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王一手拦住她的去路,冷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子安好整以暇,“王爷这样问,我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也问王爷一句,你到底想怎么样?”

南怀王警告道:“你最好收敛一点,和你没有关系的事情,你独善其身最好,若是硬要插脚进来,有你哭的时候。”

子安淡淡地笑了,“我等着。”

“你……”南怀王眼底发狠,杀气顿生。

刀老大见状,一把拦在子安的面前,横眉竖眼,“你想做什么?”

“滚开!”南怀王见一个奴才也敢上前叫嚣,怒气顿时无法遏制,一掌就劈过去。

刀老大嗖地一声拔出大刀,子安已经重新把大刀给了他。

“敢对本王动刀子?你想死?”南怀王眼底闪过一丝暴戾,他倒是停了手,看着子安,“你的人,便是这么嚣张?”

“是的,我的人一向嚣张。”子安峻声道,丝毫没有阻止刀老大的意思。

南怀王扇了一下手,清宁阁的侍卫涌上,围住了刀老大。

刀老大是以蛮力蛮招见称,这打法若速度不够快,那就不会是侍卫的对手,但是,这小子出刀是极快的,反应迅速,刀刀狠辣,不过十招,便逼得侍卫节节败退。

子安看着南怀王那张俊脸快狰狞成鬼脸了,才淡淡地道:“小刀,回来。”

刀老大收刀,退后两步,站在子安的身前。

子安看着南怀王那张扭曲的脸,冷冷地道:“王爷,京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子安这话别有所指,南怀王听得出来,他脸上怒气陡然一收,冷笑起来,“是吗?王妃脸上的威风,本王迟早要撕下来。”

子安回以冷笑,“好,我等着!”

说完,一招手,“走!”

刀老大警备地看着南怀王,慢慢地跟着子安退出去。

南怀王站在门口,看着子安的背影,阴冷地道:“夏子安,我们的梁子结定了。”

“王爷!”孙芳儿担忧地喊了一声,这个时候不宜和夏子安起什么冲突。

“废物!”南怀王回头,冷冷地骂了一声,眼神极度厌恶。

孙芳儿皱起眉头,强行摁下心头的不耐,她已经对南怀王越来越失望了。

“若不是你着了她的道,我们也不必受她白眼,还有,她刚才说的同命蛊,到底是什么意思?”南怀王回头,一步步走过去,眼神凶狠危险。

孙芳儿有些不安,但是也知道不能再瞒着此事,便道:“是贵太妃授意的,在您和慕容桀身上下同命蛊,那样,慕容桀便不能杀您,因为您死,他也会死。”

“若他死呢?”南怀王冷冽地问道,所谓同命蛊,便是生死同命,生一切生,死一切死,他不傻。

“如果他死,王爷有三天的时间解蛊。”孙芳儿道。

“解蛊的方法只有你知道?”南怀王冷笑。

孙芳儿抬起头,面容苍白但坚冷,“是的,只有我知道,同命蛊需要下蛊人的鲜血,所以,要解蛊,也必须要用我的血,我一死,同命蛊再无人可解。”

南怀王眼底狂怒成猩红,随即敛去,他坐在床边,伸手抚摸着孙芳儿白净的脸颊,“很好,这样你便为自己保住了性命,是吗?”

孙芳儿沉默半响,“芳儿只为自保。”

“你觉得本王会杀你?”南怀王不怒反笑。

孙芳儿看着南怀王,“会吗?”

南怀王盯着她,忽地笑了,伸手拍了她的脸颊两下,“你很聪明,但是,聪明也会被聪明误,你对慕容桀还没死心,是吗?”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