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后所想的还是太简单,皇帝的戒备心很重,自打用药清醒之后,他就不愿意再服用任何的药,因为他看到了皇太后对夏子安的心软。

不过,慕容桀显然也没有打算用皇太后的计策,他折腾这么久,就是要皇太后同意子安名正言顺地去熹微宫。

他带子安见过皇太后之后,便带着子安去熹微宫了。

路上的时候,子安问他,“你原先不是说,如果我要去医治皇上,那边会出什么诡计吗?现在不怕了?”

“她们会出诡计,但是前提是孙芳儿可以去为皇上治病,但是,母后并不准许她进去,本王要等的就是母后拒绝了她们。所以,一旦你进去之后,本王会立刻下令全面封锁熹微宫,不许任何人接近,也不许任何当班禁军离开,即便是休息,也得在熹微宫里休息。”

“皇上都不同意我为他治病,你有信心可以说服了他吗?”子安不禁好奇地问。

“本王不行,但是有一个人可以。”慕容桀信心满满地道。

“谁?”

“你猜不到吗?猜猜!”

子安想到一个人,“太皇太后?”

慕容桀笑笑,“太皇太后就不必说服了,直接下旨就是,但是老祖宗并不在。”

“那是谁啊?别卖关子了。”子安这会儿可没心思猜来猜去的。

慕容桀摇摇头,“没点耐性,好吧,告诉你,是小姑姑,皇上亏欠小姑姑,小姑姑的话,他是听得进去几分的。”

“你让壮壮去跟皇上说?壮壮愿意吗?”壮壮可是很憎恨皇上了啊。

“在你蹲大牢期间,本王已经派了说客去找小姑姑,在我们入宫之前,小姑姑已经入宫了。”

子安笑了笑,“这个说客,是老太君吧?”

“聪明!”慕容桀赞赏地道。

“所以,皇太后一直传召你入宫说个明白,你都推三阻四的,其实就是等着壮壮入宫说服皇上?还有等皇太后拒绝孙芳儿?”

“没错,本王原本以为母后会真的同意孙芳儿入宫的,也做好了费一些周章的准备,却没想到直接拒绝,母后这一次也是看她们不耐烦了。”

子安轻轻叹息,“好啊,慕容,你现在藏小秘密了,啥事都不跟我说了。”

“你也出力了,这不是狠狠蹲了一次大牢吗?算是苦肉计,好歹,皇上知道你曾蹲过大牢,心里也舒坦点。”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分明都不是我泄密的。”子安甚觉无力。

“你皮粗肉厚,这黑锅,先背着,总有卸下来的时候。”慕容桀好心地安慰。

子安心头有只狼狗在咆哮,这好心的安慰带着浓浓的恶意啊!

壮壮是和礼亲王一同入宫的,她不想单独面对皇上,所以,拉了礼亲王陪同。

子安和慕容桀都不知道壮壮是怎么说服皇上的,反正,去到熹微宫的时候,便见壮壮和礼亲王从殿里走出来,壮壮对慕容桀点了点头,“你们进去吧。”

子安的注意力被礼亲王吸引了过去,他带着一顶狐裘滚边帽子,但是,没看到有头发,而且,他的脸上有一大堆的疙瘩,站在壮壮的身边,显得尤其突兀。

不仅如此,他还伸手在身上使劲地挠着,活像是万蚁缠身。

子安问道:“王爷,您怎么了?没事吧?”

礼亲王别过头,“没事。”

“您这脸长的什么啊?”子安职业病犯了,忍不住想上前看过究竟。

礼亲王却一步退后,粗暴地说:“别过来,都说没事了。”

壮壮笑了,“子安,别管他,他家大金长了跳蚤,那晚他喝醉抱着大金睡了一晚上,被传染了,阿蛮把他的头发全部剃光且未来一个月,他都不能进卧室。”

噗!

子安忍俊不禁。

礼亲王恼怒地道:“都叫你别四处宣扬了,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大事。”

壮壮耸肩,“好,不说了,横竖所有人都知道了。”

慕容桀不管这些破事,只问壮壮,“皇上怎么说?”

“他可以放过子安,也同意让子安看一下,但是,我看他还是见坚定地要断臂,今日已经有朝臣入宫问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