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脸色大变,疾步推门进去,只见床榻上空无一人,被子被翻乱,“不好!”

宜贵妃的人四处看了一下,看到窗边有脚印,窗棱上的纸有损坏的痕迹,应该是从窗口翻出去的,他沉声道:“还不快去找?”

将军马上带人去找,校场内,翻了个遍,可躲藏人的屋子小院都翻了,一点发现都没有。

子时之前,宜贵妃牵着三皇子出现在惠庆宫,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

“皇儿!”梅妃惊喜交加,冲过去一把抱住三皇子,泣不成声。

宜贵妃看着子安,唇瓣勾起冷笑,“三皇子贪玩,自己一个人溜出宫去,刚好本宫身边的侍卫出宫办事见到了他,便带他回来。”

梅妃把三皇子藏在身后,怒声道:“是你带走了他,我不曾害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宜贵妃冷冷地道:“梅妃,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本宫的人好意带他回来,你不思感恩反而咬本宫一口?”

子安上前,拉开梅妃,“贵妃娘娘,好人自有好报,三皇子平安回来,多亏了贵妃娘娘,人家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贵妃娘娘这般善心,想必七皇子也是有福报之人。”

宜贵妃盯着子安,“希望一切如王妃所言。”

说完,转身就走。

壮壮好奇地看着子安,“你是怎么做到的?还真让她把三皇子交出来了?”

“知道结果就好,过程不要知道,太肮脏!”子安微笑,拉过三皇子,坐下来问道:“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三皇子点头,“知道。”

“怕吗?”子安问。

“不怕,怕了也无用。”三皇子年纪小小,竟十分镇定,从进门到现在,是一点惊惧之色都不曾露出过。

“好孩子,经过这一次,要知道加强警惕了。”子安道。

“婶娘放心,我知道了。”三皇子施礼,“我知道是婶娘救了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你这小老头!”子安揉了他的脑袋一下,笑着说,“行了,跟你母妃回去休息吧。”

梅妃感激地看着子安,哽咽道:“正如皇儿所言,你的恩德,没齿难忘,这一次若不是你,三儿怕是回不来了。”

“别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快去吧,孩子出去一整天,怕还没吃饭,回去给他弄点吃点,让他早点休息,明儿还得上课呢。”

“好,好,”梅妃擦了一下眼泪,再深深地看了子安一眼,“那,我便先去了。”

“嗯,去吧!”

梅妃跟壮壮施礼告退,又对子安点了一下头,牵着三皇子出去了。

“小刀!”子安喊了一声。

“在呢!”刀老大从殿外进来。

“去宜兰宫一趟,便说方才阿蛇姑姑卜卦,说七皇子就在房中,或许是睡得太死,掉在了床底下,让他们去找找吧。”子安说。

“是!”刀老大笑着出去了。

壮壮坐下来,嗤笑一声,“你这混账,竟然懂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毫无线索,只能这样了。”子安耸耸肩,“但是放心,没对你侄孙儿下手,且校场守卫森严,要带走一个人不容易,只是给他吹了口烟,藏在床底上,让他睡大觉。”

壮壮点头,“我知道你做事有分寸,必定不会伤害他,只是个孩子罢了。”

壮壮这样说着,却也皱起了眉头,七皇子的性情,若说只是孩子,那这个孩子的教养就太差了。

也有可能是品行,可这品行总不能是与生俱来的,一定是有人教导。

七皇子被送去校场也好,省得被宜贵妃荼毒了。

“经过这一次,宜贵妃必定会加强守卫,让人暗中保护七皇子。”子安本来不想动用这一招的,因为这是最狠的杀招,轻易动了,以后便很难把宜贵妃拿捏在手中。

阿蛇姑姑果然没住多少天,临走前,叫了子安和壮壮过来,“江山代有才人出,你们的事情,老身和老祖宗不想管,也管不了,总不能管一千年的,是不是?”

“是的。”壮壮说,“放心吧,您去陪着老祖宗,她如今身边也离不开人。”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