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桀这番话,依旧是攻心为上。

太傅虽然倒台,但是追随他的人还有很多,倒不是说有多忠心,而是梁太傅拿捏着他们的短处,即便梁太傅多么折堕,他们都不敢不听梁太傅的话。

今日来的,不是全部,且皇上决定留下他们,让他们成为利刃对付南怀王,那就不如再加上梁太傅这把锋利的锥子。

他还有势力,这股势力,不用白不用啊。

隔岸观火,多舒服!

梁太傅的脸色几度变幻,最后,落在皇上的脸上,“纵然南怀王是造谣,但是太子和梁嫔是亲眼所见皇上的鬼面疮。”

慕容桀冷笑,“谣言一出,太子和梁嫔就巴巴地赶过来,动了什么样的心思,谁不知道?所以,皇上便干脆叫子安在皇上的手臂上弄一个假的小人脸,再服用会引起红疹的药,让皇上看起来真的患了鬼面疮那样,目的是要试验太子,给他最后一个机会,若他出去,不声张,皇上便打算给他一次机会,只可惜,他出去便马上找太傅,太傅认为是天赐良机,死死攥住,竟跟南怀王联手,正中南怀王的下怀。”

梁太傅双膝一软,全身的力气卸去,瘫软在地上。

梁太傅被拖出去了,路公公温柔地说:“太傅放心,咱家以前是在刀子房做事的,活儿细致利落,就一转眼的功夫,不痛的。”

梁太傅两眼一翻,终于晕倒在地上。

太傅拖出去之后,皇帝也体力不支,几乎晕过去。

慕容桀马上去叫子安进来,子安看了一下,道:“不打紧,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好,皇上的身子如今很虚弱。”

查办梁家,却发现梁家其实真的不算富裕,家中钱财加起来不过三万两,可见这些年,他真的是费尽心力耗光钱财去笼络人心。

从梁家的账本可以看出,梁嫔这些年给梁家送了许多钱,而梁嫔的钱,从哪里来呢?她的年俸就这么点。

宫中开支这么大,又是她一言堂管账,宫中开销大得离谱,她从中也抽取了不少水头,贴补娘家。

太子被废,移居下铵街,这是京城最穷的地方,四周所住的都是贫苦大众,几乎没有商业区,商品买卖多是摊子,店铺也有,但是多半是拍苍蝇,没有生意,因为,穷人的心理都认为,摊子的东西永远比店里的便宜。

就这么一个地方,却是住着曾经显赫的太傅和当朝太子,谁说人生不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呢?

太傅是真的被净身了,变成了无根之人,挑断了手筋脚筋,他如今就是一个废人。

但是这么个废人,慕容桥还是怕他,因为,自打进去下铵街那一天开始,太傅便对太子说:“你想要东山再起,便得伺候好我,我手上有许多人的把柄,他们将都为我们所用。”

朝廷每日给用度,无人伺候,从此,劈柴做饭,烧水洗衣,都得这位曾经的太子爷做。

而好巧不巧,那位被毁容的夏婉儿,无力为生,乞讨到下铵街,晕倒在慕容桥的门口,慕容桥捡了她进去,令她做丫鬟伺候两人,夏婉儿以前心心念念想嫁给太子,如今终于可以跟在他身边了,只可惜,他已经不是太子。

但是,她也管不得那么多,因为,但凡有一口饭吃,对她来说便如同天堂。

在这个时代,女子没有谋生的能力,且又毁容了,就算想找个市井嫁了,都没有人要她,且她还是罪臣之女,谁愿意招惹这么一尊菩萨回去?

闲话休提,如今还有梁嫔没有处置,皇帝倒不是要念什么情分,只是,他顾念另外一个儿子慕容鑫,梁嫔到底是他的母亲。

皇帝隐隐透露,若梁王替梁嫔求情,则轻判,若不求情,便打入冷宫。

这些年,也有嫔妃被打入冷宫,但是,在冷宫里都熬不过两年。

冷宫的煎熬,不是进去过的人,压根无法明白其中苦况。

大家都认为梁王会求情,因为,他以前一直都很听母亲的话,也十分孝顺。

但是,这一次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竟然没有求情,甚至,连问都没问这件事情,冷漠得仿佛不认识这个人。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