊。

在本朝,蛊毒和诅咒都是厌胜之术,是禁止的,孙家自然得把她逐出家门。

孙芳儿去求孙夫人,但是孙夫人却没有心软,孙芳儿一怒之下,对孙夫人下了蛊毒,孙夫人差点死去,幸好得安然老王爷相救,才活过来。只可惜,蛊毒的毒性却让她失聪。

子安听了之后,大为震惊,“难怪柔瑶这么憎恨她,难怪慕容桀不愿意说她,原来竟有这样的事情。”

“没错,自打那一次之后,皇叔便厌恶女子,不许任何女子接近,听说,是因为当时他痴迷孙芳儿的时候,孙芳儿曾抱过他。”梁王说。

子安挑眉,“就只是抱过?”

“听闻还亲了,反正之后,皇叔一个月都用烈酒漱口。”

子安笑道:“这可怜的孩子。”

梁王道:“你还笑得出啊?这孙芳儿可是十分歹毒的人,连她母亲和师傅都可以下手的,她后来投靠了南怀王,跟着他去了南国,这一次他们回来,怕是不容易离开了。”

“嗯,我知道。”子安点头。

子安转身出去,刀老大刚好有事来找,他跟子安说了几句之后,子安大喜,跟着刀老大离开。

她到晚上才回来,慕容桀不高兴地问她,“你去哪里了?”

子安附在他耳边说了两句,慕容桀啊了一声,“真的?”

“千真万确!”子安说。

慕容桀嗯了一声,也没显得很开心,仿佛是预料中事。

且说皇太后传了侯爷入宫,给侯爷看了休书,侯爷眉心紧蹙,跪在地上,“太后,这休书不可公开,老臣也不会承认的。”

皇太后道:“即便公开,哀家认为也不打紧,侯爷何必固执?”

侯爷摇头,“不是微臣固执,而是这封休书来历不明,虽是萧枭的笔迹,但是未得家里同意,更不是韩清秋拿出来的,兴许,只是萧枭写着玩儿。”

皇太后道:“你应该知道,萧枭是不愿意娶韩清秋的,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太后不要这样说,萧枭是自愿的。”侯爷纠正皇太后的话。

皇太后轻轻叹气,知道侯爷为人谨慎,他始终是怕萧枭娶公主,哪怕,只是娶一具尸体,他都怕,因为公主背后的势力即便在她死后,都是存在的,也会归附萧家。

他怕,是因为他知道皇帝忌惮萧家,他要力保萧家不出任何状况。

皇太后本还盼着侯爷会同意,但是侯爷如此固执,再说下去,也不会同意,她叹气道:“算了,你走吧,哀家不勉强你,哀家只是心疼他们。”

侯爷沉默了一下,眼底有复杂之色,他不心疼吗?他心疼,比任何人都心疼,但是,他有什么办法?皇上还在啊,皇上一天忌惮萧家,萧家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