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知道这句话绝非无端说出来的,她装作不明白地看着她,“贵太妃的意思是?”

贵太妃冷冷地道:“实话告诉你,皇上快驾崩了,若你还想保住你摄政王妃的权势,是该好好打算一下了。”

子安心底暗惊,皇帝快驾崩了?但是她怎么知道?熹微宫的消息都是保密的,这件事情,连慕容桀都不知道。

“这不可能,阿桀没有说过。”子安道。

“他知道什么?他若有脑子,就该好好地握住手里的权力为自己做点事,可他现在做的,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白费了他的脑子。”贵太妃冷冷地道。

子安没做声,心头在盘算着贵太妃话里的真伪。

贵太妃今天巴巴地找她过来,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她劝说慕容桀夺取帝位,可她一直都知道慕容桀无心做皇帝的,她也一直都培植南怀王,为什么忽然放弃?除非,是她知道胜算不高了,但是为什么会胜算不高?

因为皇帝快驾崩,时间不多。

子安一直都想知道皇帝到底是什么病,而且以前听过贵太妃找陶德诅咒过皇帝,当然,她不信皇帝是因为诅咒得病,但是,不能见人不能诊治,这个病怕见不得光的。

“皇上到底是什么病?”子安试探地问道。

贵太妃哼道:“想也知道。”

想也知道?她还真的想不明白,不过,贵太妃虽然一副了然的样子,怕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

但是,如果她不知道皇帝是什么病,为什么会知道皇帝快驾崩?

现在除了熹微宫,唯一知道皇帝情况的就是皇太后,难道说是皇太后身边有内奸?

不奇怪,贵太妃一定会在宫中培植自己的人手。

如果皇帝要驾崩,慕容桀是真的要马上做应对措施,幸好现在梁太傅不敢太过明显,太子又被禁足,皇后被废,那边暂且不担忧。

“贵太妃若没其他事,子安先行告退。”

贵太妃淡淡地道:“走吧!”

子安转身,拉开门,贵太妃的声音又阴恻恻地传来,“对了,你精通医术,知道什么是同命蛊吗?”

子安心里咯噔一声,再次回头,眸色已经有些微凉,“不知道,贵太妃什么意思?”

贵太妃淡笑,“回去查一下吧,知道同命蛊是什么之后你会回来找哀家的。”

子安快步离去。

嬷嬷和刀老大小荪追上来,“怎么了?”

子安沉声道:“嬷嬷,宫中是不是有很多医书?”

“是的,太医院有专门的书屋,藏着许多医书。”

“我马上入宫一趟,小刀跟我走,你们都留在府中,如果王爷回来问起,你就说我有事出去了。”

“王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嬷嬷拉着她的手臂问道。

子安心里有莫名的惊慌,想起嬷嬷在宫中多年,或许会听说过同命蛊也不定,她问道:“嬷嬷,你知道什么是同命蛊吗?”

嬷嬷点头,“知道一些。”

“同命蛊是什么?中了同命蛊的人会有什么症状?”子安问道。

嬷嬷回答说:“同命蛊,顾名思义,是两个人中同一种蛊毒,分母蛊和子蛊,母蛊死后,子蛊也会死。”

“那子蛊死后,母蛊是不是也会死?”

嬷嬷摇头,“这就不知道了。”

“那中蛊之人,有什么症状?”

嬷嬷也摇头,“这个奴婢是真不知道,要不,您去问问院判大人,听闻他对巫蛊之术也颇有研究。”

“我这就入宫去。”子安刻不容缓,马上就带着刀老大入宫。

子安入宫后直接去找院判,问起同命蛊的事情。

院判听得同命蛊,大吃一惊,“王妃,您这样问,是不是遇到有中了同命蛊的人?”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