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玉姑姑的菜炒了上来,还真的来人了。

这会儿来的是安亲王,一来就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往丹青县主身边坐下来。

“王爷不是入宫去了吗?”丹青县主微笑着问道。

“回来了,老太太身体不舒服,很快就散了。”安亲王道。

“二哥啊,你这来我老岳母家里,就跟回自己家一样,你害臊不害臊啊?”慕容桀问道。

安亲王淡淡地睨了他一眼,“吃你的菜去,风大,乱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子安看着母亲,见她脸上的笑意分明多了起来,不禁也笑了,看来,她今晚也是希望安亲王陪在身边的。

年夜饭在说说笑笑中过去,安亲王像是压根没在宫里吃过一样,来到这里大快朵颐,心情极好。

吃完饭,他便说要让丹青县主为他作画,拉着她往院子里去了。

炭火正旺,屋中暖和,这宾客也陆续到来。

到了亥时左右,便见胡欢喜,萧拓夫妇,壮壮,柔瑶等都来了。

大家最近都没怎么聚在一块,今晚别提多热闹了。

子安很喜欢这种高朋满座,一起笑谈风月的日子,让人觉得岁月安静,无限的美好。

年后几天,和子安在现代的过年差不多,都是各家去拜年什么的。

但是,慕容桀不愿意去拜年,也不爱别人来拜年,对他来说,过年是一年一次的休假,十分珍贵。

虽然说距离上次休假也没多久,成亲的时候就休了好几天,但是,谁不渴求平静的日子啊。

在各种打闹中,这个年就过去了。

年初八开朝,慕容桀早上都不愿意起来,被子安踹下床的,不得已,只能是挂着两只熊猫眼却上班,呃,上朝。

休假之后开朝,几乎每年都避免不了相同的难题,就是事儿特别多。

慕容桀到晚上亥时才回来,进门就瘫倒床上,“累死本王了。”

子安端着热茶上来,笑道:“累了吧?来,先喝口热茶,驱驱寒气。”

慕容桀坐起来接过茶,喝了两口,嘴里哈着气,“今日可冷了,看样子是要下雪,下雪之后不要四处乱跑,身子又不好。”

“嗯,没什么地方去的,梁王现在好很多了,慢慢地做复健,就没事了。”子安道。

“嗯,皇上的病情如何?”慕容桀问道。

“不太好。”子安摇头,“年后几天都没有太精神,有些水肿,吃药下去也不见消肿,现在只能是靠施针。”

“还有再跟你说老岳母的事情吗?”

“倒是没说了。”

“他再问的话,你回答的时候要注意点,不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还有,三皇子那里,你也问问功课,本王年前问过,老师说他比较顽劣,不听话,你或者可以跟梅妃谈谈。”

“嗯,好的。”子安应道。

年后,坏消息一件件传来,子安已经沉浸在过年的那种宁静的氛围里,忽然来了一堆事情,她头都大了。

第一件坏事,是收到北漠犯境的消息,北漠一支三千人的军队,进入大周边陲小镇,烧杀抢掠,死伤百余人。

这是北漠一贯的手法,之前对付大梁国也是偷偷地派人突境,但是,北漠十分狡猾,打一枪就跑,不会继续深犯,等事情平息之后,又来打一枪,是强盗的所为。

慕容桀震怒不已,连夜召集大臣商议。此事还不敢让皇帝知道,怕他一着急上火,会影响病情。

第二个坏消息,是皇太后的身体忽然变差,子安怎么查都没办法查出病因,每日消瘦,吃不下,脸色苍白。

第三个坏消息,是南国年底上缴朝廷的赋税被抢,消息在过年之后才传回京中。

每年的赋税,都是由朝廷派人到各地运送,而这一次,朝廷派出去的人,全部都死了,赋税抢劫一空,这可是南国一年的赋税。

“查查查!”慕容桀连下了几道命令,火都大了。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